當前位置:書荒慌 > 靈異鬼話 > 靈異神怪 > 《蛇妻》
第3章 質問蛇女

第3章 質問蛇女

有年長的村民看了眼,說興許是“熱脹冷縮”。陳富肚子里面水太多了,撈出來,這天又熱得厲害,所以才會鼓動。 可我仔細看了一眼,發現不對勁兒。陳富的肚子里面,這一會兒奇怪的鼓起一個個小包,轉眼間立馬又消了下去。這感覺不是熱脹冷縮……倒像是有啥玩意兒要從里面鉆出來似的。 我頭皮一麻,像是自言自語,又像是在問眾人?!八遣皇堑暨M水庫里面之后,因為掙扎喝了太多水,不小心胃里面鉆進小魚了?” 大家都是一臉的蒙圈,誰也不清楚。 最后,在他們七嘴八舌的議論之中,村長覺得自己的兒子死亡有蹊蹺,趕緊打電話去報警。 等了兩個小時左右,鎮上派出所,開著一輛奇瑞越野車,來了一群警察。他們仔細看了看現場的情況,也是嚇得夠嗆。 其中有個跟著一塊兒來的法醫,膽子大,看著陳富那怪異的大肚子,實在忍不住了。直接從兜里面,掏出一把手術刀就要現場解剖。 村長不讓,農村人比較封建,這人已經死了,自然想要留個全尸。他怕給自己兒子開腸破肚了,下去沒法投胎。 可法醫也說得很清楚,既然報了警,那就說明懷疑陳富的死亡有疑問。如果不解剖,如何繼續調查? 關鍵時刻,還是陳佳佳站了出來,她讀過書,知道法醫調查是必須的,好言勸說她爹,村長才勉強答應。 法醫在所有人的注視下,這手術刀一刀下去,小孩子都嚇得背過了頭。 只見在匕首鋒利的刀鋒之下,陳富那鼓鼓的肚皮,直接從中劃開,肚子里面露出來的東西,能讓人嚇瘋了去! 除了大量的水,竟然有一條條小拇指粗細的東西,在來回不斷的扭動。 有人喊了一嗓子,說居然是螞蟥! “不對,不是螞蟥,全是剛孵化出來的小蛇?!? 法醫開口說了一句,讓我們所有人全都倒抽了一口涼氣,傻傻的愣在哪兒,誰也不敢說話了。 法醫眉頭緊皺,一個勁兒咂嘴,說真是怪事兒!太怪了!他從事法醫這行這么久,從來沒見過人的肚子里面,能鉆出蛇來的。 村里人,你看著我,我看著你。 其實也包括了我,此刻心中涌起了一個想法。那就是……兇手恐怕是蛇女! 因為事情夠詭異的,警察只能把陳富的尸體給帶走,然后讓村長和陳佳佳,負責協助調查,去派出所錄個口供。 他們這一走,我心頭就慌了,看了看左右的人,趁著沒有人注意到我,果斷的從水庫給溜了。接著瘋了一樣,在路上狂奔,前去找麥花。 這事情的性質有點嚴重了。雖說陳富當初是想要強上了她,但后來也被我阻止了,他罪不至死啊,要真是麥花害得他,這也太過分了。 到達麥花的家,站在門口,我伸出手想要敲門叫她出來。但是,這手舉起來了,居然又沒有勇氣敲下去了。 畢竟陳富慘死的模樣,還歷歷在目。倘若,她真跟傳言的一樣,是一條“蛇女”,我這跑去戳穿她,不等于是作死么? 麥花會不會也用同樣的辦法,殺了我,然后里面也給我種下一肚的小蛇? 敲與不敲,這一會兒成了個大難題,站在哪兒。走來走去,我始終拿不定主意。 “浩哥哥!你在這干啥呢?” 正在我局促不安,內心還糾結萬分的時候,突然身后傳來了一個聲音。在這種情況之下,著實給我嚇了一跳,扭過頭去一看,才發現麥花兒回來了。 她背著一個背簍,里面都是一些植物的根莖。丫頭挺可憐的,長期吃不飽,還得去山上挖點“野食”來充饑。 我站在哪兒,不敢看麥花的眼睛,心情格外的緊張。一雙拳頭,捏得死死的。 麥花沒發現我的異常,背著背篼走到我跟前來,掏出鑰匙,打開了自家的門。接著,笑了笑,她伸出手勾著我的胳膊,讓我別站在門口了,進去坐吧。 我還是沒動,咬著牙,最終還是說出了那句話,“你知道么?陳富失蹤了?!? “嗯”,麥花輕描淡寫的就回了一句。 我真是有點氣憤,趕緊又繼續的補充著說,今天在水庫發現了他的尸體。 “哦”,麥花還是老樣子。 我有點火,一把甩開了她拽著我胳膊的手,不滿的就說,“今天??!法醫來了,他們解剖了陳富的尸體,劃開他肚皮,在里面發現了很多的小蛇,你知道嗎?” “所以呢……” “所以?” 我反應過來了,抓著麥花的肩膀,搖晃著說,村子里面的鄉親講是你做的。你告訴我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兒好不好?要是能幫你,我一定會幫你的。 “呵呵……” 麥花兒慘淡一笑,搖了搖頭,一副傷感的口氣說,“所以浩哥哥,你也以為陳富是被我害的是么?你也跟他們一樣,覺得我是一個蛇女對不對?” “我……” 她一句話噎著我了。 麥花兒下一刻伸出手,在我胸膛上推了一把,掙脫開了我雙手。抹著淚,直接頭也不回的沖進了自己的家中去。 我剛想沖上前去解釋兩句,“嘭”的一下,她家的門猛然關上了,差點沒特娘撞斷我鼻子去。 傻傻的站在哪兒,我不知道該如何做了。是不是自己有點太過分,傷到她的心了? 站在哪兒敲了敲門,我連喊了幾聲麥花,她都不理我。 沒招兒,我就只能繞到后面去,想從窗戶哪兒喊她。 麥花家的房子破破爛爛,窗戶幾乎有等于無了,我支著腦袋朝著里面望,剛想開口喊她??墒?,話到嘴邊,卻又生生咽下了。 因為啊…… 麥花就在門邊,蹲在哪兒,背靠著門,雙手抱著腿,埋頭在傷心的哭。 看到這一幕,我心中格外難過和愧疚,無緣無故的去質疑她,本身就是最大的傷害了。如果現在再去叫她,不是傷口上撒鹽么? 嘆息一聲,我慢慢的退了回來,還是讓她冷靜一晚吧。明天早上,我就去道歉,希望她能消了氣,原諒我。 可就在當天晚上,出事了! 村長從派出所回來后,糾結了一批村民,怒氣沖沖的前去麥花家,叫囂要燒死蛇女,為自己兒子報仇! 他們要燒死麥花兒么?瘋了是不是? 得到消息,火急火燎的我就朝著麥花家去了。果然過了自家那條臭水溝,一過去,就看到浩浩蕩蕩的人群,一個個拿著火把,朝著蛇女家方向進發了。 我咬著牙,急了,現在咋辦? 要是上去勸,村長剛死了兒子,肯定激動得不行。說不定我沒勸住,還會被當成“蛇女”的同黨,一塊兒給他們燒死。 難道去報警不成? 那也不現實??!這不是城里面,鎮上派出所挺遠的,靠著雙腳跑過去,蛇女能死兩輪了。 沒招兒,再繼續想下去,時間不夠使。 我急匆匆的直接從旁邊繞過去,然后到了麥花兒家的后窗戶下,她家黑燈瞎火的,蠟燭也不點一支。救人刻不容緩,我也不等了,撐著窗戶,直接一躍跳了進去。 接著壓著嗓門,小聲的就喊,麥花兒,麥花兒…… 咋沒人應答呢? 我正在好奇呢。突然間,黑暗之中,我聽到了“嘩啦”的一聲水聲,嚇了我一跳,趕緊順著聲音走過去一看。 那知道,眼前的一幕,徹底讓我看傻了……




人人看人超碰人人另类_最近2018中文字幕国语_日韩精品无码人妻免费视频_九九久久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