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書荒慌 > 靈異鬼話 > 靈異神怪 > 《蛇妻》
第5章 妹子的襲擊

第5章 妹子的襲擊

“浩哥哥……你在干啥呢?快過來??!”

麥花兒招呼了我一聲,反應過來,我紅著臉,一步步的走了過去。結果她嫌我太墨跡,直接一把抓著我的手,快步就拉了過去。

看著她白皙的小手握著我的手掌,我臉色紅得更加厲害了。

麥花兒咧著嘴,笑得特開心,說這地方好美!月光、螢火蟲、小花兒,都好美好美。

我伸出手來,緩緩的接過了一只螢火蟲,嘆息一聲說,美是美……但是,螢火蟲的生命是很短暫的。

“哪又有啥關系呢?我覺得啊,其實每個人都該像螢火蟲一樣。雖然自己的命很短暫,但在最后一刻,卻能綻放出最美的畫面,這樣的人生才叫值得?!?/p>

麥花的一句話,頓時讓我苦笑了起來。說她蹲在這鄉村可惜了,應該出去教書,教《哲理》肯定很厲害。

提到這事兒,麥花就失落了起來。低著頭,嘆息一聲,說她字都不認識幾個,還教《哲理》呢。

我笑了笑,說沒關系啊,從今天開始,我可以教她識字的。

麥花那漂亮的大眼睛,睜得很大,問我是真的么?

我很肯定的點了點頭。

她讓我別等以后了,今天就開始吧。

說完拉著我,蹲在地上,找了一根小木棍,讓我教她。

我說就教她寫自己的名字吧,麥花!

接著,月光下,我倆貼得很近,手把手的教著她。

麥花身上的氣味好香,也不知道是剛洗過澡,還是女孩子身上獨特的香味。

就這樣,我倆耗了一整夜,最后我坐在哪兒迷迷糊糊的睡著了。等到初升的太陽升騰起來時,打了個呵欠,我看了看四周,才發現麥花靠在我肩膀上,睡得很香甜。

如此近距離的觀看她臉蛋,我才更加感覺到她的美,簡直是一種驚心動魄的。小時候看電視,就覺得那些明星長得老正了。但沒想到,麥花兒卻是更盛,有一種不食煙火,清新脫俗的美麗。

這樣一個美人就在旁邊,任何一個青春期的男孩子,那都扛不住這般誘惑吧?

我只感覺心跳加快,面紅耳赤,最后實在忍不住了。低下頭去,噘著嘴,一點點的湊了上去。

隨著越來越近,那心跳也越來越快……

可就在嘴巴將要親到麥花兒的臉蛋時,我手背上,突然一毛。有個啥玩意兒,從她身上掉了下來。

我納悶的撿起來,放到自己眼前一瞅,瞬間嚇得臉色死灰,全身直打冷顫。

咋呢?

那竟然是一塊兒蛇皮!

這一刻,我的心頓時涼下去半截。一直認為,麥花兒是誤傳,說她是蛇女那都是謠言。但現在,她居然……居然在蛻皮!

難怪她皮膚這么好,這么白,跟下地干活的農村人一點都不像。

突然間,肩頭的麥花兒,是那么的沉重。

我小心翼翼的托著她后腦勺,一點點的放下去,接著狼狽的站起身來,掏出一支煙,還怕讓麥花兒給聞著。站立不安的,朝著外面走,站在出口處。點了火,狠狠的抽了一口,只感覺手都在哆嗦。

她是蛇女么?從小一起玩到大,沒發現有啥異常啊,跟正常人也沒啥區別。

可……要不是蛇女,陳富的死如何解釋?還有剛才我看到的蛇皮又是咋回事兒?

總之越想這事情,我心情就越是煩躁。好端端的,誰也不想青梅竹馬的漂亮妹子,最后真就變成一個野仙啊。

算了!這事兒老是瞎猜也不是一回事兒。我還是干脆直接去問吧,將煙頭扔在地上,狠狠的一腳踩滅,正準備進去呢。

突然,一只白皙的胳膊,從我背后冒出來,一把就捂住了我的嘴。

我嚇壞了都,直接抬起手來,朝著后面就是一胳膊打了過去。只聽見一聲慘叫,我感覺好像是打在了一團軟綿綿的東西上。

扭過頭去一看,才發現陳佳佳漲紅了臉,捂著自己的胸,蹲在了哪兒。

這突發情況給我整蒙了,趕緊過去攙扶她,問她是咋了?

面對我伸過去的手,陳佳佳抬起巴掌,惱怒的“啪”一下拍了過來。非常的生氣,紅著臉就罵我,耍流氓!還襲擊女孩子的胸。

她這說法搞得我很無奈,苦著臉,我說也不能全怪我吧?這荒郊野嶺的,突然有個人不聲不響的從背后襲擊,換了是誰,也會下意識的一胳膊打過去。

陳佳佳癟了癟嘴,說不做虧心事,不怕鬼敲門。你倒是說說,你慌張啥???

這一句話給我懟得。尷尬的站在哪兒,就是一個勁兒的傻笑,我紅著臉說,自己能做啥虧心事???

陳佳佳一下站起身來,直接湊到我跟前,一雙大眼珠子死死的瞅著我。

我朝著后面倒退了兩步,有點心虛了。

她逼問我,昨天晚上是不是帶著麥花兒,跑到這深山來了?

“咕咚!”

吞咽了一口唾沫,我趕緊搖著頭,干笑著說,沒沒沒……沒有這回事兒。

“少來,你和麥花兒的關系最好,昨天晚上他們跑去找,沒看到人,肯定是你帶到山上來了?!?/p>

陳佳佳拍了我胸口一把,接著又笑了起來,說放心吧!她其實也不贊同自己爹的做法,雖然她哥陳富的死有蹊蹺。但好歹讀過書,她知道蛇女這種說法,根本就是無稽之談。

我不說話了。

陳佳佳怪異的看著我,說咋的?還不相信我啊。

我搖了搖頭,說那倒不是。只是……佳佳,你覺得這世界上,真沒有蛇女么?

陳佳佳蒙圈了。許久之后,伸出一根白嫩的食指,直接在我腦門上戳了一下。她開口叫了起來,喂!我說孫浩,你好歹也是讀過幾年書的人。咋的?你也跟村民一樣,相信麥花兒是蛇的種???

我尷尬一笑,說當然……當然不會了。不說這些了,那些村民呢?他們跑到哪兒去了?人都沒有看到。

這話一說出來,剛才還嬉皮笑臉的陳佳佳,頓時臉色一變。說她正是為這事兒來的……

我問她咋了?

陳佳佳說,村民們都走了,咱們也得趕緊走。

我好奇的問她,到底咋回事兒?

陳佳佳說,這山上啊……不干凈!




人人看人超碰人人另类_最近2018中文字幕国语_日韩精品无码人妻免费视频_九九久久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