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書荒慌 > 靈異鬼話 > 靈異神怪 > 《蛇妻》
第9章 色胚王屠夫

第9章 色胚王屠夫

瞎子李,前面也介紹過了,此人不學無術,游手好閑。整天就是喝酒、賭錢,最過分的就是愛趴墻根,偷看大姑娘上廁所,后來遭了報應,瞎了一只眼。

也是他誣陷麥花兒娘,說她跟蛇瞎搞,然后生下了麥花兒,讓她背著“蛇女”的名聲活著。

在大家輪流養麥花兒那段時間,這老東西更是不地道,讓她餓肚子,小小年紀只能去山上挖根莖吃。

老實說,這老王八犢子死得好,他要真嗝屁了,我只會拍手叫好而已??稍捰终f回來,那畢竟是一條人命,不可能說沒就沒。

瞎子李死在了村子里面,警察也來了。既然要調查麥花兒,從我個人的角度上來說,我傾向于去“自首”。警方畢竟是國家公務員,不會濫用私刑,麥花兒沒做這事情,自然會還她清白。

最重要的是,她要是被警察帶走去調查,可比留在村子里面安全??!

鬼知道這些警察走了之后,他們會不會再次**大發,把麥花兒放到火架子上去烤。

我把自己的想法,給麥花兒說了。問她愿不愿意去試一試?

麥花兒點了點頭,說一切都聽浩哥哥的。

既然已經打定主意了,我們三人這就趕緊的出發吧。

急匆匆的朝著瞎子李家趕,剛剛在門口的時候,就看到了大量的村民和警察圍在哪兒。而且,最奇怪的是,這群人里面竟然還有消防隊員。

那些家伙拿著一個個的捕蛇夾,進了屋子,不一會兒的功夫出來,都帶著白色的口袋,里面裝著又粗又長的蛇!

我和陳佳佳對視了一眼,臉上都是疑惑。她哥陳富死的時候,肚子里面發現了大量的蛇,現在瞎子李死了,家中也弄出了這么多蛇。

難道說……他倆都是被蛇女給害的?

“蛇女!又是你這女人……”

我們這一出現,四周圍觀的村民立馬給發現了。一個個全都蜂擁著圍攏過來,指手畫腳,罵罵咧咧的。

嚇得我趕緊將蛇女擋在了身后,極力的辯解著,讓他們別亂來,昨天麥花兒跟我在一塊兒的,她不可能殺人。

村里的王屠夫聽了話,頓時瞪大了眼,說我是不是著了魔,被這女人給**了?瞎子李已經死了好幾天了。這可不是昨天發生的事情!

聞言我就是一愣,現在是個啥情況?這剛過來,弄得云里霧里,一頭霧水的。

陳佳佳看著王屠夫,擠出了一絲微笑,客客氣氣的喊了一聲王叔叔,到底發生了啥事兒?

王屠夫是村里面殺雞屠豬之輩,為人粗魯,而且脾氣暴躁。也因為這樣,找了個媳婦,他天天喝了酒就拳腳相加,打得老婆跑了。

從那以后,經常的單著,不知道是不是憋得太久了。有人說晚上聽到王屠夫家豬圈的母豬哼哼,紛紛猜測他可能做那種事情。

這不……

陳佳佳客客氣氣的喊了一聲王叔叔后,這家伙看她的眼神立馬變了。先是從臉蛋看到了胸脯,再從胸脯看到了兩條修長的大腿上。

那眼神,瞅得我都想上去削他!

王屠夫看完了之后,咧著嘴笑了笑,說大侄女許久不見,沒想到都發育得這么好了。瞎子李這混球嘛,雖然我不知道他啥時候死的,但都爛臭了,進去的時候,還能看到不少蒼蠅在飛呢。

我癟了癟嘴,嘟囔了一句,是??!面前就有一只蒼蠅。

王屠夫這家伙的耳朵可尖了。一下就聽到了我的話,瞪大了眼,兇神惡煞的質問我,“小兔崽子,你特娘的說啥?誰是蒼蠅!”

“誰搭話我就說誰了?!?/p>

我順口打了一句哇哇。

結果,王屠夫急了,擼著袖子,輪著胳膊怒喝一句,“我特么削你信不信?”

“我不信!你削一個試試?”

身后突然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。我扭頭看去,尷尬一笑,喊了一句,“爸!”

我家老頭子這一會兒也來湊熱鬧了。一句話,懟在王屠夫身上,這貨尷尬的就笑,說就是開個玩笑而已。

俺爹罵了他一句,這么些年,王二狗,你特么倒是出息了。別人不敢動,只能拿老婆和小孩子來撒氣了。

王屠夫自討了個沒趣,吃了憋,灰溜溜的跑了。

看到這一幕,陳佳佳一臉的驚訝,看著俺爹就問,孫叔!王屠夫那么兇,咋看到你這么怕呢?

俺爹聽到這話,白了一眼王屠夫的背影,說他兇個球!從小到大,都是欺軟怕硬的主兒,那時候天天被他教訓,給王屠夫都打出心理陰影來了。

說到這里,他轉過頭來,直接一個暴栗敲在我頭上,破口大罵,“小兔崽子,昨晚跑到哪兒去了?夜不歸宿,家里面也弄得亂七八糟的,老子三天不打,你還上房揭瓦了?!?/p>

我疼得齜牙咧嘴的,麥花兒趕緊解釋,說村里人要燒死她,昨晚上我帶著她跑后山上去了。

俺爹眉頭一皺,問我到底咋回事兒?

我剛想要解釋,突然前方的人群自動散開,然后幾個穿著制服的片警走了過來??粗溁▋?,開口就問,你就是他們口中的蛇女?

我立馬搶過話來,說啥蛇女?她有名字,叫麥花兒。

片警尷尬一笑,說這不是沒了解么?麥花兒是吧,有點口供需要你幫忙錄一下。你放心,只要是清白的,我們會開車送你回來的。

麥花兒看著我,我又看著那片警,問我能不能跟著一塊兒去?

片警瞅著我就問,你是當事人么?在現場沒有?

我搖了搖頭,片警苦笑,說那就不能去了。

剛要再開口說話,俺爹攔住了我,讓我別多事,瞎攙和什么?麥花兒要是清白的,那就啥事兒沒有。我們要相信國家,相信dang。

我特娘差點沒落下淚來,就因為這最后一句,我才不愿意去相信啊。

可不管我心情是如何的復雜,麥花兒最后還是被他們給帶走了。傻傻的站在那里,看著車隊遠去,我不知道該說啥。

旁邊的陳佳佳拍了我胸口一把,說看夠了沒有???人早就走遠了。要舍不得,借個摩托車,去派出所等她。




人人看人超碰人人另类_最近2018中文字幕国语_日韩精品无码人妻免费视频_九九久久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