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書荒慌 > 靈異鬼話 > 靈異神怪 > 《蛇妻》
第14章 軍隊除害

第14章 軍隊除害

陳佳佳瞪著眼,說我要作死是不是?這么重的傷,走路都吃力,還怎么找人 ?

我看向了她。笑了笑,說我不行,你可以啊。佳佳,你去幫我把她找回來!

陳佳佳一臉不敢相信,瞅著我,最后氣得直跺腳。伸出一根芊芊玉指,指著我腦門,就罵上了,“孫浩!你個沒良心的。聽到你受傷,我帶藥來看你,你居然……居然讓我去找麥花兒,你太過分了?!?/p>

我干笑一聲,抓著她戳我頭的手,哀求道,“佳佳!你也知道,麥花兒多可憐了。她無父無母,家中還有一條蛇,現在那蛇還殺人。你讓她咋回家???”

佳佳紅著臉,一把甩開我的手,氣呼呼的說她不管。反正讓她去找,那就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我說那行,你不去 ,還是我去吧。

陳佳佳看我一意孤行,最后一把將我按在了那兒。說得了,怕了你了,我去行了吧。

說完,轉身就走。

俺娘走出來,看著陳佳佳的背影,就問她要去哪兒???不吃飯了么 ?

陳佳佳頭也不回的說了句,嬸兒!我出去有事,等下回來再吃。

俺娘嘆息一聲,放下了雞蛋,瞅著我,笑了笑,拍著我肩膀。

疼得我倒抽一口涼氣,讓她輕點,受了傷呢。

俺娘嘿嘿的就笑,說還是她兒子有本事,村花都上來送藥了。還問我倆,關系發展到哪一步了?

我翻了個白眼兒,說她想多了,就是同學關系。

俺娘還要說話 ,我趕緊 起身,說身上痛,我去房里面休息。等下麥花兒來了,記得叫我。

給俺娘氣得,說麥花兒、麥花兒,臭小子,你給我說清楚,哎!出來……

“嘭”房間的門給我關上,順帶還反鎖了一把。

躺在床上,我翻來覆去就想這事兒。巨蟒!還是巨蟒。之前在“鬼山”迷了路,結果一條巨蟒,帶著我們走了出來。王屠夫要殺我的時候,還是巨蟒出手,干掉了他。

難道說,陳富、瞎子李,他們不是麥花兒做的,而是這條巨蟒害的性命?

唉,好煩??!本來是一個寧靜的小村莊,結果因為麥花兒,接二連三的有人遇害。別說 俺娘了,要我不是跟麥花兒關系好,我也得懷疑她是掃把星了。

正在胡思亂想,外面突然熱鬧了起來。我趕緊起身,打開了門,急匆匆的出去,大叫著,“麥花兒,是麥花兒來了么?”

結果,俺爹和一群穿著制服的條子,怪異的看著我。

我臉色一紅,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。

其中一個留著兩撮小胡子的警察,開口問我,報案人是俺爹,那當事人是我?

我點了點頭。

他問我到底是個啥情況?

于是,我只好不厭其煩,把事情又給說了一遍。

小胡子聽完,也是吃驚得不行。再三追問我,你確定是一條“長蟲”?

我腦袋跟小雞啄米似的,可勁兒的點。

他說稀奇,真是稀奇,你們這村兒咋跟“長蟲”較上勁兒了?接二連三的報案,好像都跟蛇有關系。

說完,他招呼了幾個人,又問我,還能不能走?帶他們去案發現場看看?

我點了點頭,接著由俺爹攙扶著,帶著他們去了麥花兒家。

當看到地上那倆圓球,他們都是一陣吃驚。有一個勘察現場的條子,蹲過去看了看,說劉隊!看來當事人所說是事實。

劉隊也就是小胡子,問他咋說?

那勘察的人說,眼珠子是完好無損,如果是人力弄出來的話,肯定是挖出來的,會有破損。只有可能內部受到了很大的擠壓,才有可能讓眼珠自己跳出來。

說到這里,他還指了指那地上的痕跡,說看來應該是被拖走了。

劉隊皺起了眉頭,說要真是一條蟒做的事兒,那咱們還 真處理不了。叫消防隊來看看吧!

于是,當天晚上,我們又等消防隊,又等他們的求援。

等到人多了,大家才有膽氣,扛著火把、拿著電筒,順著痕跡去找。

說來都不可思議,這王屠夫沒被蟒給吃掉,尸體是直接扔在了臭水溝的下游了。

撈出來的時候,尸體上都是厚厚一層淤泥,格外惡心。

法醫都不用解剖,戴著手套摸了摸他的骨頭,就斷定確實是被蟒蛇殺死的。也就是說,我洗清嫌疑了。

這人是萬物之靈,哪怕蟒是國家保護動物,但只要害了人,都會被處死的。

村里有蟒害命,鎮上立馬向市里面求援。最后拉了幾車武警過來,荷槍實彈的,浩浩蕩蕩的搜山,開始除害。搜了三天三夜,后來在深山里面真打死了一條蟒蛇。甭管是不是害死村民那條,他們在這里投入的人力物力都太大了,也該收工了。

村長這家伙有點作,在武警撤走的時候,還去找他們隊長。說害人的不是蟒蛇,肯定是蛇女,蛇女能召蛇啊 ,她就是這樣害了眾人,害了他兒子。

結果被隊長一通批評教育。還說所謂的蛇女,他也看過了,就一個可憐的女孩子。還警告村長不要妖言惑眾,散播迷信,不然政途就算完了。

村長吃了個癟,整得一臉騷紅。

為這事兒,派出所那位所長,也就是之前提出要大家輪流養蛇女的“好人”。

他還派人過來,把村民們全都聚集起來,進行了教育大會。說都是一條蟒禍害大家,既然已經除了,以后誰都別再提“蛇女”這事兒。麥花兒那是咱們大家的同志,鄉親,不能再用封建迷信思想,給人家扣大帽子。

當然,說是這么說。正所謂上有政策,下有對策,大家表面上聽上頭人的,私下里還不是一樣說她蛇女。

唯一值得慶幸的是,來的人,調查過麥花兒的身世。無父無母,從小沒接受過教育,符合國家扶貧政策。每個月,她有五十塊的“扶貧費”,至少……麥花兒以后不用去后山挖根莖吃了。

本來我以為這事情就算結束,大家就能安生過日子了。

哪曾想,過完七月半,后面一個月就是中秋節了。

就在中秋節的前一天,村子里面來了一群“不速之客”……




人人看人超碰人人另类_最近2018中文字幕国语_日韩精品无码人妻免费视频_九九久久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