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書荒慌 > 靈異鬼話 > 靈異神怪 > 《蛇妻》
第18章 蛇女快跑

第18章 蛇女快跑

“怎么是你這小子?那蛇女呢?”其中一個麻子臉,提著網子,惡狠狠的就對著我吼。

我干笑一聲,說啥蛇女?這里就我一個人啊,你們是不是弄錯了?

“媽的,臭小子!你跟我裝蒜是不是?老子弄死你!”

那家伙臭罵一句,直接從身后就抽出了一把匕首,要給我來一下。

“嘭”的一下,身后有個人踢了他一腳,頓時這麻子臉反應不過來,摔了個狗吃屎。

抬起頭看去,美婦人穿著一身黑色緊身裝,頭發也是盤起來的。她冷喝一聲,想做啥?花錢讓你們是來對付蛇女的,不是讓你們殺人的。要這小子死了,咱們還能離開這個村子么?

“是是是……王姐,我錯了,知錯了?!?/p>

前一刻還兇神惡煞的麻子臉,下一刻就變成了狗奴才,一個勁兒點頭哈腰,賠禮道歉。

美婦人走到我跟前,蹲下身子,冷冷的瞅著我。她說,小子!我要為我哥報仇,你最好別多管閑事兒,否則別怪我對你不客氣。

我頓時氣極反笑,“我呸!老子吐了你臉花露水,你給你哥報仇,你兄妹倆是個啥關系,村子里面誰不知道???少來這一套!”

“哼,知道又如何?那女孩兒是蛇女吧?村里人都痛恨她。我相信對她下手,沒有人會管的?!?/p>

“你敢?”

“有啥敢不敢的?”

美婦人站起身來,四周的看了看,然后對自己帶來的人說,繼續追!那丫頭肯定沒跑遠,現在追還能追得到。

“好!王姐,這小子怎么辦?”

“別管他,讓他在這里躺一晚上吧。等到明天,咱們什么事情都辦了?!?/p>

說完,這群家伙浩浩蕩蕩的就這么走了。

我躺在那兒,扯著嗓子就大聲的叫喊著,回來!你們這些混蛋,趕緊給我回來。

可惜……他們誰也不鳥我,該干嘛干嘛去了。

我拼了命的掙扎著,想要從地上爬起來,但是這網子纏繞得太死了,根本無法掙脫。

一想到麥花兒的安危,我就急得不行,該咋辦呢?

四周看了看,最后看到的鋤頭。我心中一喜,就像是一條蛆似的,在地上拼命的扭動著,一點點的朝著鋤頭就爬了過去。側著身子,就湊到鋤頭上,來來回回的拼命蹭,想要把繩子給蹭開。

這網子要是普通的繩網,那還好辦了。但是射網槍打出來的玩意兒,里面可都是特種繩,就那種尼龍里面摻鋼絲的,你說要多難吧?

我是不知疲倦,反反復復,不斷的機械著一個動作,想要盡快把繩子給弄開。

可即便如此,等到我真把身上的繩子給豁開之后,頭頂上的天空,也開始漸漸的泛亮了。

擦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,我急匆匆的爬起來,直接朝著麥花兒家跑。

結果等到我跑到她家的時候,看傻了,房門已經給人踹開了,屋子里面也是亂七八糟的。四處一通尋,我不斷的呼喊著麥花兒的名字,可得不到一點的回應。接著,出了屋子,挨家挨戶的去找,根本看不到人。

我急得心中就像是火燒一樣。難道……她被抓走了?

想到這里,我咬牙切齒的,要找王姐算賬去。

結果,等到我到村長家的門口時,傻眼了。

那女人和自己的一群保鏢,扛著一個個的箱子,里面都是粽子。居然挨家挨戶送端午節禮物去了。她看到我,也是一陣吃驚??墒呛芸?,這表情又收斂了起來,裝作啥事兒沒發生一樣。

王姐恬不知恥的說,哎喲!小陳來了,正好,反正要去送粽子。你家也有一箱,你拿一箱走吧。

我冷著臉,罵了一句,收起你的假惺惺。誰稀罕你的粽子!

王姐沒說話,倒是村長這個哈巴狗跳出來了。扯著嗓子,他就罵上了,“我說你這小兔崽子咋不知道好歹?孫大炮是咋教的你?人家王老板好心給大家發粽子,你特么的還膩歪個啥?”

孫大炮是俺爹的外號。以前俺爹是個“天棒”,就是村里面做事兒最犯渾的人。脾氣還火爆,動不動就拳頭說話,村里他那一代的人,都是被他打服的。

就因為脾氣太火,一言不合就開炮,所以大家給他取了這么個外號。

我倒是沒 理會村長,而是狠狠的瞪著王姐,就質問了一句,“麥花兒在哪兒?”

王姐是個演技派,表情裝得很無辜,一臉不解的看著我,還反問,“麥花兒?她咋了?我都跟她不熟,你找我來問啥???”

我火冒三丈,撲上去想抓著她??赏踅愕谋gS不白給,一左一右,兩個壯男就給我架住了。

氣得我就大叫,少演戲了!昨天晚上,你們在抓麥花兒,你到底把她弄到那兒去了?

“笑了!我昨天一直在屋子里面,雖然你是個后輩。但我也要告訴你,不要隨便的誣陷人,不然報官抓你信不信?”我擦,這女人居然還給我來了個惡人先告狀,可把我給氣壞了。

還想要罵她兩句呢,旁邊的村長站了出來,直接就罵了,“耗子! 你特娘有完沒完了?再胡鬧下去,我叫你爹來,抓你回去,收拾你信不?”

說完這話,村長趕緊的給她女兒打眼色。

陳佳佳也上來拉我。

我氣得不行,甩開她,說別拉我,今天要是找不到麥花兒,鬧到法院去我也不在乎。

陳佳佳急了,對我說你別鬧了!確實沒看到麥花兒,我想她現在一定躲到什么地方去了。

“這……”我猶豫了。

陳佳佳繼續勸我,讓我好好想一想。就算是這女人要抓麥花兒,麥花兒落到她手中的話 ,現在為啥還留在村子里面發粽子?來慶祝的么?

還真別說,陳佳佳這最后的一句話,也是提醒我了。

仔細想一想,麥花兒確實不可能落到他們手中。她是土生土長的本地人,而且經常背著背簍 去山上挖根莖吃 ,四周比誰都熟悉。

這群城里人,要想在黑燈瞎火的晚上追上她,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那么……麥花兒到底 去哪兒了?




人人看人超碰人人另类_最近2018中文字幕国语_日韩精品无码人妻免费视频_九九久久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