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書荒慌 > 靈異鬼話 > 靈異神怪 > 《蛇妻》
第26章 帥不過三秒

第26章 帥不過三秒

拍死了那條蛇,轉過頭來,捏著拳頭還打算繼續的揍李老道。但突然間,尼瑪……我感覺頭暈目眩,四肢無力。

看著那條小蛇的尸體,我明白了,這是一條毒蛇!

李老道吐了一口鮮血,一把將我拍翻在了地上,接著站起身來,狠狠的踢了我一腳。

雖然這一腳的力量很重,但我身體已經麻木了,根本感覺不到。

完了!還特么想要來個英雄救美。哪曾想到,帥不過三秒,人沒救著,還把自個兒還給搭進去了。

李老道捂著自己的鼻子,那鮮血就是一個勁兒的流。即便是用手去堵上了,那鮮血還是順著指頭縫不斷的流出來。他不解氣,又狠狠的踹了我兩腳,然后從自己的大布兜里面,掏出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來。

嚇得陳佳佳和麥花兒就喊,讓他別亂來,弄出人命來,那罪過就大了。

李老道可不管這些,一把擰著我的衣領,一只手拿著刀,說宰了我,等下再來收拾倆妹子。讓她們別急,到時候誰也跑不了,都會好好疼愛的。

說完,這家伙還真是下死手啊。直接就是一刀子,朝著我當場捅了過來。

我瞪大了眼,恨恨的瞅著他,老子就是做鬼也不放過這混蛋。

“嘭!”

就在這要命的節骨眼上,突然一聲槍響傳來。緊接著,李老道給一個網子包裹上了,一下跌倒在了地上。

我松了一口氣,看向了洞口的位置,虧得這時候王姐進來了,還用了“射網搶”。

當然,我想對她說句感謝的話,卻開不了口。

這一會兒,全身發冷,一個勁兒的抽抽,嘴巴里面不斷的口吐白沫。

我特么在暈厥前,還在想,自己的樣子一定搓到家了。在三個美女面前,這下真是啥形象都沒有了。

等到我再次醒過來的時候,躺在了醫院里面。俺爹俺娘站在一旁,焦急的看著我,見睜開了眼,他們趕緊的就問我,到底咋樣了?好點沒有?

我苦笑,突然想到了啥?趕緊問,陳佳佳和麥花兒咋樣了?

俺娘紅著眼,還問我,這時候了還想著那蛇女呢?早跟你小子說過了,她是個掃把星,不吉利的。

我翻了個白眼兒,說這事情關她啥事兒???都是那弄仙搞出來的。對了,弄仙老道呢?

“他被警察帶走了!”俺爹回了一句。

我說活該!

俺娘直接一把揪住我耳朵,說她講話,我聽到沒有???老岔開話題做什么?

我齜牙咧嘴,一個勁兒的說疼疼疼。還辯解說,又不是只有麥花兒一個,我還跑去救陳佳佳呢。嚴格意義上來說,我主要是救陳佳佳,她差點被哪個了……

俺娘笑了,說正常嘛!她是你未來媳婦不是么?

我說她想多了。

俺娘急了,說不是媳婦,她跑到你家來睡覺?不是媳婦,你倆關系這么好?

我揉了揉太陽穴,說自己有點頭疼,想要休息一下。

俺娘還想說什么,俺爹一把拉住了她,讓她省點口水,出去,讓我好好休息。

說完這話,屋子里面終于是走空了,只剩下了我一個人。

在醫院里面,就這么修養了一個多星期,然后我就回家去了。

村子里面還是老樣子,又恢復了平靜,一場鬧劇隨著一個神經道人的被捕,到此落下了帷幕。

到了家之后,俺爹就進屋子去,在里面一通翻箱倒柜。

最后拿出了一個餅干盒子來,放在我面前。

我瞪大了眼,問他這是啥玩意兒?

俺爹不說話,讓我自己看看,到時候就明白了。

我點了點頭,打開了餅干盒子,驚訝的發現,里面有一疊鈔票,上面還有一張紙條。展開來,就寫著一句話,“欠你的一萬塊!”

我苦笑不行,王姐這女人還真是有意思。我背了她,所以有一萬塊,她必須還。但她救了我的命,這下我拿啥來還呢?

俺爹說了,他跟俺娘討論過,這錢是我的,他們不能碰。至于是還回去,還是留著用,我自己選擇。

我苦著臉,說我倒是想還回去呢。但那女人已經走了,我都不知道到哪兒去找她。希望以后她還會回來吧,到時候把錢還給她也一樣。

俺爹說就這樣吧!

說到這里,他起身朝著屋子里面走,還回頭對我說了句,送我去醫院里面的時候,麥花兒很擔心。既然回來了,跟她們打個招呼吧。

俺爹這話說得很有意思,他說的是她們,不是她!

言下之意,恐怕是讓我去看看麥花兒,也看看陳佳佳吧。

我“恩”了一聲,然后出了門,去找麥花兒。結果倒也是省了麻煩了,兩人就在一塊兒,干啥呢?

揉皂角!

俺們村兒窮啊,家家戶戶幾乎舍不得去買洗衣粉,這玩意兒在我們這兒是奢侈品。但好在,村口有一顆巨大的皂角樹,只要結了皂角,大家就采摘下來,用來洗東西。

我還真沒想到,歷經了一次生死劫難,她倆還能成為好姐妹。

這剛剛走過去,她倆立即警覺了,轉過頭來看著我,全都開心的笑了。接著,急匆匆的跑過來,還問我身體咋樣?康復沒有?

陳佳佳說她去看過我,但我一直在昏迷狀態。村子又偏僻,交通不方便,所以后面沒跟著來。

我笑了笑,說沒關系的,我懂!換了我,也不可能天天朝著醫院里面跑啊。

說完這話,三人相視一笑,接著誰也不說話了,現場的氣氛簡直是尷尬到了極點。

畢竟嘛,要我和陳佳佳在一塊兒不尷尬,我和麥花兒在一塊兒也不尷尬。但要三個人湊到一起去,那就是尷尬到姥姥家了。

還是麥花兒站出來,打破了沉默,問我要不要去她家喝點茶?

我點了點頭,又納悶了,麥花兒家都窮成這幅德行了,還能喝茶呢?

陳佳佳趕緊跳出來,搶功勞,說是她們一起上山去采的。

俺們這村有野山茶,采來了,在外面曬曬,可以泡茶喝。當然跟那種花錢買的,從種植園中拿出來的不同。這茶水有一股柴禾味道,很多人不愛喝的。




人人看人超碰人人另类_最近2018中文字幕国语_日韩精品无码人妻免费视频_九九久久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