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書荒慌 > 靈異鬼話 > 靈異神怪 > 《蛇妻》
第36章 再探狐仙廟

第36章 再探狐仙廟

退學回到家中之后,這家伙屁事兒不干,每天就是伸手問家里面要錢。然后天天不回家,蹲在網吧里面。

干啥呢?

研究小日本的“動作片”!

他去年過年來俺家玩,買了一個3個G的手機。特娘的,那手機里面,兩個半G的動作片,弄得手機都超卡。

聽到俺娘的話,我頓時翻了個白眼兒,說肖老五那家伙,沒事兒跑咱家來干啥?鎮上的有錢人,跑來給窮親戚送禮物么?

俺娘直接削了我一個巴掌,說我這叫啥話?天氣這么熱,當然是來避暑的了。何況,人家家里是缺吃的還是缺穿了?來這里,可不是因為大家是親戚么?

我拿了一個桶子,又拿了一個勺子,一邊擱哪兒勺豬食,一邊說,這樣的親戚啊,還是少來麻煩我比較好。

“表哥,表哥!”

我們這邊還聊著呢。肖老五就急匆匆的跑了過來,這家伙也不知道是不是擼多了,相貌越發的猥瑣。

長得尖嘴猴腮的,牙齒還是個大齙牙,笑嘻嘻的看著我,就問我在干啥呢?

我白了他一眼,說廢話,當然是養豬了,難道還吃豬食不成。

俺娘笑了笑,說你們年輕人有共同語言,你們聊吧。我去做飯,弄好了,到時候就叫你們。

她這一走,我也走了,進豬圈里面去喂豬去了。

肖老五屁顛屁顛的跟在我后面,看著我一邊喂豬,他就一邊好奇的問我,咋有四頭豬?你打算豬生豬,一直的發財致富下去么?

我說他也不蠢啊,至少還有點頭腦嘛。

肖老五頓時奸笑了起來,說這些小豬仔,要養到能“啪啪”的時候,那得啥時候去???

我白了他一眼,沒說話,接著的喂豬食。

結果這家伙還蹬鼻子上臉了,湊到我跟前,擠眉弄眼的說,“表哥表哥,我手機里面又有新東西哦。什么招式都有,還有皮鞭滴蠟之類的,甚至于人與獸。哈哈……人和豬都有!”

“嘭!”

我直接把勺子咂了,對著他怒目而視,罵了一句有完沒完?你特么要是來避暑的,我歡迎,你要來說這些無聊東西的,趕緊有多遠滾多遠去吧。

肖老五傻眼了。很快就漲紅了臉,不滿的罵了起來,“耗子,你裝個屁啊你裝!你也年紀不小了,我就不相信,你沒有對女人好奇過?”

我說沒有!

他說才怪。

我紅著臉說就算是有,那也是正常的好奇罷了。跟他這種齷蹉的想法不一樣,滾遠點,不要在這兒妨礙我。

肖老五白了我一眼,接著不說話了。我還以為他就此住手了呢,結果這混蛋,就蹲在我旁邊,在哪兒打開手機就看上了。

看就看吧,還特么的把聲音弄得奇大,給我特么郁悶壞了。

其實后來想一想,這事兒挺可笑的。

男人就這樣,一開始清純,對這事兒是嚴防死守。到后來嘛,半推半就,直到最后,百毒不侵,閱片無數了。

那沒辦法,我當時沒接觸過這玩意兒,所以不想看。但聽到肖老五手機里面,那“嗯嗯啊啊”的聲音,我覺得全身就發熱,面紅耳赤的。

只好趕緊的把豬食給倒了,轉過身去,直接就走。

那家伙得意的一笑,舉著手機,還想要跟上來。我特么干脆把豬圈的門一關,將外面的銷鎖給別上。

肖老五在豬圈里面,叫得跟殺豬似的,一個勁兒的喊,開門??!表哥,你別這么對我,我們是兄弟,你不能坑你弟啊。

回到前面去,俺娘瞅著我就問,他人哪兒去了?

我說在豬圈里面呢。

俺娘急了,問我,肖老五在豬圈里面干啥呢?

我說鬼知道,可能看我養的那頭母豬比較漂亮,動了凡心吧。

說完,在俺娘開口要罵我的時候,我趕緊找借口,說自己還有事情,就先走了。

俺娘問我去哪兒,要吃飯了。

我說不吃了,有事情,我要出去了。

出了門,我就朝著村口走。然后,去了之前那座山,找到了之前的狐仙廟。對于“蛇蘭泡”這事情,我始終很在意。

除了搞養殖的,狐貍現在在野外幾乎是看不到的,更加何況是一只白狐呢?那更是少見了。

在狐仙廟里面,我圍著走了幾圈,里里外外的,給它看了個遍??墒?,啥異常都沒有找到,這就是最普通的一個“古廟”罷了。

哪兒有狐仙呢?

看著上面的野仙,雙手合十,我一個勁兒的作揖,默念著,“狐仙娘娘,狐仙娘娘,如果你真的有靈。就出來一見吧,讓我當面對你表示感激好不好?”

可惜,喉嚨都說干了,古廟里面還是這死樣子,依然沒有任何的改變。得!我知道,沒戲了。要么那天真是做了一個白日夢,要么就是自己薩比,對著一尊泥塑在說空話罷了。

嘆息一聲,還是算了,果然自己的想法太單。

看了看外面的天色,已經太晚了,咱也犯傻了。轉過身去,朝著山腳下就走,走了半截,扭頭朝著身后看去。

我多希望,在背后有一只白色的狐貍在偷看,可是……依然啥玩意兒沒有!

下了山,走到半截道兒,突然迎面就遇到了一個人。我一看到他,頓時就笑了,趕緊迎面走上前去。

掏出一支煙來,恭恭敬敬的遞過去,笑嘻嘻的就問他,“叔兒啊,又要上山采藥???”

這來的不是別人,恰好就是山爬子。他背著個背簍,手中拿著一把小鋤頭和小鐮刀,看來是要上山干活兒了。

山爬子點了點頭,說是??!吃的就是這碗飯,不采藥,吃什么???

我點了點頭,兩人湊了火,“吧嗒”了兩口。想起了山上的事情,我就開口問山爬子,他在山上采藥這么久,有沒有看到過一只白色的狐貍?

大叔皺起了眉頭來。本來皺巴巴的臉上,所有的褶皺擠壓在了一塊兒,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包子。

他驚訝的看著我,問了句,“后生,你真在山上看到過一只白色狐貍?”

我點了點頭,又搖了搖頭。

他問我,這是個啥意思?




人人看人超碰人人另类_最近2018中文字幕国语_日韩精品无码人妻免费视频_九九久久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