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書荒慌 > 靈異鬼話 > 靈異神怪 > 《蛇妻》
第56章 美女別脫我褲子

第56章 美女別脫我褲子

棺材、墓穴、女尸,全都從我眼前消失了。

甚至一起進入古墓的二禿子、陳佳佳、麥花兒,也全都消失不見。四周的景色迷蒙著,轉換著,變成了一處仙境……

在那兒,一棟幽靜別院,四周桃花盛開。紛飛的花瓣之中,有一偏偏仙子,站與池塘邊上,看著遠處一陣哀傷。在她的懷中,一只白色的狐貍,怡靜的抱與懷中。

這一幕……

如此的美,讓人看得目不轉睛。

可是,很快,一群士兵的到來,打亂了這一切。

“安祿山”的軍隊即將打到這里,此處已不安全,小姐的父親命人將她再次送走。

余后,她只能在顛沛流離中過日子。

古時候的小姐,那都是深閨,長期蹲在家中,又不參與體力勞作,身體是很差的。在這種顛簸的生活之中,她的身子一天不如一天。

終于……

在一個大雪紛飛的夜晚,小姐倒下了。她病得很嚴重,一個勁兒的咳血,臉色也如同外面的霜雪。

看著窗外的雪花,她淡然一笑,仆人送上來的藥,剛喝了一口?!斑旬敗币宦?,碗片四處飛散,小姐永遠的倒在了床上,閉上了雙眼。

門外一只毛茸茸的小腦袋,看著她,一滴眼淚順著眼角滑落了下來。

看到這一幕,我的心莫名被揪起,身在過去的封建社會,尤其是這亂世之中,注定了紅顏薄命。

我還正自感嘆之際,突然畫面一變,居然又回到了古墓之中。面前依然有一副棺材,但里面卻是空的,東方婉兒的尸體不知所蹤了。

我納悶呢?這眼前所看到的一切,到底是咋回事兒?

沒曾想,下一刻,頓時后脊梁骨一陣生寒。全身忍不住哆嗦了起來,緩緩的轉過頭去,瞄了一眼身后。

一個女人已經貼在了我后背上,她雙手環繞著我的腰,腦袋靠在了我后背,吹氣如蘭的說了句,“公子!你好狠的心。婉兒在這不見陽光的地下,好生寂寞啊?!?/p>

我全身都像是凍僵了一般,根本無法動作。只能站在哪兒,就像是個冰坨子。

那雙柔弱無骨的小手,順著我的胸口,一點點緩慢的摸索了上來。緊接著,解開了我的口子,一顆接著一顆,不多時我上面就直接光了。

**了衣服還不算,那手一點點的朝著下面摸了過去,最后直接到達了我褲腰帶上。一拉繩子,褲子頓時滑了下去,只剩下一個大褲衩子了。

“別……別……”

我慌了,最里面一個勁兒的喊著別別,但身體就是動彈不得。任由那雙手,胡作非為,眼看著褲衩子也要保不住了。

關鍵時刻……

“浩哥哥!你在干嘛呀?”

突然麥花兒的聲音傳了過來,緊接著肩頭被人拍了一把。一下子我就反應過來了,再一看,哪里還有后背的女人?

依然還是在古墓之中,那口棺材就在面前,女尸一動不動的還躺在哪兒。

再看身后,陳佳佳和二禿子都站在哪兒。她倆也是神態各異,陳佳佳滿臉都是淚水,二禿子則一臉痛苦的喊叫著,“不要!不要殺我!大爺,我知道錯了?!?/p>

“媽的,這香味有毒!”

我趕緊一只手提褲子,一只手捂著鼻子。沖著麥花兒就喊,將他兩人拖出去。

我拽著二禿子,她拖著陳佳佳,四人急匆匆的跑出了古墓。在里面我感覺才呆了一會兒,沒想到外面已經太陽開始西落了。

我和麥花兒只能一人背著一個,急匆匆的朝著山下跑,免得到時候再困死在鬼山。

下了山,透了這半天的風,兩人也悠然醒了過來。

他們看著我倆,問怎么回事兒?到底出啥事兒了?

我也不隱瞞,說那棺材里面有一種奇香,吸入之后,人就會產生幻覺。要是不盡快走出來透氣,在里面呆得越久,這人就會越發沉迷其中,無法脫身。

陳佳佳點了點頭,趕緊坐起身子來,說她想起來了。當時也是聞到一股香味,然后就看到一個悲慘的女人,仿佛自己就是她。經歷了許多痛苦的事情,讓她生不如死,一度想要自殺呢。

二禿子苦笑,說他則看到了滿地的死尸,看到了慘烈的沙場。那血流成河,哀嚎遍野,嚇得他到現在都腿軟。

“如此說來……肖老五不是被鬼上身了?因為跑到古墓里面去,結果中了毒,陰差陽錯把女尸上了。因為在里面待得太久,大腦受傷了,以至于現在他分不清楚現實和幻覺?!蔽颐约旱南掳?,仔細的思考著。

那么,我看到的是幻覺,還是歷史呢?如果是幻覺,為何東方婉兒身邊會有一只白狐?

陳佳佳轉過頭來,看著我,他倆都說了幻覺,我的幻覺是啥呢?

我頓時臉色一紅,說啥也沒有。

“騙人!還說沒有,你衣服呢?怎么沒穿衣服?”陳佳佳瞪著眼,厲聲質問我。

我苦著臉,說姑奶奶,這都啥時候了?你還有閑工夫想這些。無論幻覺里面是什么,那都是幻覺不是么?

陳佳佳剛要開口,二禿子說話了。說他比較在意的是另一個問題,為啥我們所有人都中招了,唯獨她沒事兒呢?

順著二禿子的手指頭看過去,他指向的是麥花兒。

大家都是一臉的疑惑,但誰也沒說話。我很清楚他們內心的想法,恐怕都在猜測,這是因為麥花兒是蛇女吧。

我不想讓他們糾結在這個問題上,因為這是對麥花兒的一種傷害。直接岔開話題,說既然不是中邪,那么只能治病了。

陳佳佳問我,到底該咋治療?

我想到了山爬子。他既然能給佳佳的腿治好,應該也能治療肖老五的幻覺才是。

二禿子松了一口氣,說既然如此,那就沒有他啥事兒了。這天色也不早了,他得回家吃晚飯了。

點了點頭,大家就分道揚鑣,各走各的。

回到家中,我把事情給俺娘說了,她讓我趕緊的去找山爬子去。

我倒是為難了,山爬子很難找的吧?不過看到肖老五那瘋瘋癲癲的樣子,一心想要見他的婉兒,咱不得不硬著頭皮去找。




人人看人超碰人人另类_最近2018中文字幕国语_日韩精品无码人妻免费视频_九九久久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