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書荒慌 > 靈異鬼話 > 靈異神怪 > 《蛇妻》
第68章 新郎不是人

第68章 新郎不是人

我有點惱羞成怒了,拿著勺子,“誆”的一下,把豬食給砸了。給一旁的陳佳佳都嚇了一跳,她揪心的問我,你好端端的,發啥脾氣嘛?

我說有啥脾氣可以發的。我特娘的是一個公報私仇的人,一個專門背地里面嚼舌根的小人。這樣的家伙,你還是別挨著了,免得到時候,被人家給說閑話。

陳佳佳漲紅了臉,“噌”的一下,站起了身子,說我莫名其妙。得罪我的人又不是她,干啥對她發脾氣?何況,不管咋說,她永遠都會站在我這邊的,陳二牛家的酒,她就吃了個開頭,聽說了這事兒就跑了。

聽完她的話,我嘆息一聲,再次的撿起了勺子來。繼續的喂豬,確實她說得對,我特娘的心中再不平衡,干啥要傷害關心我的人呢?

“對不起!剛才沖動了?!蔽业幕亓艘痪?。

哪曾想到,陳佳佳前一刻說得話還挺好聽的,下一刻……又來了句,我說啊,孫浩,你是不是嫉妒人家長得比你帥啊了?要不然,干啥去擠兌人家的婚姻。

“靠!我擠兌他?有沒有搞錯,他有啥值得我去擠兌的。嫉妒他能吃軟飯?還是嫉妒他娶了一個胖女人?”我當時就罵上了。

陳佳佳笑了笑,說村民都傳了,是因為你表弟,你想給他出頭。

我更是氣了。我說我給一條狗出頭,也不會為肖老五那混球出頭的。

陳佳佳撓了撓頭,說那她倒是有點迷糊了,既然都不是,你為啥要說那些話?

我放下桶子,轉過頭來,看著陳佳佳,沒好氣的說,咋的?他們沒讀過書,這腦子不好使。你的腦子也秀逗了?這擺明了中間有問題。

她摸了摸自己尖尖的下巴,就好奇的問了,哪里有問題了?她咋看不出來?

“第一,一個俊秀的貨郎,村里面那么多人給他說媒。為啥別人不要,偏偏就喜歡上了陳曉紅呢?”

“這簡單??!因為二牛救了他的命,所以他想知恩圖報呢?”

陳佳佳的回答,倒也是夠快的。

我說好啊,第二個問題,為什么一個貨郎會出現在山上,還正好被陳二??吹侥??

“也簡單??!他自己都說了,因為這生意不景氣,已經是好久沒有吃過飯了。所以,那天跑到了南坪村,想要去山上摘點野果吃,沒想到支撐不住,直接就昏迷了?!?/p>

這一番話說出來,我頓時瞪大了眼,說真是奇了!這地里面有的是吃的,隨便挖一個蘿卜也夠了吧?一個都快餓死了的人,居然還要費勁兒的跑到山上去找野果,你不覺得他神經病么?

“嘁,我還以為你要說啥呢?有句話說得好,不問自取是為賊。人家道德高尚,不想偷百姓的莊稼呢?”

陳佳佳這些話說完之后,我是徹底的怒了,直接就一句,“媽的!這些話騙鬼呢?老子就沒見過這么高尚的家伙。還有,你這丫頭咋盡是胳膊肘往外拐???”

“嘁,我這只是幫里不幫親罷了。你因為自己的錯誤,就找借口,這才是不對的……”

“得得得!咱不想和你吵,趕緊的,哪里涼快,你呆哪兒去吧?我還要干活兒!”

說完,三兩下的把豬食全都給喂了之后,轉過身去,我就朝著自家廚房走了。

身后的陳佳佳,依然還是不依不饒的,趕緊跟上來就說了。你這家伙,只是被人家戳穿了自己的借口,所以有點不滿罷了。

我氣極反笑,說等著看吧,真理總是掌握在少數人手中的。

這丫頭還待要開口,我直接不理會她,轉身就朝著樓上走了上去。

肖老五這家伙,剛好從里面出來,看到了我。他笑了笑,問我,表哥,你干啥???

我真是看著這家伙都有氣兒。這事情歸根到底,還是因為他弄出來,直接一把給他推開,我罵了一句,“滾!別擋道”。

肖老五站在哪兒,摸著自己的偷,半天反應不過來。

陳佳佳也沒有跟上來。畢竟嘛,一天到晚的朝著男孩子的家中跑,本來就不行。要是沒事兒,還鉆到男孩子的臥室里面去,這就有點糟糕了。

吃晚飯的時候,俺娘跑上樓來敲門,讓我趕緊的下去吃飯。

我說我不餓,不想吃。

結果,俺娘說不想吃也得吃,佳佳在這兒呢。

我說她在就在唄,我不想吃,難道還要強灌啊。

俺娘罵了一句,說我真是“狗坐轎子——不識抬舉!”搞得自己跟啥似的,你以為你是劉德華???人家還倒貼你?要弄得佳佳不愉快了,到時候找別人了。

我說那敢情好,趕緊去找別人吧,免得繼續的在我旁邊,煩死人了都。

俺娘最后實在說不過我,只能灰溜溜的下樓去了。

我躺在自家的床上,其實還在琢磨這事情。我也不知道咋回事兒,那貨郎的話,按說就是天衣無縫的借口,完全找不到破綻。

但我就是打心眼里面覺得,這小子肯定有問題。要說他到底有啥問題,我還真說不出來?

“啪啪!啪啪!”

就在這節骨眼上,一陣陣的敲玻璃的聲音再次響起。

我趕緊從床鋪上面一個翻身爬了起來。滿心歡喜的跑過去,打開了自己的窗戶,朝著外面就是一通望。

結果……

讓我失望了!

竟然是二禿子這薩比,還特么用食指大小的石頭砸玻璃。氣得我,開口就罵,你個薩比!腦子里面裝了屎是不是?這么用力的咂,老子玻璃砸碎了算誰的?

二禿子趕緊伸出一根指頭,放在嘴邊“噓”了兩聲。然后小聲的對我說,耗子,你趕緊下來,我有事情跟你說。

我說他直接上來不就得了,何必這么的麻煩?

他搖了搖頭,非說不行。還說我家是眼多嘴雜的,要是被人家給聽了,恐怕要出問題。

得!我翻了個白眼兒,說他還是別說吧,憋著好了。

沒曾想到,那家伙竟然左右看了看,小聲的說了一句,“耗子!我告訴你,陳曉紅的老公,也就是那貨郎。他不是一個人??!”




人人看人超碰人人另类_最近2018中文字幕国语_日韩精品无码人妻免费视频_九九久久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