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書荒慌 > 靈異鬼話 > 靈異神怪 > 《蛇妻》
第78章 籌命

第78章 籌命

“呃……”

一時間,我傻愣在哪兒,不知道該如何的回答她才好了。

陳佳佳的臉色羞紅到了極點。實在不好意思了,捂著臉,就這么的跑了。

我躺在哪兒,跟個傻子似的,也不知道該如何去反應。

俺娘急匆匆的跑進來,瞪著眼睛,好奇的詢問我,咋了咋了?你這小子,到底對佳佳做了啥???要死啊你,都雙腿廢了,干床上了,你咋還想做哪事兒呢。

我苦著臉,反問她,我到底是做啥事兒了???

俺娘走過來,坐在我旁邊,又是掐又是捏的。還好意思說,你還要臉不要了?人家好歹是個黃花大閨女,沒“打響”你咋毛手毛腳的。

“啊呸!我啥時候毛手毛腳了?”我忍不住啐了一句。

俺娘拍了我一把,說你沒毛手毛腳的,她咋臉紅成個猴屁股,羞愧的就跑了?我可告訴你,你小子不能干那種事兒。咱得明媒正娶的……

“得了得了!事情跟你想的不一樣?!?/p>

我擺了擺手,讓俺娘出去,我要休息了。

俺娘很生氣,開口剛要罵人呢。

“當當當當”的一陣敲鑼聲,突然在門外響了起來。接著還有咋咋呼呼的喊聲,我愣住了,趕緊叫俺娘攙扶我去看看。

她說我都這熊樣了還看啥?自己去瞅瞅就得了,還讓我躺下。

結果,她這一去,半天就不回來。我都等得心急,房間門“嘎吱”一聲打開,肖老五笑嘻嘻的跑了進來。這家伙一臉的壞笑,說表哥表哥,有熱鬧看啊。

我趕緊問他,啥熱鬧???

肖老五說,陳二牛唄!這家伙在外面耍猴呢。

“耍猴?”我頓時蒙了,問他到底是啥意思?

咋回事兒呢?

仔細一問,我才明白。陳二牛是憋得沒招兒了,他妹妹躺在醫院,每天要吸膿,不這么做她就得脹死。

大半夜的,有人看到陳二牛跑到西頭山去了。

顯然他又跑去求狐仙,而且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。這不,只能求助于家鄉的父老鄉親,敲鑼打鼓的,挨個兒去求大家借錢,好給妹妹動手術。

我讓肖老五,趕緊的攙扶我去看看。

肖老五有點不情愿,直到我罵了這家伙一嗓子,他才磨磨蹭蹭的帶著我去了。

下了樓,走到外面去,這才看到一伙人在哪兒正在圍觀。

陳二牛是紅著眼,敲著鑼,一個勁兒的作揖,叫喊著,“鄉親們,鄉親們啊……我妹現在在醫院躺著。急需要幫忙,我陳二牛不愿意丟這個臉,但實在逼得沒辦法了。只求各位鄉親幫幫我,你們放心,這錢我不白拿。都記下,以后我二牛就是砸鍋賣鐵的,也一定還了你們的錢?!?/p>

鄉下人就這樣,沒心機,一個村兒的人,大家都會相互的幫助??吹疥惗<矣须y了,大家還是愿意幫忙的……當然,幫忙歸幫忙,具體要幫多少,這是個問題。

很多人是十塊,二十的給,多了沒有。照著這樣下去,我估摸著全村人湊完了,也湊不起這手術費。

俺爹不在,俺娘也給了二十塊錢,搞得我怪鄙視她的。

陳二牛紅著臉,跟個討飯的似的,挨個的去伸手。雖然很丟臉,但他要不這么做,我懷疑二十塊都沒有。這家伙也真是逗了,要著要著,到了我旁邊。還記著上次的仇呢,居然從我旁邊擦肩而過,手都不伸。

我嘆息一聲,喊了句,等等!

二牛轉過頭來,看著我。

我數了一千塊,拿給了他。

四周那些村民,一個個都怪異的看著我。

俺娘還在旁邊一個勁兒扯我衣角。

我沒理會他們,看著陳二牛說,讓小紅好好看病,要是不夠啊,咱們到時候再想辦法。

陳二牛當時就憋著嘴,抹眼淚了,一個勁兒的點頭。

整個村兒里面的人,我是拿得最多的,那些五十、二十的咱就不提了。倒是另外一個人,挺稀奇的,咱們村兒的窮書生。

說起這人吧,都有樂子。

他爹是個秀才,聽說還是徇私舞弊得來的。正得意洋洋,準備進攻“狀元”呢。

得!拉幾把倒,大清亡國了。

可把秀才給氣夠嗆。這愛得深切,就恨得深。

最后日本人全面入侵東三省,秀才干脆扔了筆桿子,拋棄妻子,跑去從軍了。

記得他穿著軍裝出村的時候,那是全村人的驕傲??!

這貨當著全村父老鄉親的面,雄赳赳、氣昂昂的高念著,“男兒立志出鄉關,不滅倭寇誓不還。埋骨何須桑梓地,人生無處不青山!”

全村人那叫一個感動,村長帶頭,“啪啪”的鼓掌。

只可惜……

這里是東北,他參軍自然是東北軍了。

東北軍是個啥樣,大家也知道。張少帥一槍不發,玩了命的跑,東三省就這么扔給日本人了。

當時輿論一片嘩然,包括俺們這個村兒的“英雄”,轉眼間變成了恥辱,大家都罵他懦夫,縮頭烏龜。

他兒子也就是現在的窮書生,原來的村子混不下去了,就跑到俺們“南坪村”,這個窮鄉僻壤的地方來了。

來就來吧,這貨性格還倔,天天說他爹是戰斗英雄,天天念那破詩。后來村里人一打聽,才知道這事兒,大家對他印象一落千丈。

這不,一把年紀了,還穿大褂,要保持文人的形象。

文人有毛形象?

能下地么?能挑糞么?能種莊稼么?

所以書生的日子過得很慘,平時就靠著寫寫對聯,寫寫信之類的過日子。

就是這樣一個人,居然拿出了三百塊來!

給我們所有人感動得。估計那是他全部的家當了。

陳二牛眼淚“嘩嘩”的,差點給大家跪下了。

我趕緊勸說他,看病要緊,趕緊去醫院吧。

陳二牛點了點頭,這就要走。

我想到了啥,趕緊問了一句,“陳曉紅現在在醫院,誰在照顧她?”

陳二牛愣了愣,說他妹夫??!

這一句話,讓我頭皮都發麻了。該死的白仙,原以為“狐仙子”出現,它會離開村子,放棄自己復仇的計劃。沒曾想到,他是不敢對我下手了,但還是要繼續整陳家兄妹。




人人看人超碰人人另类_最近2018中文字幕国语_日韩精品无码人妻免费视频_九九久久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