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書荒慌 > 靈異鬼話 > 靈異神怪 > 《蛇妻》
第79章 倆親家撕比

第79章 倆親家撕比

其實這家伙,也是有恃無恐吧。畢竟就算是我知道他身份,要給陳二牛說,他也不會相信。說不定,還會發飆打我一頓。

這事兒就算是給村民說,他們也不信??!

看著陳二牛離去的背影,我很苦惱。村里人就是這樣,寧愿相信麥花兒是蛇女,但你要說有白仙,他們卻是不信的。

“表哥,表哥……”

我在那邊還在發呆呢,肖老五已經忍不住,用胳膊肘捅了捅我,說俺娘已經請酸秀才進門了。

我蒙了,扭過頭去,果然看到俺娘帶著那窮書生,進我家去了。

撓了撓頭,我有點發傻,俺娘良心發現?看人家錢花多了,要留他吃飯不成?

招呼肖老五一聲,進了屋,看俺娘和老書生說得火熱。又是酒,又是肉的。

我正好奇呢。俺娘直接站起身來,笑嘻嘻的問我,“耗子!你趕緊去問問,佳佳的生日是多久?!?/p>

我反應不過來了,不明白她問這是啥意思???

“快說啊,到底多久??!”俺娘頓時急了。

“這……好像是七天,她生日差了我七天。以前讀書的時候,班里人還給她過生日呢?!?/p>

這話說完,俺娘趕緊又找書生,笑嘻嘻的說,“先生,你快算算,這八字合不合?”

“噗!”

我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。問俺娘這是干啥???合個屁的八字???

俺娘說我這就不對了。都在房間里面,對人家哪個了,怎樣也得負責到底啊。

我怒了,我對陳佳佳哪個了?

“哎呀,這么羞人的事情,真要你娘說出來啊……”

擦!我無語了,拍著頭,沖著肖老五喊了一嗓子,“送朕回宮!”

“哈?表哥,合八字啊,你不看看啊?!?/p>

“拉幾把倒吧。朕的大清都亡了,還說這些干啥?”

“……”

肖老五一陣的無語。

進房間躺下休息,俺娘就在下面和老書生兩人合八字。

我覺得她真沒譜,八字沒一撇的事情,比我還急。而且合八字,你去找算命先生啊,找個讀書人有啥用?

晚上俺爹回來了,外面跑了一天。干啥呢?他去砍樹做了一雙拐杖,給我使。

俺爹這手藝很厲害,竹活兒、木活兒,也不知道是跟誰學的。俺娘說她嫁給俺爹的時候,他就回了,家里面這些年都靠他這門手藝過活呢。

我試了試,很好使,下樓去吃飯。

老書生也在哪兒,因為人家給合了八字嘛。大家一塊坐下來吃飯。

俺娘席間,擠眉弄眼的看著我,說很好哦!命中帶三個金啊,你一個,她倆,湊一塊兒以后要大發。

我翻了個白眼兒,沒多說,端著碗,拿著筷子就扒飯。

吃到半截的時候,有個人急匆匆的跑到俺家來了。開口就擱哪兒喊,“佳佳,佳佳,你去哪兒了?”

仔細一看,居然是村長。

俺娘趕緊就客氣的跟他打招呼,還問他吃了沒有?沒吃就一塊兒吃點?

村長吐槽了一句,還吃個屁啊吃,佳佳不見了。

“啥?”

這話一說出來,我們都吃驚了。之前佳佳還在這兒呢,這是咋回事兒?

俺娘氣得,一個勁兒的拍我,不斷的罵,“都怪你這臭小子,你說你急個啥。多忍幾天,你忍不了么?佳佳這下肯定沒臉見人了?!?/p>

我真是氣得夠嗆。俺娘這不是落井下石,火上澆油嘛!本來我和陳佳佳沒啥事兒的,這一下真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。

這不,村長耳朵尖,一下就聽見了。

瞪大了眼,咆哮著,“什么?陳程,你個驢糞蛋子,你對我女兒做了啥???”

我剛想解釋,俺娘先開了口,一個勁兒的說誤會誤會!村長,他倆都是你情我愿的,就怪這小子,有點太急躁了,毛手毛腳的。我一定好好的教育他,一定好好的教育他。

村長可不管這些,扯著嗓子就指著俺爹罵,說他咋教的人?年紀輕輕不學好。

俺爹也很氣惱,狠狠的瞅著我。

我趕緊解釋,真不關我事情,是陳佳佳她自己……

話還沒說完呢,俺娘就是一個暴栗,狠狠的敲擊在了我頭上。她紅著臉,叫罵著,說啥呢?難道陳佳佳一個姑娘,還自己按著你手去摸的???

我……

得!咱還是別說了,當務之急還是趕緊去找陳佳佳吧。

村長這臭不要臉的,別人的事情不上心,對于自己家的事情就是“公私不分”了。果斷召集村民,發動大家去找陳佳佳。

我因為腿不行,沒法加入,他們一群人就去找人了。

坐在家里面,我是一支煙接著一支煙的抽著。我就想不明白了,陳佳佳為啥失蹤?難道也跟麥花兒一樣,傷心了?跑了?離家出走?

那也不符合邏輯??!

麥花兒在這個村子里面,啥親人都沒有,走就走了唄。但陳佳佳呢?她爹還在這兒呢。

咱退一萬步來說,表白失敗,沒臉見人跑了吧。

關鍵她表白之后,老子沒答應,也沒說不答應啊。她跑個卵??!

這事情有古怪,很大的古怪!

“怎么?在擔心你的未婚妻嘛?”

我坐在自家的板凳上,正在發呆呢。沒想到身后竟然傳來了一個人的聲音,扭過頭去,這才發現窮書生沒走,居然還在俺家。

我蒙了,問村長召集大家去找人,他咋不去?

這家伙坐在那兒,咧著嘴就笑,一邊吃飯菜,一邊說,搜人干啥?我是文人,纖弱,又是老胳膊老腿了,不起作用吧?倒不,留在這里,還能喝酒作樂。

這老頭也是有意思,當著主人家的面前說這話,實在有點不太好吧?

老書生不說啥,端起了手中的酒杯來,讓我和他喝一杯。

我白了他一眼,說我那有這心情???

他“哈哈”的笑了起來,說年輕人嘛,很正常的。愛之深,急之切啊。

我說他是喝酒喝高了,亂說胡話。

老書生端起酒杯,茗了一口,說這人啊。千萬不要違心,不然錯過了一些人,一些事,會終身悔恨的。

這一句話,一下子戳中了我的內心。那雨幕中的人,遠去的車,讓我心中無比的難受。

“怎么了?是想到啥了么?”書生突然湊到我門前來,笑嘻嘻的問。

我慌忙說,沒啥!我睡覺了,慢慢的吃。

艱難的回到房間,倒下就休息。睡得迷迷糊糊的,我突然聽到房間里面,居然有詭異的兩人對話……




人人看人超碰人人另类_最近2018中文字幕国语_日韩精品无码人妻免费视频_九九久久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