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書荒慌 > 靈異鬼話 > 靈異神怪 > 《蛇妻》
第80章 鬼新娘

第80章 鬼新娘

有一個粗嗓門說,咱們一定得這么做么?會不會有點太冒險了?

另一個尖嗓子說,沒辦法,這是大人的命令,我們照做就對了。

“可我總感覺,這樣是在冒險??!”

“甭管那么多了,東西放下,咱們這就走吧?!?/p>

接著,聲音就這么消失了。

我當時睡得迷迷糊糊的,還以為是在做夢。直到門外響起了,“嘭”的一聲踹門聲,把我給驚醒了過來。

俺娘氣沖沖的跑進來,質問我到底是把人家佳佳怎么了?他們找了這許久,連個影子都沒有看到。

我說我沒咋???我能把她咋了,陳佳佳不把我怎么樣就不錯了。

“還狡辯!你要是沒把人家怎么樣?她至于離家出走嘛?”俺爹火大了,當時提著門口的掃把,就要進來揍我。

俺家家教很嚴的。而且俺爹好面子啊,尤其是這村里面,最見不得人家說閑話了。

要我這事兒是真的,估計他非得打死我不可。

虧得俺娘趕緊拉住了他,說這節骨眼上了,還打他干啥???還是趕緊的想想辦法,把你未過門的兒媳婦找回來吧。

俺爹氣得不行,扔掉掃帚,說等著!要是找不到人,老子非要扒了你的皮。

我真是啞巴吃黃蓮,有苦說不出啊。委屈的看著俺娘,都是她,亂說話,現在誤會越來越大了。

他們在家里面休息了一會兒,還得出去繼續的找人。我就在家里面,急得團團轉,陳佳佳這個臭丫頭,可真是會惹麻煩,在這節骨眼上了,你說她能去哪兒呢?

轉來轉去的,突然我這眼珠子,不經意的瞄向了床鋪上。在我床上,居然多了一張白紙,看得我都蒙了,啥時候這萬一放在我床上的,不是太奇怪了么?

湊到跟前,我好奇的拿起來,看了看。頓時臉色一變,實在是嚇得夠嗆。

咋呢?

那居然是一張冥紙。

啥是冥紙呢?

就是用來打造,給死人燒的冥幣的材料。

這么一個玩意兒,啥時候放到我床上的?要知道,昨天下大雨,我的窗戶可是關閉得嚴嚴實實的啊。不存在說,有風會把這東西刮進來的道理。

想了想,我忍不住罵娘了,肯定是肖老五這驢糞蛋子跟我惡作劇呢。除了他,我實在想不出別人了。

氣得我一把將那冥紙扔在了地上,一邊罵,一邊還想順帶的踩上一腳??删驮谖姨鹉_,準備踩下去的時候,卻徹底的愣住了。

因為這冥紙掉在地上之后,竟然是翻了一個面,在這一面上,出現了一行細小的文字。

我納悶了,這上面到底寫的是啥?

蹲下身子去,撿起來,放在眼前看了一眼。好家伙!上面的內容,讓震驚得不敢相信,雞皮疙瘩順著后脊梁骨,朝著腦門頂上就鉆。

咋呢?

這居然是一副請帖!

在咱這窮鄉僻壤的小農村里面,一般來說,遇到個喜事啥的,沒有請帖一說。都是托人帶信兒,挨家挨戶的去傳一遍。但城里人不一樣,他們愛送請帖。

某某日,誰和誰,要舉行婚禮,在哪兒恭迎你一家的光臨什么什么的。

哎!沒錯,這張紙上的內容就是如此。

只不過這要結婚的人,男的是一個叫張秀吉的人,女的就是失蹤的陳佳佳。而且結婚的地點也稀奇,竟然是在“鬼山”上,就在今夜!

我看了看時間,靠!還有兩個小時。

瑪德,我好像明白啥了。之前睡得迷迷糊糊的,有兩個人影在我這屋子里面的一番談論。沒有錯,那些家伙肯定不是正常人,否則怎么進到我房間的?

要陳佳佳落到這些家伙的手中,那后果簡直是不敢想象。我急匆匆的瘸著腿,一蹦一跳的跑出去。發現老書生已經把桌子上的食物,吃干抹凈,拍拍屁股居然走了。

氣得老子雙腳跳,其他人也不知道擱哪兒去找陳佳佳了,知道真相的只有我一個人。

關于鬼山上面,居然有一個叫張秀吉的人,我咋從來沒有聽說過?最奇葩的是陳佳佳,前一刻才跟我捅穿了窗戶紙,下一刻就跑去嫁人了?

我只能說,這里面定然有詭異!

但是,知道歸知道,你說我現在這種身體狀態下,又如何能去幫忙呢?可要是不去,陳佳佳真就完了。

好歹咱是青梅竹馬呢。而且,這丫頭對我好得沒話說,我欠她的太多了。要是不去救她,以后這良心何以過得去???

嘆息一聲,死就死吧!要陳佳佳有何好歹,我哪還有臉在這世界上繼續活著?

咬著牙,我只能強撐著朝鬼山而去。幸好這昨天下了一場雨,天空還是比較晴朗的,月亮撒下了一層銀輝,照亮了四周。

我摸摸索索的,朝著樹林子里面進發了。雖然,我得承認,自己的行為確實有點作死……

進入了樹林子里面,我有點迷茫了。這鬼山上面,但凡有點霧氣,基本上是進來容易,出去難?,F在在夜晚之中行進,更是為難,我走了沒一會兒,就開始有點找不著北了。

雙腿都是一陣的鉆心疼,我開始大口大口的喘氣,準備在哪兒歇一會兒再出發。

結果,剛剛屁股還沒有坐熱乎呢,一陣吹吹打打的喇叭聲,頓時響了起來。

我嚇得大氣也不敢喘,貼著樹,就躲在哪兒。

聽著聲音越來越近,我身體不受控制的開始哆嗦了起來。藏在后面,一直咬著牙,死死的強撐著。

隨著那敲敲打打的聲音,一點點的開始減弱,我這才敢稍稍的探出了個腦袋,小心的觀望著。

這一看,嚇得我倒抽涼氣。又是上次看到的送葬者,一群人吹著喇叭,撒著錢紙,抬著兩口大棺材前進。

棺材全都被上了朱紅色的油漆,格外的嚇人!

我一直趴在哪兒,不敢動彈,正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時候。

突然間,“嗯嗯~”一個女子的哼聲傳來。緊接著,其中一口朱紅色的棺材,開始劇烈的抖動了起來。

按說,一般人送葬遇到這事情,早就嚇尿了。但那些人一點反應都沒有,一個個始終咧著嘴,一個勁兒的笑。

那笑容讓人毛骨悚然,后背生涼!




人人看人超碰人人另类_最近2018中文字幕国语_日韩精品无码人妻免费视频_九九久久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