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書荒慌 > 靈異鬼話 > 靈異神怪 > 《蛇妻》
第86章 摸我女兒的代價

第86章 摸我女兒的代價

陳佳佳頓時傻眼了,愣了半響,一句話沒有。

我擺了擺頭,說得了!既然沒事兒的話,等下你就先回去。至于事情的前因后果,回來之后,我一定會對你解釋清楚的。

說完這話,脫下了自己的衣服,給她穿上。

轉身我朝著山上就跑,陳佳佳終于反應了過來,瞪著眼睛,張著嘴,憋了半響。來了一句,“你就把我丟在荒郊野外了?要是有個啥好歹可咋辦?”

我頭也不回,說她直接朝著前面走,我相信走不了多遠,肯定有人在等著她。

陳佳佳后面的話,反正我是一個字眼也沒聽到。我撇下了狐仙子,是為了救陳佳佳,我撇下陳佳佳,是為了救狐仙子!

急匆匆的上了山,直奔之前的位置。我出于良心的發現,想要去贖罪,甭管自己是不是那根蔥。但郁悶的事情還是會發生,兜了幾個圈后,我特么的發現自己迷路了。

天色已經接近與早晨,初升的太陽慷慨撒下陽光。我無力的靠著一棵大樹,坐在哪兒大口大口的喘息,全身乏力得不行。

直到某幾個突發奇想的村民,想到上山搜尋村長女兒的下落,撞見了我。在他們的幫助下,攙扶著,我算是成功下了山。

他們并不知道陳佳佳已經回去,這事情還是我告訴他們的,大家都松了一口氣。但我心中,始終有個介懷,狐仙子到底咋樣了?

村長對于女兒的平安歸來,十分開心。對于出力的村民,自是感謝不已,每家每戶都發了五個雞蛋??墒?,作為出力最大,拼死救回他女兒的大功臣……我,雞毛都沒看到一根!

不僅不給,他還要秋后算賬,算一算,我在自家房間里面,對她女兒做了什么?

我剛從西頭山上走下來,幾個村民分了雞蛋,他就揪著我,直接去了他家。

屋子里面,剩下了我兩人,村長不斷的罵我是個小流氓!在這村子里面胡作非為,我要不坦白從寬,他就送我去派出所吃牢飯。

氣得我,老子拼死拼活,到頭來沒落個好。老子硬是想來上兩句四川話,鏟這龜兒兩耳屎!

實在無奈,我只好開口叫喊,呼喊陳佳佳的名字。希望她能澄清,那天在房間里面,我啥都沒做。她不過是因為表白,羞紅了臉,自己跑了而已。

可陳佳佳全然沒有搭話,我知道她就在里面的屋子。不過,屋子就是安靜得沒有絲毫聲響,我想是因為晚上的事情,在她的認知上面,給我打上了一個“混球”的標志。

我現在百口莫辯,實在不知如何是好,只好寄希望于村長,詢問他,到底想咋整?

村長說他不想咋整,讓我賠償她女兒的損失。要么給個十萬八萬的,要么就去派出所蹲大牢。

我眼珠子都瞪圓了,吸了口氣,挺起了胸膛。結果村長眼珠子比我瞪得更大,立得更直。剎那間,那口氣泄了,我慫搭著腦袋,像是一直斗敗的公雞。

苦著臉,我哀求著說,“村長,我家真沒錢,你把我拖出去稱稱賣了,也值不了十萬八萬啊。

村長可不管那些,直接就來了一句,還不起錢???那沒招兒了。我只好報警了,你小子等著進派出所吧。

我瞪大了眼,一臉不敢相信,反問著道“叔兒,咱們都是鄉里鄉親的。你不會把事情做得這么絕吧?”

“怪我咯?怪我咯?你小子當初動手動腳的時候,咋沒有想過今天的后果?現在知道害怕了?”

“關鍵是我沒做過你說的那些啊?!?/p>

“哎呀,你這小子……還打死不承認是吧?你老娘都親口承認了,你還裝個啥裝?”

最后我給這家伙滔滔不絕的廢話,說得實在有點惱火了。他軟硬不吃,沒招兒,我只好破罐子破摔,直接喊了一嗓子,得!得得!叔兒,我說我沒做過這事兒,你非要說是我做的,我也不想辯解了。你要報警抓我去派出所,那就趕緊的吧。

村長“噗”的一下,鼻子都快氣歪了。惡狠狠的瞅著我,咬牙切齒的說,好!好得狠,你小子給我等著,你還真以為我不敢啊。

說話間,真就掏出了電話來,準備撥打一一零。

結果屋子里面的陳佳佳,再也坐不住了。急匆匆的跑出來,嬌嗔著喊了一嗓子,“行了吧,爹!你還真讓孫浩去坐牢啊?!?/p>

“哎,這家伙占了你的便宜,老爹給你出頭,咋的?你還不樂意啊?!?/p>

村長有點不滿了,開始不斷的數落自己的女兒。

陳佳佳漲紅了臉,說現在村子里面都越傳越盛了,這事情她可丟不起人。如果把我真抓進去了,到時候她還咋出去見人?

這下輪到我自個兒給口水嗆著了。立馬的叫了起來,哎喲!姑奶奶,你可千萬不要在這兒攪渾水了。再攪下去,到時候我可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。

“有嗎?有嗎?昨天晚上,你怎么解釋?本姑娘還等著你說清楚呢?!?/p>

陳佳佳雙手交叉在胸前,顯得很氣憤。

我嘆息一聲,說真要說???

陳佳佳眼珠子一鼓,說廢話!難道讓你來侃大山的不成?

“好吧!我說,不過……你們可別給嚇著了?!?/p>

看著他倆,我只好一五一十的,把事情全給說了。尤其是聽說,陳佳佳的身體里面,抽出了一道道的熒光,然后這東西讓死尸復活了。

村長拍著自己的肚皮,哈哈大笑,說我真是日白扯謊,這種簡直是弱智的借口,居然也想得出來。那為啥他們要抓他女兒佳佳?別人不去抓?

我指著還在發呆的陳佳佳,就一句話,因為你女兒是東方婉兒的轉世!

村長再一次的不屑笑了起來。

只有陳佳佳一臉的驚慌失措,她咬著牙,說她好像記起來來了。那夜自從我家離去之后,出了門。她便聽到有人在吹笛子,笛聲古怪而悠揚,聽在她耳中,有種奇怪的感覺。

聽著聽著,她就失去了神智,等到再次醒來時,發現自己被綁住了手腳,躺在了一個密閉的空間內。拼命的敲著,等到有光線出現之時,她才發現自己是在躺在了一口棺材里!




人人看人超碰人人另类_最近2018中文字幕国语_日韩精品无码人妻免费视频_九九久久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