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書荒慌 > 靈異鬼話 > 靈異神怪 > 《蛇妻》
第88章 不啪啪就會死的毒

第88章 不啪啪就會死的毒

我頓時慌了。老頭這是要干啥???一會兒問我是不是處男,一會兒又要扒衣服的。難道說…… 下意識的,我就問了句,病人是女的么? 山爬子很吃驚,問我,咋知道的? 剎那間,我苦笑,說叔兒???你不能坑我啊。 他怒了,問我咋就坑了? 因為結合他之前的種種,我想到了大名鼎鼎的“陰陽合歡散”??刹皇锹?,武俠小說里面總是有這個橋段,某某人中了“不啪啪就會死的毒”。 然后,英雄!小女子愿意獻身。 這狗血橋段,不會發生在我的身上吧? 我把這事兒說了,山爬子沉默了。 我靠!沉默了,他沉默了,沉默了,重要的事情我說三遍,這是默認么? 下一刻,他說,其實用不著那么麻煩。你脫.衣服,老漢自會想辦法。 我可不干,老子才不做那齷齪的事情。 老頭急了,問我,小陳??!我對你咋樣? 我說很好啊,欠了不少的人情。 他說那就別廢話了,相信你的叔兒。 說完,直接上前,扣子都特么不解,用力一撕,直接扯開。 我急了,問他干啥??? 山爬子說,別扭扭捏捏的,像個娘們。接著,抓著一把銀針,“咔咔”的就在我胸口扎了幾針。 這針厲害啊,扎進去之后,我頓時就感覺全身燥熱不安,像是吃了“偉哥”一樣,呼吸都帶著熱氣。 大喘氣的,我就問他,到底要干啥???叔兒,你可不能用催情這一招逼我就范啊。 哪曾想,這老王八犢子拿著一把小刀,罵了一句,“呸,想得美!就是要你一點“心頭血”罷了。 說完,“刷”的就是一刀子,直接劃在了我心口位置。 “啊啊??!” 我尖聲的大叫了起來。 山爬子罵了一句,不就是一小刀,破點皮,流點血么?你叫個雞毛??! 我特娘也不是那娘娘腔,流點血不在乎,但是……傷口雖然小,可這血脈膨脹,不知道山爬子到底特娘給我扎了什么穴位,那血跟切了動脈似的狂飆。 他拿著一個碗,然后就這樣接了一碗??! 最后這銀針拔掉,血就停止了。他趕緊給了我一點草藥,讓我敷上,我不知道是給嚇得,還是失血過多造成的。跌坐在哪兒,雙腿無力,一個勁兒的哆嗦。 山爬子摸黑到了床邊,然后說了一聲,喝吧!喝了之后,就會好了。 病人沒有回話,但我還是聽到了“咕咚咕咚”的聲音。 喝光了之后,山爬子大叔走了出來,笑嘻嘻的看著我,說咋?爬不起來了? 我白了他一眼,說你來試一試? 山爬子大叔說,他倒是想試呢。關鍵是,自己早就已經破了身了,沒有用。 我苦笑,問他。那人到底是中了啥毒???要喝血這么奇怪? 他嘆息一聲,坐在那兒,掏出自己的旱煙,吧嗒吧嗒的抽著。說病人中的是一種“陰毒!” 我說啥幾把玩意兒?聽都沒聽說過。 他無奈了,問我聽說過陰氣入體吧?那些盜墓賊,一個個人不像人,鬼不像鬼的,就是常年在這古墓里面活動,陰氣入體了,壽命很短的。要是這陰氣太重了,不是一點點積累的,會直接要人命的。 我在胸口抹著草藥,皺著眉頭,問這跟喝血有啥關系?難道陰氣入體,變成了僵尸不成? 山爬子說那倒不是,尋常的血哪有用。必須得是青壯男子的心血,還得是個處男才行。因為陰對的是陽,只有這樣沸騰的血,才能壓住身體里面的陰氣。 我頓時雙手一抱拳,說叔兒,你真特么牛逼!這醫術沒得說啊。盜墓賊要想救命,估計得去走后.庭花了。既然已經獻了血,救了人,咱青山不改綠水長流,拜拜了您萊。 起身剛要走,他一個煙鍋子掃過來,一下給我絆倒在了地上,摔得齜牙咧嘴的。 山爬子說,想走?你這家伙,有沒有點責任心?要喝上七天的“處男心血”,才會好,一次哪夠? 我嚇傻了都,說叔兒,你是我親叔中不!獻血也特么沒有說連著七天獻的啊,人都能給你整死。你不就是要處男血么?我去給你找,村里有個二禿子,十足的丑比,他絕對沒有女人。還有我表弟,他們都可以的。 山爬子大叔不慌不忙的抽了一口煙,他一句話都能給你氣死。那咋行?那些人都不熟,萬一帶個艾滋病之類的咋整?而且,這治病血是不能亂混合的。 我不滿了,說叔兒,不能因為咋倆熟悉,你就逮住一個人可勁兒坑吧。 “咳咳咳……咳咳咳……” 就在我倆爭執這事兒的時候,那邊的床上,有個虛弱的女子聲音響了起來?!暗鶁,算了……不要強人所難,人家不愿意,就這樣算了吧?!? 山爬子沉默了,低著頭,說你的毒…… “沒關系,命該如此?!? “唉~” 山爬子抬起頭來,說算了,小陳!還是感謝你。 我傻了,問山爬子,叔兒,是你女兒? 他搖了搖頭,又點了點頭,說不是親生的。她是我從小帶到大的,情同父女,只可惜……我沒有本事,救不了他。 我這人是吃軟不吃硬,最怕人家這樣了。何況山爬子,救了我表弟,救了陳佳佳,對我還不錯。難道真就眼睜睜的看著他女兒,死在面前不成? 咬著牙,我說好吧!我給你血。 山爬子大叔很開心,抓著我的手,說真的么?太好了,小陳,我就知道你是個好人。 床上的女子又咳了起來,說不行……連著七天,是很危險的。 我又何嘗不知道,一個人不要超過400毫升的獻血量,一個月才能獻一次,不然很危險的。但是……如果真能救人一命,報答山爬子的恩情,我愿意! 床上的女子都哽咽了。說話帶著啜泣的聲音,她說公子大恩大德,以后一定粉身碎骨報答。 我干笑著,擺了擺手,說不用不用那么夸張。這也算是山爬子大叔,好心有好報吧。 當然,說是這么說,但特么的……真到了第二天,把血交出去,我就開始有點后悔了。




人人看人超碰人人另类_最近2018中文字幕国语_日韩精品无码人妻免费视频_九九久久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