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書荒慌 > 靈異鬼話 > 靈異神怪 > 《蛇妻》
第89章 為她精盡人亡

第89章 為她精盡人亡

挨刀子那都是小事了,看著紅燦燦的鮮血,就這么放出去。那感覺,真是“巴適”慘了!

弄完之后,我感覺虛脫了,看四周的場景,都是兩個影兒。

山爬子大叔喂他女兒喝了血,然后又趕緊扔給我一根人參,讓我干嚼著吃了,生血補氣。等下他再去打獵,搞點肝臟之類的……

我嚼著人參,說不用了,我要下山去。

山爬子大叔眼中閃過了一絲失望,問我要走了么?

我點了點頭。

他嘆息一聲,然后還是帶著我,一塊兒下了山。

接著,也不和我說啥了,落寞的就回去了。

我下了西頭山,干啥呢?

直接去拽二禿子和肖老五還有幾個玩得好的朋友,拉著他們去鎮上,大家一起查血。有沒有毛病???血型大家是不是一樣的。

最后,還真是找到幾個。接著我是求爹告娘的,讓他們輸血給我。

山爬子不是說,非要逮著一個人的血用,不要他們的么?得!老子自己拿自己充當“過濾器”,他們有啥問題,我先中招。等到血液在我身體里面循環之后,還是我的血,再給那妹子用得了。

我特么又不是豬!救人可以,咱也得要自個兒的命啊。

那些小伙伴還不愿意呢。他們可是從來沒獻過血的人,覺得血是一個人的精氣,不愿意。

沒招兒,我特娘的就用錢砸吧,給我整一次,老子給五百塊。

五個人撐過五天,“咔咔”干了兩千五。

天天鎮上跑,跑完還要請他們吃炒豬肝。

輸了血,我又連夜跑回去。

剛剛到門口呢,就聽到屋子里面,一個妹子痛苦的呻吟。山爬子大叔,急得直哭,說自己沒有用,要實在不行,就去抓個人算了。

結果妹子不讓,說不能做那缺德事兒。

關鍵時刻,我趕緊推開了門,說用我的血!

山爬子大叔很吃驚,然后笑了起來,說小陳,你……

“叔兒,啥也別說了。我孫浩從來沒想過打退堂鼓,我會兌現我的諾言?!?/p>

說完,遞給他一個注射器,讓他別特么用刀子割了,我疼!用這玩意兒抽。

連抽了整整六天啊。

即便有人可以補血,我也扛不住。最后都約定好了,跟人家在鎮上換血的。沒力氣下山了都……

屋子里面的女子,也沒有咳嗽了,身體好很多了。

山爬子看著躺在哪兒的我,拿著注射器,手都在哆嗦。還問我,要抽么?

我虛弱的張著嘴,說抽吧!最后一天了,要不做,咱們前面不就白費了么?

山爬子紅著眼眶,抹眼淚了,說耗子??!叔兒該怎么感謝你呢?

我說,要我真死了,到時候……幫我照顧下我的父母吧。

他點了點頭,說一定會的。

說完,真就給我一針扎了下來。于是,麻木的我,虛弱的看著那血,一點點的,一點點的離開了身體。

仿佛離開的不是血,而是我的生命力……

等到血抽光了之后,我已經眼前一黑,暈死了過去。

昏睡之中,沒有任何的時間概念。屋子里面是黑的,眼前是黑的,我甚至分不清自己是活著的,還是死了。

我感覺四肢無力,全身發冷,動彈不得,只能凝固的就像是一坨水泥。

直到……

兩片溫溫熱熱的東西,貼在了我的嘴唇上,接著一個圓溜溜的東西。順著口腔,一路的滑入了我身體里面,它很奇怪,散發著一種熱量,讓我身體慢慢的開始感覺到了溫暖,感覺到了舒服。

我這才能踏踏實實的睡過去。

不知道睡了多久,反正很香甜。直到那感覺又一次來了,貼著我嘴唇,然后圓溜溜的東西,離開了我身體后。我才迷迷糊糊的驚醒過來,看了看四周,只有刺眼的陽光,還有一股醉人的香味。

坐起身子,摸了摸身上,我特娘的活著!居然還活著!

還是在那間采藥小屋,所有窗戶都給打開了,陽光曬得我暖烘烘的。

“嘎吱”一聲,小屋的大門打開了來。

我捂著眼睛,等了一會兒,適應了陽光。才看到山爬子大叔,背著一個背簍,一身泥濘的回來了。

看著我,他開心壞了,說你醒了?

我點了點頭,問他去哪兒了?

山爬子笑了笑,說他去給我弄點草藥。

我“哦”了一聲,接著反應過來,問了句,你剛才出去采藥了?

他點了點頭。

我漲紅了臉,那剛才……

抹著嘴,我實在不好意思說了。

山爬子大叔說他女兒在家,這一會兒,不知道哪兒去了。

我四周看了看,也發現納悶了,屋子里面的所有窗戶都給打開了,遮掩的布也不見了。難道他女兒,害怕陽光,走了?這也沒道理啊,好歹我還救了她的命,怎么也該當面謝謝吧。

山爬子大叔像是看出了我的疑惑??嘈χf,他女兒很丑的,見不得人,所以怕嚇著我。

我看戲也演得差不多了,干脆撕破臉說,屁呢!大叔,你少特么裝了,當我豬頭啊。

一句話,給山爬子整蒙了。

我說你在山上有個屋子,整天采藥,這里哪有什么女兒?只有一個狐仙,你女兒就是狐仙吧。

山爬子頓時猶如被雷給劈了一樣。楞在哪兒,干笑了許久之后,問我咋知道的?

我吃驚到了極點。本來只是個猜測,詐他的,沒想到還真詐到了。當即我就回了句,你獨身一人,在山上采藥這么久,卻說沒有狐仙。這本身就是一個疑點了,爾后,你女兒中了陰毒,恰好狐仙子又跟東方婉兒打過一場。怎么會這么巧???

山爬子“咳咳”的咳嗽,掩飾自己的尷尬。最后來了句,看不出來啊,你小子挺有心機的啊。

我白了他一眼,嘟囔了一句,要不是欠狐仙子人情太多,我才不會這么玩命呢。

他搓了搓手,說正好??!你救她一次,她救你一次。

我說少來,我是為了救她,才差點死翹翹的。

可她也是為了救你,才會被“東方小姐”給重創的,不是么?

“額……”

這老東西說得好有道理的樣子,我竟然找不到話來反駁他。

掐著腰,我說講講吧,你跟狐仙子,到底是個啥關系?還搞成了父女,這么稀奇。

山爬子嘆息一聲,說那真是小孩兒沒娘,說來話長。




人人看人超碰人人另类_最近2018中文字幕国语_日韩精品无码人妻免费视频_九九久久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