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書荒慌 > 都市校園 > 都市日常 > 《今夜不設防》
第六章 傷了心的女人

第六章 傷了心的女人

事到如今,我算明白了,為什么堂嫂要百般壓榨我,畢竟從堂哥身上,無法獲得滿足感,就變相的彌補,叫我擼那么多次,就為了看我的身體,從而得到生理上的興奮。

真是苦了我,如同一位辛勤園丁,默默承受著身體被掏空的痛苦,迎合嫂子那略微變態的小私心。

話說回來,她是個傳統的女人,寧愿榨干我,也不在外邊亂搞,哎,我能理解她的苦衷,大家都是成年人,誰還沒個需求呢。

只是堂嫂當我的面,嘲諷堂哥房事能力,甚至拿我作比較,著實的尷尬啊。

我可是她的小叔子,一個連女朋友都沒找過的純情男生,哪經得住她繪聲繪色的描述。

于是,我拍打著她的背,溫柔地哄她睡覺,不多時,嫂子發出勻稱的呼吸。

由于剛才激烈爭鋒,堂嫂胸口衣料被撕破一塊,根本遮不住白花花的春意,那兩點小粉紅,格外撩人,草,居然沒穿內衣?!

要是以前,我鐵定會乘人之危,但現在不同,堂嫂心里受了傷,需要好好呵護,萬一我的行為被察覺到,那就等于雪上加霜。

我小心翼翼抱起堂嫂,她的身體好軟好熱,仿佛是燙手的山芋,我盡量不想邪惡的東西,把她送進房間,蓋好毯子,然后把空調設在二十七度,這是最合適睡眠的環境。

尷尬的是,她抓著我的手指,不愿意松開,秀眉皺著,呢喃道,“陪我好不好?!?/p>

她多半做噩夢了,我又哄了一會,抽出了手,我要是留在這兒,說不準發生什么荒謬的事,因為嫂子太誘人,她好似一顆散發著迷人幽香的水蜜桃,我怕自己定力不夠。

做完這些,我回到自己房間,心里也是五味雜陳,原來昨天的甜蜜親切,只不過是假想,堂哥真的不像話,我還記得一清二楚,那會他們婚禮,堂哥信誓旦旦承諾,要一輩子對堂嫂好,現在成了過往云煙,可能城里的誘惑多,能考驗一個男人的良心。

昨晚我是夜不能寐,今天睡得可香了,在夢中,我吃到最正宗的天津狗不理包子,皮薄餡軟,鮮嫩多汁,一個包子大得手都握不住,似乎我沒帶錢,老板娘不給我拿走。

朦朧中,聽到堂嫂的哼嚀聲,我又覺得鼻子好癢,迷迷糊糊睜開眼,發現堂嫂近在咫尺,她臉上盡是期待。

“嫂子,這個狗不理包子可好吃,你來嘗嘗?!蔽遗擦藘上?,沒啥作用,只感覺又酥又軟,下意識看了眼,天哪,這哪里是狗不理包子?明明是我魂牽夢縈好久的玩意。

“捏夠了沒有?”堂嫂臉頰發紅,像能滴出水一樣,透著淡淡的月光,美得如同仙女下凡,卻又在我身旁。

“我,我不是”我緊張的話都說不順溜,忙著松開,我滴個乖乖,堂嫂還是穿那件破裂的睡衣,該看的,不該看的,我全看了。

堂嫂不是睡著了嗎,怎么跑到我的房間?而且她身上散發著酒味,我大致想明白了,多半她驚醒過來,想到堂哥那事就來氣,然后喝的神志不清,爬上了我的床。

“對不起,我以為在做夢?!蔽疫B忙道歉,此時她春光乍泄,卻沒有遮掩的打算,搞得我只好轉過頭。

我是個有原則的人,先前約定的目標還沒達到,怎么稀里糊涂就摸上了。

“沒事,這是獎勵你的,嫂子還想給你一個禮物?!彼┛┌l笑,不經意間展現出來,那種小嫂子獨有的風騷嫵媚,隱隱地,我有一種預感。

“不用那么客”我還說完,嫂子突然坐在我身上,柔軟火熱的臀瓣,勾起了我內心深處的渴望,但我又本能的緊張。

“嫂,嫂子,你要干嘛?!”此時的我,成了熱鍋上螞蟻,看到她臉上壞壞的笑容,我覺得自己在明知故問。

“跟你鬧呀,傻瓜?!碧蒙┱f著,伸出芊芊小手,想要解我衣服,“別別別,嫂子,你喝多了,需要冷靜一下?!?/p>

雖然我在勸她,但喝高了的堂嫂,活脫脫是個女流氓,沒有絲毫停頓。

“沒喝多,我很清楚自己在干嘛?!闭f完,她抓住我的伙計,兩天沒那啥,我倒是想念她的小手,但我很明白,現在是怎么個情況。

堂哥做了虧心事,動手打她不說,還搶走金飾品,堂嫂一顆心支離破碎,對他起了恨意,在酒精催化下,想到了我,其實小夫妻吵架,很容易形成一個攀比心理,堂哥既然讓她蒙羞,她就要堂哥頭上綠油油,完全是報復心作祟。

暗暗嘆了一口氣,心理更加同情堂嫂,但絕不能借機對不起堂哥。

“不要,堂嫂?!蔽艺娴呐铝?,漂亮女人耍起流氓,很難有招架之力。

“切,嘴上說不要,身體比誰都誠實,沒關系的,戴套整,這樣也不算真正接觸,你心里好受點?!碧蒙┍┞斆?,一下看出了我的顧慮。

什么戴套啊,那種事,發生就發生了,干嘛要自欺欺人?堂嫂一直在撓我癢癢,作為一個山里出來的孩子,我能不起反應?

“別,堂嫂,給你提供面膜可以,但這種事,萬萬不能?!蔽覒B度十分堅決,堂嫂愣了愣,好奇的問我,“是不想,還是不能?”

她這個問題,比什么競賽題還深奧,面對這樣火辣辣的女人,我說不想,傻子都不信,但要是承認想了,堂嫂一定會順藤摸瓜,我嘴上說不過她。

“不想,也不能?!蔽乙贿呎f,一邊輕輕推開她,準備去沙發睡。

堂嫂不同意,扯著我的手,輕輕搖頭。

“不行,你去哪兒,我去哪兒,小風,連你也要丟下嫂子嗎?”她委屈巴巴道,淚光在眼眶里打轉,本來就是小媳婦,哭起來那股子幽怨,殺傷力真的無敵。

我竟不忍心拒絕她,哎,女人是脆弱的動物,最初她的冷冰冰,只是掩飾著自己處境,不愿意被我知曉,畢竟家丑不可外揚。

“好好好,那我們一起睡,行了吧?!蔽覍嵲谝姴坏门丝?,感覺自己罪惡滔天,然后我拿來了一床薄被子,又去廁所擼一發,這樣一來,短時間我不會有想法。

堂嫂是個過來人,她很快察覺我的異常,突然啪的一下,給了自己一耳光,這種舉動,嚇壞了我,直接坐起身來,“怎么啦,嫂子?”

“有沒有覺得我又賤又臟?”堂嫂反問道,咬著嘴唇,臉色蒼白。

“沒沒,怎么可能啊?!蔽疫B忙搖頭,嫂子又給了一巴掌,我急忙拽著她的手腕,任由她怎么掙扎,都起不到作用。

這女人心,海底針,前一刻還風平浪靜,下一秒天崩地裂啊。

“嫂子,你別這樣,行嗎?”我懇求道,酒精這個害人的東西,明明堂嫂很穩重,此刻卻表現出截然不同的一面。

過了一會兒,她漸漸平復,“恩,睡吧,既然你嫌棄我,就不會再讓你為難了?!?/p>

這話屬實的扎心,怎么就成了嫌棄,說句不好聽,堂嫂的洗澡水我都樂意喝,只是立場不同,觀念不同,我不能一時糊涂,做出悔憾終身的事。

慶幸之余,我心底又有一種強烈的失落感,好像在也沒機會,跟堂嫂百無禁忌的玩耍。




人人看人超碰人人另类_最近2018中文字幕国语_日韩精品无码人妻免费视频_九九久久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