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書荒慌 > 都市校園 > 都市日常 > 《今夜不設防》
第七十九章 柳潔的悔意

第二天去學校,劉雨涵還問我,有沒有交住宿費。

我說沒有,她就問我,要不要錢,直接被我拒絕了,劉雨涵微微驚訝,看到我一身傷疤,她似乎明白了什么,勸我不要白費力氣,反正柳潔是她的。

我氣的渾身發抖,對她是恨之入骨,一直想著報復,卻又無從下手,因為我害怕,自己一個不慎,又被劉雨涵抓住機會,到時候反咬一口,柳潔會對我徹底失望。

直到國慶放假的前一天,我像往常一樣,吃過晚飯準備去上自習,在校門口,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,原來是郝建,他也發現了我,嬉皮笑臉走過來,他手里捧著必勝客全家桶。

“小弟,好久不見!”郝建跟我打招呼。

“嗯,老哥,又來看劉老師啊?!蔽覒寺?。

“對,這是給她的,你放在辦公桌就行,如果她問起來,就說外賣員交給你的,明白嗎?”郝建叮囑道。

“為什么?”我沒弄懂他的意思,不是他買的嗎,還是說,劉雨涵點了這個外賣,那也應該是外賣員送,怎么到了郝建手里,這不等于脫褲子放屁,多此一舉么?

“別問那么多,這錢你拿著?!焙陆◤亩道锬贸鲆豁硩湫碌拟n票,少說有幾千塊,本來就是借花獻佛的事,還有這么多報酬,我一下就心動了。

“好好,我去咯?!蔽覙泛呛鞘障铝?,根本沒往深處想。

直接到了辦公室,沒見著劉雨涵,可能開例會去了吧,一般放假前夕,要安排的事情也很多,然后我把全家桶放她桌上,美滋滋去了教室。

現在有點小錢,我也不知道干嘛,以前有個小女朋友,可以帶她吃喝玩樂,要是帶著嫂子瀟灑,又怕被熟人撞見,畢竟在公共場合,就得時刻保持分寸。

其實,我很期待,柳潔能主動跟我道個歉,那樣我一定毫不猶豫原諒她,然后告訴她,劉雨涵親近不得,這臭屁娘成長環境太黑暗,以至于在她眼里,天下烏鴉都一般黑,根本不懂,我和柳潔的感情。

可是,柳潔始終沒有找我,放學后她就背著小書包,去了辦公室,不用想,又是找劉雨涵玩了,我都不知道,她們進展到哪一步,也不敢往那方面想,因為兩個貌美如花的女孩,在一起纏綿悱惻,想想都硬了。

如果能改變劉雨涵的性取向,倒是個不錯的選擇,我感覺,郝建應該不傻,接觸劉雨涵半年多,難道他察覺不出來劉雨涵的異樣,還要窮追不舍,死纏爛打,想要劉雨涵動心,那無疑是鐵樹開花,公雞下蛋。

還是說,他在追求一種刺激感呢,把一朵純真的百合,變成自己的玩物,靠,想想我又硬了,說來也是,郝建算個成功人士,不說多么富有,至少身邊不會缺乏美女,可能太容易得到的女人,反而保持不了新鮮感和溫度。

走到半路,手機突然震動了,我以為是什么騷擾短信之類,沒多久,傳來嘟嘟的視頻聲,拿出手機一看,居然是柳潔給我發視頻。

臥槽,難道這小娘們想明白了?百合終究修不成正果,得靠我的長槍一戰,才能有個小寶寶,還沒等我反應過來,視頻就取消了。

“救我,劉老師的宿舍!”這簡單的一條消息,給我帶來不小的沖擊,當然,只過了大概三秒鐘,消息就撤回了。

什么情況???我直接彈過去一個視頻,很快被拒絕,在彈就沒人應了。

嗎的,一定遇到麻煩了,我急忙往學校趕,一種不祥的預感,涌上心頭。

我一路狂奔,如同脫韁的野馬,本來十分鐘的路程,愣是兩三分鐘就跑到了。

我直接沖向了教師公寓,這棟樓正好對著我們教室,平常有男同胞,拿著望遠鏡偷窺,經過他們的耳濡目染,我知道劉雨涵宿舍靠五樓的東邊。

不過門反鎖著,還好是那種老式鎖,緊緊拽了幾下,門就有些搖搖晃晃,我猛地踹了一腳,直接破門而入,客廳里的小音箱放著歌,茶幾上的全家桶,似乎吃了不少,但沒見著人,

我快步走到房門口,眼前的局面,瞬間驚呆了我。

此時,劉雨涵躺在床上,她的衣服被撕碎了,大片雪白的肌膚裸露在外,那飽滿的豐挺,由于急促呼吸一晃一晃,她不停撫摸著自己,一雙大白腿不停摩擦著,她的小內內被扔到地上,看得我是口干舌燥。

臥槽,居然沒有毛毛?!這難道是傳說中的白虎!

而柳潔就躺在邊上,也好不到哪去,她的衣服還算完整,只是迷離的眼神中,泛起了絲絲淚光,嘴里輕輕喊著,“小風哥,你在哪,快來救救我,人家知道錯了,再也不貪玩了?!?/p>

顯然,二女都沒有察覺我的到來,這什么情況???

在我驚愕不定之際,身后傳來一陣歌聲,“太陽出來我爬山破,見到妹妹就摸一摸,摸得妹妹”

他沒有唱完,就發現了我的存在,“啊,老弟,你,你怎么來了?”

沒錯,這人就是郝建,他一絲不掛出了衛生間。

“老哥,你很穩啊?!蔽也[著眼睛,聯想到之前的全家桶,如果沒猜錯的話,那些東西一定被郝建做了手腳,媽了個雞兒,他真夠陰險,特意叫我送,如今劉雨涵和柳潔都發作了。

他就趁機爽歪歪,如果不是我及時趕過來,后果不堪設想,當時我抱著全家桶進學校,攝像頭全拍下來了,到時候追究起來,我絕對是難辭其咎,為了幾千塊,這輩子都要陷入黑暗中,本來爹娘才走,在闖禍的話,他們真要氣死了。

況且,他想強上劉雨涵就算了,干嘛要帶著柳潔,她可是我的女朋友,現在也沒跟我說分手,之前一定是她發的消息,不過被郝建察覺到了,及時阻止了她,我發現,柳潔臉上有一個觸目驚心的巴掌印,多半是挨了打。

在心智不清的狀態下,柳潔近乎本能地呼喚我,足以證明,她很在乎我,可能一時糊涂吧。手機用戶:m.shuhuanghuang.com 免費熱門小說就來書荒慌




人人看人超碰人人另类_最近2018中文字幕国语_日韩精品无码人妻免费视频_九九久久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