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書荒慌 > 都市校園 > 都市日常 > 《今夜不設防》
第九十四章 中計了

“涵涵姐,你多慮了,我們沒那么無聊呢,每個人都有煩惱,別看我是個富家女,我也有苦楚呀,我擔心小風哥會移情別戀,擔心我爸給我找后媽,哎”柳潔搖頭晃腦道,小臉浮現一絲焦慮。

我愣了愣,隨之反應過來,原來柳潔的媽媽,在她小時候,因為一場車禍意外去世,從此柳潔就失去了母愛的滋養,雖然她爸盡可能彌補,卻是代替不了細膩如水的母愛。

所以從某種程度上,柳潔和劉雨涵算是同病相憐,難怪她們不聲不響成了關系特殊的閨蜜,不過,柳潔說出這些,我比較驚訝,她經常笑容燦爛,看起來似乎沒心沒肺,實際是為了掩藏心底的悲哀。

只是說,相對劉雨涵的經歷,柳潔十分幸運,至少她沒受過什么委屈,除了在我身上,先前向我告白的時候,吃了一鼻子的灰。

還好,我們經歷了挫折的考驗,如今也稱得上修成正果,該發生的,不該發生的,全都發生了。

“臭婆娘,樂觀點,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,你遇到我,就是一個轉折點!”我眉開眼笑說,不由得拍了拍她的手背。

“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!我休息好了,走吧走吧?!眲⒂旰藗€白眼,縮了縮手。

對于我動手動腳的行為,她已經見怪不怪了,我感覺,這就是成功的第一步,畢竟萬事開頭難,讓我感到刺激的是,一旁的柳潔沒有埋怨我,反而一直在鼓勵慫恿著我。

看的出來,這小娘們犧牲也挺多的,當時在劉雨涵的宿舍里,她為了挽救劉雨涵,心甘情愿地“分享”我,試問有幾個妹子具備這種寬容大度,真是撿到寶了。

改天找機會,跟柳潔一起看看島國小片片,還不是美滋滋,我發現柳潔在這方面,幾乎是零經驗,她像一只嬌羞的小白兔,盡可能迎合著我,為了讓我享受到占有的樂趣,也是蠻拼的,這樣并不是什么好事,男女進行魚水之歡,最佳效果是雙方都沖上云霄。

不能光是我一個人舒服,那樣心里愧疚,相比之下,劉雨涵完全不一樣了,她內心的那份狂野,平常一點都察覺不到,在床上就得到充分的釋放,如同一只發情的小母狗,盡情在我身上索取,當她放下那份羞澀和矜持,投入狀態之后,簡直叫我欲罷不能,瞬間覺得什么島國片的男主角都是浮云,小爺才是NO.1。

當然,這種事情來日方長,只要我好好調教下,柳潔也能從一個溫順的小貓咪,變成噬精狂魔,嘿嘿,想想就一陣小激動呢。

說實話,陪女人逛街,是一件很蛋疼的事,以前我還不覺得,現在是啞巴吃黃連,有苦說不出,她們倆為了一個幾塊錢的小飾品,能挑選十幾分鐘,更不要說買衣服啥的,看的我都無語了。

我索性玩起了手機,之前帶柳潔玩王者榮耀,也算入門了,反正跟在她們后邊,也不容易出什么差池。

正好輪到一波激烈的團戰,我準備大殺四方,所向披靡之時,“哎呀?!蓖蝗?,前邊傳來柳潔的驚呼聲,我抬起頭來,定眼一看,原來她的包包被拽走了,那個小偷狂奔不斷。

“草,站住?!蔽叶挷徽f追了過去,這尼瑪光天化日,居然敢搶劫,日他仙人。

雖然小偷跑了一段路,但我的速度不慢,緊隨其后,“你個瓜娃子,別讓我抓住你,不然用硫酸泡你的吊?!蔽伊R罵咧咧喊道。

小偷一聽,頓時慌了陣腳,他把包包往空中一拋,鉆入了人群中,我加快步伐,順勢接住了包包,并沒有打開的痕跡,咦,這個小偷,真是脫褲子放屁,多此一舉啊,明明要搶劫,為什么中途放棄,難道被我惡毒的語言嚇到了?

越想越對勁,突然,我腦海里冒出一個大膽的猜想,“不好!”

媽個雞兒,這小偷的行為,說明了一個問題,很可能是調虎離山,我急忙趕回去,根本沒找到她們的身影,我給劉雨涵打了個電話,能夠打通,卻一直沒人接。

臥槽,絕對遇到麻煩了!我在之前的地方,抓著人就問,剛才不少人看熱鬧,他們指了個大概的方向,我順著方向找去。

但跑了一會兒,出現多個岔口,頓時我就失去了方向,再次給劉雨涵打個電話。

在我準備掛斷的時候,“喂?!彪娫捘穷^,傳來一個陰沉的男聲。

我心里咯噔一下,“你是誰,別傷害她們!”

“啊?!眲傉f完,我就聽到一個驚慌失措的女聲,是劉雨涵!

“呵呵,小子,別緊張嘛,等我用完了,就把她們還給你,這么正點的妞兒,我疼愛還來不及呢,怎么舍得傷害?”那道男聲再次響起,給人一種涼颼颼的感覺。

“草,你要是碰她們一根毫毛,我廢了你!”我一下明白了,自己掉進了圈套,先前搶包包的小偷,不過是個誘餌,真正的目的是劉雨涵和柳潔。

“廢了我?你以為我會怕?!”那家伙不以為然,透露著一股嘲諷。

“我可提醒你,柳潔是我的女朋友,她爸是云城有頭有臉的人,如果你做了什么糊涂事,恐怕以后沒有立足之地?!蔽疑钗艘豢跉?,越是關鍵的時候,越要冷靜的對待,盡管現在我渾身發毛,卻是強忍著怒氣。

想辦法穩住對方再說,一旦他胡作非為,那就是無法挽回的后果,不管是柳潔,還是劉雨涵,如果遭到了猥褻,無疑是一種心理和身體上的雙重折磨。

“嘖嘖,剛才不是口氣挺硬的,現在知道跟你商量了?來,現在狠狠抽自己的耳光?!彼岢隽艘粋€條件,現在我站在馬路口,抽耳光他能知道?

毫無疑問,這是一個極為重要的線索,但我又不敢,明目張膽的審視,怕被對方察覺到。

“你發愣是吧?”那人有點不耐煩。

“啊,你個禽獸?!贝_實是劉雨涵的聲音,還聽到一陣布料撕裂的聲音,我如同熱鍋上的螞蟻。

“啪啪?!焙莺莩榱俗约簝上?,也不管對方能不能看到。手機用戶:m.shuhuanghuang.com 免費熱門小說就來書荒慌




人人看人超碰人人另类_最近2018中文字幕国语_日韩精品无码人妻免费视频_九九久久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