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書荒慌 > 都市校園 > 都市日常 > 《今夜不設防》
第二百四十三章 罪有應得

這番話,回蕩在二樓,眾人臉色古怪,對視一眼,可謂是忍俊不禁,先前任強一口一個老鐵,照他這么講,二人就是嫖友關系。

鄭副局老臉發紅,感受著四周玩味的目光,他氣急敗壞沖過去,“讓我先出出氣?!?/p>

說完,不等任強反應,猛地一腳踢中他的大腿,正好是槍傷處,這一招無疑是雪上加霜,任強疼的抽搐翻滾,說不出的滑稽。

這家伙真是傻,到了情急關頭,哪壺不開提哪壺,鄭副局好歹有些身份,更何況一幫下屬都在,被他們知道,副局原來多年前就有嫖娼的嗜好,還是個名副其實的不舉男,這面子往哪擱???!有些事兒,可能他的下屬心照不宣,可是作為副局長,他要以身作則,過去的事也無從追究,但往后,他就得小心翼翼,指不定被人舉報了。

也難怪鄭副局火冒三丈,本來他就有點泥菩薩過江的意味,哪里顧得上任強。

“叫你胡說八道,嘴賤?!碧咄炅酥?,鄭副局拽著他的衣領子,狠狠抽了幾個大嘴巴子,一頓折騰過后,任強直接成了豬腰子臉,恐怕熟悉他的人,都難以認出來。

看鄭局長色厲內荏的樣子,多半有這些陳年舊事,我們倒是沒嘲笑他,等到他揍得差不多,輪到小混混們上,不過任強似乎陷入暈厥,有個小混子很來事,解開褲腰帶,對著任強的臉放水,這一尿三千丈,驚得他措手不及。

“啊?!比螐姵鲇诒灸艿亟袉疽宦?,結果尿進了嘴里,嗆得他半死,整個人也清醒了不少。

“喂,撒尿的那個誰”我喊了一聲,小混子微微忐忑,轉過頭來。

“干的不錯,以后多多培養?!蔽衣詭з澰S,黑衣人連忙點頭,那小混子也松了口氣。

突然,我想起一樁事,“鄭副局,這家伙涉嫌拐賣兒童,等收拾完了,你帶回去好好盤問下,該怎么懲罰,絕不能心慈手軟,知道嗎?”我拍了拍副局的肩膀,他急忙答應,說的是義憤填膺。

“好,對于這類喪心病狂的人,我們一直是嚴懲不貸?!?/p>

任強身子發抖,面如死灰,畢竟挨一頓打,頂多就是住院一陣子,要是送進去,那沒個幾年,是不可能出來的,這其中的利害關系,他自然心知肚明。

“撲通?!比螐姽虻乖诘?,一把鼻涕一把淚說道,“兄弟,不不,親爺爺,我真的知道錯了,求求你,放過我吧,我給你磕頭,當牛做馬都行啊?!?/p>

“呵呵,你該道歉的人不是我?!蔽业闪怂谎?,很是冷漠。

任強挪動著膝蓋,就這樣慢吞吞爬到劉雨涵面前,“丫頭,爸,不不不,我這些年也經常反思,當初對你太苛刻,其實呢,我想方設法的找你,主要是想說一聲對不起,哎”

任強這臉皮簡直厚如城墻,其實我和他沒什么深仇大恨,只要劉雨涵能走出心理陰影,真正擺脫童年的陰暗,那樣她才能真正快樂起來。

我從日記里看過,那幾年痛苦的回憶,每一天都是度日度年,她只要有一點沒做好的地方,任強就是又打又罵,而且劉雨涵不能辯駁,否則只會更慘,恐怕任強做夢都沒想到,時隔多年,他們再次見面,卻是角色互換,正所謂三十年河東,三十年河西,這也算造化弄人。

望著任強布滿懺悔的豬臉,劉雨涵神色異常復雜,微微沉吟,“當年販賣我的那個人,你有沒有他的聯系方式?!?/p>

“丫頭,那會才九幾年,手機都沒有普及,哪來什么聯系方式?!比螐娨荒槍擂?,他也明白劉雨涵的想法,這么多年過去了,她父母還在不在都是個問題,當然,這是劉雨涵心底的疙瘩,或者說埋藏已久的執念,這倒是人之常情。

本來劉雨涵還抱著一絲念想,任強的話像是潑了一盆涼水,瞬間刺激到了她,有點搖搖欲墜的感覺,還好坐在椅子上,她神情呆滯說,“那你就進去待著吧?!?/p>

“丫頭,你怎么能這樣對我,要不是我的養育之恩,你能有今天的輝煌?不知道感恩就算了,還要親手把我送進去!陪老子一起下地獄吧?!比螐娫掍h一轉,手中閃爍著寒芒,原來他從口袋里,摸出了一把彈簧刀,飛快地刺向劉雨涵的小腹。

這臭婆娘還沉浸在悲傷中,根本沒有反應過來。

“啊?!边@些人都嚇壞了,俗話說得好,狗急跳墻,兔子急了還咬人,更別說是任強。

他遭受了一頓屈辱,還要進去吃牢飯,這是一種心理和生理的雙重摧殘,毫無疑問,他今天過來,是想威脅劉雨涵,從而得到充分的利益,像劉雨涵這樣貌美如花的女人,隨便找個有錢人,絕非難事兒,任強就是看中這一點,才弄出什么包養三年的破爛合同。

可是,一切超出了他的預想,甚至他的老鐵,還一頓痛打落水狗,再加上一些嘲諷挖苦的言語,深深刺激了任強的自尊心,他才急了眼,想拉一個墊背的。

“砰?!蔽沂炙亠w快,瞄準了任強的手腕,一道槍聲傳開,只是下一瞬,任強拿著彈簧刀的那只手腕,出現了一個觸目驚心的小窟窿。

劉雨涵尖叫一聲,嚇得花容失色,急忙朝我走來。

“我的媽呀這個槍法太精準了吧?!?/p>

“簡直是百步穿楊的神射手!”

“他是不是專門練過的啊?!?/p>

那些小警察都驚呆了,畢竟跟著十多米,我卻依舊瞄的很準,因為小時候,我喜歡拿彈弓打鳥,再加上步入了明勁期,各方面感官空前的敏銳,任強速度雖快,在我眼里,如同蝸牛一樣,幸好我手里拿著槍,否則要出大事了。

剛才我遲疑了一瞬,在考慮要不要打爆他的頭,但那樣場面太血腥,況且我還是個學生,從沒有殺過人,這是一種內心的抵觸,省的被人抓住把柄,這是公共場合,開槍就已經越線了,不能那么暴力。

“你這家伙,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?!蔽移财沧?,冷嘲熱諷道,把槍還給了鄭副局,他腦門一層熱汗,明顯怕我亂來。

盡管開了兩槍,可我的行為,被歸納到懲奸除惡,正當防衛的范疇,鄭局長非但沒有找我麻煩,還說要整個表彰,這種有關系的感覺,就是不一樣。手機用戶:m.shuhuanghuang.com 免費熱門小說就來書荒慌




人人看人超碰人人另类_最近2018中文字幕国语_日韩精品无码人妻免费视频_九九久久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