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書荒慌 > 都市校園 > 都市日常 > 《今夜不設防》
第二百五十四章 危在旦夕的堂哥

這可不是賭氣的話,做人要有點骨氣,錢固然是好東西,但不能因為柳展鵬有錢,就隨意踐踏我的自尊,當然,我嘴上說再多,都是空口無憑,必須通過實際行動來證明。

嫂子微微沉默,“哎,你這脾氣,真夠倔的?!?/p>

“怎么,不喜歡這樣的我???”我好奇地問。

嫂子輕輕搖頭,美眸蕩漾著愛意,“非但沒有不喜歡,還有點欣賞,你這小小年紀就能不為五斗米折腰,哪像你堂哥,見錢眼開,什么缺德事都做得出來,簡直是天差地別?!?/p>

那嬌媚的容顏,激起我的一腔柔情,摟著她曼妙的腰肢,堵上了火辣的紅唇,嫂子很快招架不住了,上次跟她瘋狂,被小櫻桃打斷了,這回屋里只剩我倆,可以盡情瘋狂了。

我猴急地褪去她的衣物,那白皙如玉的肌膚緩緩裸露出來,給了我不小的視覺沖擊,一邊脫衣,一邊親吻著她的身體,嫂子也很來事,迎合著我的同時,還溫柔地幫我寬衣解帶。

還好,她沒有過分的追究小櫻桃那事兒,否則我也難以解釋清楚,在嫂子的刺激下,很快我有了反應,抱著她進了房間,嫂子修長的大白腿,搭在我的肩上,完美無瑕的胴體,霸占著我的視線,彌漫出無邊的春意和誘惑,我呼吸急促了不少,吞了吞口水,盡管嫂子的桃花源地,早已是水漫金山,我倒是不著急,握著大家伙,上下磨蹭著,眼看要進去,又往后縮了縮。

這種舉動,撩得嫂子欲罷不能,忍不住掐了掐我的手臂,“你這小壞蛋,快點進來嘛?!?/p>

面對嫂子催促,卻又略帶乞求的語氣,我心里升起了一陣快意,先前對我興師問罪,用這樣的方式懲罰她,不失為一個辦法。

經過一番前戲,本來就很濕潤,這種欲求不得的挑逗,讓她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蕩婦,其實,每個男人心底,都有一種對完美女人的詮釋,正所謂在外像貴婦,在家像主婦,床上像蕩婦,就是一個很好的定義,而且只對自己男人蕩漾。

顯然,嫂子就是這樣的女人,我感到非常榮幸,幸好到了城里念書,否則嫂子注定是個悲劇,她的忍受能力有限,堂哥那樣壓榨,又不是一顆搖錢樹,遲早有崩潰的一天。

我看她實在受不了,剛準備大鬧水簾洞的時候,一陣輕快的鈴聲傳來,打破了屋內淫靡的氛圍。

本來,我想假裝沒聽到,繼續辦事,嫂子卻用腿輕輕蹬開了我,“你這個小壞蛋,故意捉弄嫂子,小心待會不跟你做了?!?/p>

說著,她快步去拿手機,留下一臉尷尬的我,很快嫂子接通了電話。

由于在房間里,我下意識涌動著氣勁,凝聚到耳部,電話內容聽的是一清二楚。

“喂,你好,請問是莊棟梁的家屬嗎?”是一個甜美的女聲。

“對,有什么事嗎?”嫂子疑惑問道。

“莊棟梁先生遭遇了車禍,目前在我院緊急搶救,如果你有空的話,請盡快過來一趟,不然可能影響到搶救進度!”那女的接著說。

“什么?你再說一遍!”不難聽出,嫂子驚詫的語氣,連我心跳都慢了半拍。

堂哥出車禍了?臥槽,這也太突然了吧,這電話的真實性,有待確認,嫂子只能帶上我,驅車趕到第一人民醫院。

果然有這回事,堂哥正在搶救室里,醫院等著家屬來交錢,總共大概一萬的費用,我也沒讓嫂子掏錢,反正我有十幾萬的存款,果斷刷了卡。

我倆緊張兮兮的等候在急救室門口,這突如其來的消息,簡直讓人措手不及,醫院的人也通知了堂叔,他還在來云城的路上,我和嫂子對視了一眼,流露出一種莫名的緊張和擔憂。

盡管堂哥是個攪屎棍,算計過我,也欠下一屁股債,可我沒有多恨他,說起來我跟嫂子暗度陳倉,做了堂哥不能做的事,還讓嫂子懷上我的孩子,雖說在不知情的狀態下做了事,但我心底,是很喜歡嫂子的,只因她的舉動,一步到位地促成了我們。

本來,嫂子對我來說,是沒有人能代替的,哪怕我要承擔一百多萬的損失,都沒所謂,至少我有不錯的經濟來源,只需要一些時間,就能徹底償還,如果涂芳芳逼得緊,大不了跟馮頭開口,這筆錢他肯定能拿出來。

只是目前處境比較特殊,跟我交好的血狼堂,可謂是人人自危,我相信,只要戰勝了趙文特,別說是一百多萬,就是數百萬,馮頭也會毫不猶豫給我。

但這筆錢,能換來嫂子,我覺得太值了,堂哥能老老實實的,不逼著她去打胎,就是最好的回報。

沒想到,他猝不及防遭遇了車禍,聽小護士說,送來醫院的時候,渾身都是鮮血,撞的還不輕,這就比較郁悶了。

我看得出來,嫂子還是有點揪心的,好歹幾年的夫妻感情,她心底埋下了怨恨的種子,但也不是說斷就能斷。

說起來,堂哥算是我和她之間的紐帶,如果堂哥有什么三長兩短,我們的親戚關系,就不復存在了。

大概過了半小時,門口的急救燈滅了,沒多久,一個白大褂推門走出來,神色凝重,“哪位是患者的家屬?!?/p>

“我,我?!鄙┳蛹泵φ酒鹕?,跟我一起快步走去。

“怎么樣了,醫生?!?/p>

“咳,患者的情況不容樂觀,五臟六腑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損壞,再加上腦溢血,我們也只能延緩他一兩天的時間,節哀吧?!贝蟀讙烀嫔珶o奈。

哇擦,他這話的意思是,堂哥命不久矣???我心頭一顫,有種說不出的滋味,好歹從小一起長大的,直到堂哥前些年來城里,才漸漸少了聯系,這好端端一個人,說沒就沒。

嫂子的心情也好不到哪去,不一會兒,堂哥被推了出來,只見他臉色蒼白,目光無神,嘴里喃喃著,“好狠,你好狠啊?!?/p>

也不知道他在說誰,聽得我菊花一緊手機用戶:m.shuhuanghuang.com 免費熱門小說就來書荒慌




人人看人超碰人人另类_最近2018中文字幕国语_日韩精品无码人妻免费视频_九九久久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