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書荒慌 > 都市校園 > 都市日常 > 《今夜不設防》
第二百五十八章 這個老淫棍!

他們辛苦了大半輩子,我有了報恩機會,自然要竭盡所能,盡管卡里有十幾萬,可經過一番權衡,只拿了五萬,太多的話,他們也不相信,少了我又過意不去。

“放心吧,爹娘,以后我掙大錢養你們,那些重活盡量少做,沒錢的話,跟我開口就行,對了,別再給我轉生活費了,我還有錢,去一趟鎮上也不容易,還得托人幫忙?!蓖麄儼l白的雙鬢,我心里不是個滋味,記得很清楚,上次堂叔過來,爹娘特意讓他捎了兩千塊,一沓皺皺巴巴的錢,全是他們早出晚歸,辛勤耕耘所得,我也舍不得花。

“好好,孩他爹,看到沒,風子長大了?!蹦餄M臉笑意,扯了扯老爹的袖子。

“你這毛小子,我和你娘過得挺好,要你養做什么,自己有錢就攢著,以后出人頭地,說不定要在云城買房子,我和你娘還能想辦法幫點,不過還早,你才高三,怎么著也得大學畢業,工作穩定吧,別好高騖遠,一步步來,這城里可不比村里,村頭到村尾全是熟人,你任何時候,要低調謙虛,這樣才能更好得立足?!崩系告傅纴?,他很少這樣語重心長跟我講話。

盡管沒念過書,可他為人處世的方式,還是值得我學習的。

我連忙點頭,記在了心里,“對了,你是不是該換個地方???”老爹冷不丁問。

其實我也明白他的意思,先前我暫住在嫂子家,是因為有堂哥這層紐帶,現在堂哥走了,常住也不太合適,我不愿意在這件事上起爭執。

“嗯,我也是這樣想的,最近學校在調整床鋪,各個年級的分到一起,大概月底就有空位,我到時候搬去?!蔽尹c點頭,假裝同意了,省的爹娘有什么疑心。

家里最近在播小麥,他們已經訂了下午的火車票,老爹見到我的乖巧,滿意地點頭,出了銀行后,我帶著二老,去了一趟百貨商場,一人買了兩套像樣的衣服,還有新鞋,一大堆補品,以及火車上吃的東西。

東西太多不方便拿,順帶買了兩個旅行箱,我很了解他們,哪怕給了錢,也不會亂用,無非是存起來,所以有必要親自來買,他們嘴上說太多了,但臉上掩飾不住的開心笑容,我心情愉悅了不少,這是一種無法言喻的成就感。

隨便在附近吃了些特色菜,我就打了一輛車,把他們送到火車站,做完這些,我才回了嫂子家。

雖然這三天陸續有親戚來拜祭,但我沒有耽誤練功,趁著夜深人靜,就抓緊時間修煉,我發現,隨著服用了洗髓丹,身體的變化逐漸顯露,哪怕一天一夜不合眼,我也感覺不到疲憊。

而且,丹田的氣勁鞏固后,越發凝練,隱隱地有一種突破的跡象,但又有點捕風捉影的感覺,始終是抓不住那個點,我也不著急,不久前才踏入的明勁初期,練功講究的是循序漸進。

我到了家門口,剛準備推開門,就聽到一陣對話聲。

“小梅,你是我的兒媳婦,現在棟梁走了,以后就是咱倆過日子了,你遲早要從了我,又不是小姑娘,矜持個什么呀?!边@是堂叔的聲音,透露著一股子猥瑣。

哇擦,這個老淫棍,在村里玷污了我曾經的女神王寡婦,現如今堂哥走了,就起了花花腸子,王寡婦雖然浪蕩帶勁,但身材和臉蛋跟嫂子差遠了,作為一個退休的老村長,堂叔玩過的女人可不在少數,哪怕是有婦之夫的,他也能下得去吊。

正所謂上梁不正下梁歪,養不教父之過,這些話還是有點道理的,我都覺得,自己在感情方面是個糊涂蛋,跟劣跡斑斑的堂叔一比,簡直好太多了。

話說,這三天時間,堂叔一直跟我睡,小櫻桃依舊跟嫂子睡,我跟堂叔說,她是我的同學,因為我爹娘上午來,下午就走,所以沒見著小櫻桃,也省的我解釋。

堂叔看著大小美女,別提有多開心,今天爹娘叫他一起回去,堂叔說是在城里辦些事,原來是另有所圖,

“喂,請你對我放尊重點,我已經準備好了材料,等過幾天,就去辦理離婚手續,到時候跟你沒有半毛錢的關系?!鄙┳永碇睔鈮颜f道。

“哎喲,我說小梅,棟梁這尸骨未寒,頭七還沒過去,你就說這種話,不怕他托夢給你么?你以后跟我這個爹爹好生過日子,等我百年之后,這套房子不就是你的嗎?多少小姑娘稀罕呢,你可別不知好歹?!碧檬逵靡环N威脅的語氣說道。

“房子是我和棟梁的共同財產,他意外去世了,本來就屬于我的財產,什么叫做你百年之后?!麻煩你搞清楚點,我的意思是,等頭七之后?!鄙┳記]好氣說道。

“喂,李春梅,你這就過分了,我是他爸,不同意你繼承房產,你肚子里的孩子,都不是棟梁的種,憑什么?要么你就凈身出戶,要么當我的小情人,搞不好還能再生一個,別瞧我年紀大,絕對稱得上老當益壯!不信你瞅瞅”堂叔居然耍起了流氓,我比較了解他,在村子里,憑借著一張三寸不爛之舌,不知玩了多少婦女,堂哥沒了,他徹底沒了壓力,只想著瀟灑過完余生。

嫂子這么水嫩的女人,每天在面前晃來晃去,就動了歪心思。

“我為什么要凈身出戶,你兒子死之前,借了我二十多萬,那好,你還給我,房子我不要,行了吧?!鄙┳右彩莵須饬?。

“都這么份上了,你還給我提前,老頭子去搶銀行嗎?怪不得棟梁誤入歧途,你作為一個妻子,沒督促好她,有不可推卸的責任,哼,今天我就要替棟梁干你,真以為我老莊家的男人,都是軟蛋么!”堂叔露出淫穢的笑聲。

我頓時不淡定了,擰開門進去,堂叔的笑容定格住了,急忙收斂起來,跑到靈堂前,抱著骨灰盒開始痛哭起來。

“棟梁,你瞅瞅這個死婆娘,你走了才三天啊,三天就暴露了本性,硬要把你爸往絕路上逼?!笔謾C用戶:m.shuhuanghuang.com 免費熱門小說就來書荒慌




人人看人超碰人人另类_最近2018中文字幕国语_日韩精品无码人妻免费视频_九九久久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