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書荒慌 > 都市校園 > 都市日常 > 《今夜不設防》
第三百一十九章 矛頭所指

“我的女兒,好苦命啊?!闭赡改飵捉煅?,像在自言自語。

“哭什么哭,搞不好就是因為你昨天羞辱了副市長才鬧得如此地步,回來還跟我吹噓,自己多么牛,你真以為人家不會記仇???”老丈人氣洶洶喝道。

“臭老頭,怎么好意思怪我,要不是你沒跟著一起去,會變成這樣嗎?你還怪起我了!”丈母娘不由得爭鋒相對,伸手戳他的腦袋。

“啪?!彼臒o理取鬧,不僅激怒了老丈人,還換來一耳光,這下丈母娘直接被打蒙了,她有點難以置信,沒想到老丈人有這么大的火氣,要知道,這些年來,老丈人被她調教的服服帖帖,從來沒敢打她。

“你個死鬼,竟然抽我的耳光,還想不想過日子了!”丈母娘瞪大了眼睛,明顯是惱羞成怒。

出乎意料的是,老丈人也不甘示弱,“不過就不過,你以為我稀罕???這些年來,我受了多少窩囊氣,要不是看在小梅的份上,早跟你離婚了,來城里才多久啊,因為女婿有本事,你就變得目空一切,自命不凡,你咋不上天呢?!”雖然接觸的時間不長,但我真沒見過,老丈人如此硬氣的一面。

這些話,嫂子不好說,我更不方便講,而他作為多年的老伴兒,最有發言權,平常是一言不發,關鍵時刻,老丈人還是很有氣勢的,只不過他為了家庭的和睦,一直容忍,退讓,這也無可厚非,畢竟過日子,總要有一方遷就著點。

丈母娘老臉一紅,感覺很沒面子,她還想頂嘴的時候,我擺擺手,“少說兩句吧,別再添亂了?!?/p>

見到我開口,丈母娘識趣的閉上了嘴,正所謂家家有本難念的經,看似多年的老夫妻,也有許多難以啟齒的問題,當然,我覺得老丈人挺不錯的,不卑不亢,并沒有因為自己是個司機,就抱怨生活,反而積極向上,也沒像丈母娘這樣,潛意識里有著一步登天的想法。

剛才老丈人的呵斥,也透露著他的猜測,難道是副市長所為?我覺得,他應該沒那個膽量,因為我的敵人不在少數,也不好確定是誰,只能等曲局的回復。

大概過十幾分鐘,曲局就打來電話,因為事發地點是公共場合,地上的血跡,也被市民注意到了,第一時間就報了警,南城區警察局緊急行動,沒多久在火車站,截下了嫌疑人,曲局長這邊得到消息,通知南城區那邊,嫌疑人已經在轉移途中,讓我直接去東城區警察局。

我一陣大喜過望,這警察果然不是吃素的,當然,我不由得再三叮囑曲局,一定要保證嫌疑人的人身安全,要是中途出現什么問題,那就死無對證了。

曲局叫我放心,有專門的人監督,就算嫌疑人想尋短見,都沒有半點機會,我稍微松了口氣,跟二老打了聲招呼,火急火燎趕往東城區警察局。

沒多久,我到了曲局的辦公室,他面色凝重,嘆了一口氣,“小莊,你過來看看吧?!?/p>

盡管公園是公共場合,可也裝了攝像頭,而西城區警察局那邊,已經收集好了證據,并且以郵件的形式,發給了曲局。

很快,電腦上顯示當時的畫面,丈母娘和嫂子看著路旁的風景有說有笑,突然從側邊沖來一個黑衣青年,二話不說就開始捅人,丈母娘想阻攔他,胳膊被劃了一刀不說,黑衣青年還猛地推倒了她,手無縛雞之力的嫂子,挨了好幾下,鮮血很快染紅了她的身子,最后倒在血泊中。

我又忍不住哭了,真的,作為一個堅強的男人,我一直覺得,無論發生什么事,我都能淡定處之,哪知道,見證這一幕的時候,心痛的說不出話,只能用眼淚表達我的情緒。

這時候,一個小警察進來,說嫌疑人已經帶了過來,我眼中閃爍著駭然的冷芒,這是一種從未有過的惱火和殺意,這股強烈的怒氣,讓我忽略了丹田的變化。

此刻,丹田內的小黑球,散發著幽幽的紅光,伴隨著一股熾熱,抵擋著它周圍的冰晶,兩種強勢的力量不斷抗衡,隨著紅光的逐漸高漲,表面覆蓋的那層冰晶,有點支離破碎的感覺,不過周圍幾個陣眼,源源不斷加持著冰霜之力,從而牢牢地封鎖小黑球。

剛走出曲局的辦公室,“砰?!币坏篮翢o征兆的槍響,劃破了警察局的上空。

“啊?!蓖膺厒鱽硪魂囼}動,只見到,地上濺灑了幾滴血,而中彈的,正是那個嫌疑人,他臉上布滿難以置信的神色,撲通一聲,倒在地上,當場氣絕身亡。

“狙擊手!真他媽的吃了熊心豹子膽,在我警察局門口射死人,趕緊搜尋目標!”曲局驚呼一聲,那些小警察也有點亂了套,這也不能怪他們,平日里養尊處優,也就對付些小混子,突然遇到狙擊手這種殺人于無形的存在,自然是提心吊膽。

一時間,警察局上下躁動一片,我都郁悶壞了,之前就顧慮這個問題,好不容易嫌疑人送來了,剛下車卻遭到槍殺。

曲局感受到我的陰郁情緒,急忙安慰道,“小莊別急,線索還是有的,快快,把那家伙拖進來?!?/p>

現在驚現狙擊手,曲局也不敢出門,不過隨著這聲槍響,就變得十分寂靜,好像剛才的事,根本沒發生過一樣。

其實狙擊手這類職業,最佳的效果就是出其不意,第一槍準了,后續就考驗逃逸能力了。

這些小警察亂作了一團,有的在找目標,有的下意識躲進來,反而曲局的話不好使了,我索性自己走出去,把嫌疑人的尸體拖進來。

從他身上,搜出了錢包還有手機,這兩樣東西,就是線索的來源,讓我感到喜悅的是,手機弄得是指紋鎖,都不需要破解,拿起嫌疑人的手指,輕松搞定了。

接著,曲局抽出了身份證,叫專門的刑警調查嫌疑人的身份,在死者的手機里,我發現了一些號碼。

“趙云飛,趙老爺子”

不多時,刑警那邊得到了結論,這家伙是趙云飛的走狗,也算趙家的一員,經常給趙云飛弄些小姑娘啥的,而且,他的微信聊天記錄也完全印證了這點。手機用戶:m.shuhuanghuang.com 免費熱門小說就來書荒慌




人人看人超碰人人另类_最近2018中文字幕国语_日韩精品无码人妻免费视频_九九久久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