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書荒慌 > 靈異鬼話 > 靈異神怪 > 《蛇妻》
第112章 你混黑我土匪

第112章 你混黑我土匪

“對!這家伙帶著人搜了俺家,家里面的三百塊錢不見了?!?/p>

“他小時候就色,偷看我姐姐上廁所!”

……

現在咱們要人有人,又有我牽頭。所有人漲了底氣,是如數家珍,把他的陳年破事兒,全給抖了出來。

給黑猩猩臊得一陣臉紅。

我要得就是這效果。直接對著眾人,喊了一聲,大家說該怎么辦吧?

那些家伙都是年輕人,一個個血氣方剛。之前敢怒不敢言,現在這么多人湊一塊兒了,立馬發飆。揮動著手中的東西,喊叫著,“懟死他!懟死這混球?!?/p>

黑猩猩嚇著了。朝著后面縮了縮,最后又來了老一套,跪著要喊爹了。一個勁兒的求饒,說兄弟們,兄弟們!對不住,對不住大家,咱這不是丟了媳婦,內心著急嘛。

我罵了一句,你丟了媳婦關我們鳥事?別說你是個私人,就是警察沒有搜查令,也沒資格搜人家家里面。黑猩猩,我可告訴你,今天你不給個說法,你和你這群嘍啰,全都得報銷在這兒。

黑猩猩沒招兒,只能求饒,并表示自己立馬出村兒,再不來惹事了。怕大家不同意,他還小聲的開導我,耗子??!你給說說,讓大家散了吧。畢竟麥花兒這事情,要是真捅出來,佳佳那邊知道了,你也不好過吧。

我瞄了一眼麥花兒,兩人同時臉色一紅。

當著眾人的面,我喊了一聲,這樣!你帶著你的人,滾出南坪村,還有賠償我們所有人的損失。否則,今天說破天了,你小子也要當“滾刀肉”。

一聽到有錢拿,那些人可起勁兒了,紛紛揮動著武器,喊叫著:“說,干不干?”

黑猩猩哪敢說一個“不”字。

賠償了大家的錢,尤其是麥花兒的,我要了大頭。她的胳膊不能讓人白看了不是,至少五百。

黑猩猩沒帶那么多錢,那就扒他們的行頭。西裝要了,西褲要了,皮鞋、皮帶全收了,不還有砍刀么?拿來,家里正好缺個劈材的。

不給?

兄弟們,棍棒伺候!

給黑猩猩他們扒得剩下一條褲衩,大家該散就散了??砂堰@伙人給氣瘋了,但也是啞巴吃黃連,有苦自己知。

村里那些年輕的伙計們,本來這一個個的,都是沖著酒肉來的。沒曾想到,跑了一趟,還訛到了錢,最次還撈到了一雙皮鞋呢。他們一個個都給我點贊!

這事兒按說我應該是干得漂亮了??墒?,俺娘知道之后,直接把我抓回家去,狠狠的就是一通數落。

她說譚耀明是我能得罪的人么?那家伙可是出來混的混子,別看著在村子里面,他吃了虧。但是,經過這事兒之后,肯定會記恨上我了。到時候,整出啥幺蛾子來,我承擔得起么?

我聽到這話就有點不樂意了。說俺娘咋這么膽小怕事兒呢?他黑的了不起???有種去造反啊,在我們這窮山村嘚瑟個啥勁兒。

俺娘頓時跳過來,揪著我耳朵,直接就罵上了。你小子是鬼迷了心竅,給那蛇女出頭吧?真當你娘是傻的???

我掙扎著,拍掉了她的手,狡辯的說,沒有的事情。我就是看不慣那家伙罷了!

俺娘嘆息一聲,說啥時候你才能懂事一點?現在你剛跟佳佳訂了親,不能再像是以前了。

我就是不愛聽她嘮叨。借口村里人幫了忙,我要去請他們吃東西了。

接著也不顧俺娘的喊叫,轉身急匆匆的就跑了出去。

俺娘氣壞了,在后面那通罵啊。

我也不理會,直接就去村里面,釀酒的陳小二家,打了兩斤燒酒??诖嶂?,直接奔西頭山。上了山,直接去采集小屋,準備找山爬子大叔,問一問,有沒有治療臉部刀傷的藥。

也真是趕巧,當時他就在門口坐著,叼著旱煙,正在撿曬好的草藥。

這遠遠的,我還沒靠攏過去呢。他鼻子賊靈,一下就聞到了味兒,抬起頭來,狠狠的吸了兩口氣兒,說有酒喝了。

我笑了笑,說他到底是狐仙還是狗?這鼻子也賊靈了。

結果老頭兒莫名其妙的念了一句,酒不醉人人自醉啊。

我正在納悶呢。

他扔掉了自己的旱煙,一把搶過了我的燒酒,放在鼻子前深深吸了一口。反問我,無事獻殷勤,說吧,這次又有啥事兒要求我?

我尷尬一笑,問他,叔兒,有沒有療傷圣藥啊。

山爬子大叔瞪大了眼,反問我,啥樣的傷?

我說刀傷!

他頓時咧著嘴笑了,說金瘡藥嘛,多得事,隨便拿。

我腦袋搖晃得跟撥浪鼓似的,說不要金瘡藥,我要那種既能治療傷口,還不留下疤痕的藥。

結果聽了我這話,老頭兒眼珠子一瞪,說我瘋了是不是?哪有這種藥?沒有沒有!把你的酒拿回去吧。

我尷尬一笑,也不走,厚著臉皮就待在那兒。我說別人那兒沒有,但我相信,山爬子大叔,你肯定有。

山爬子不吭氣兒了,蹲下身子,繼續的撿自己的藥材。

我趕緊好言哀求,說叔兒啊,你就幫幫忙吧。如果沒有這味藥,一個女孩子的幸福,就徹底的被毀了。

他低著頭,一邊干活兒,一邊就問我,要這種藥做什么?女朋友受傷了?

我翻了個白眼兒,說要真是女朋友受傷了,我還就不求了。是一個女人,被毀容了,她很慘的。你也知道,容貌對于一個女的來說,到底意味著啥吧?

老頭兒默不作聲,我就點燃了一根煙,坐在哪兒,把事情給一五一十的說了。

我知道山爬子是個好人,準確來說是個好野仙,定然會同情人家的。

說完之后,我吐了一口煙,不吭氣兒了。

良久,他才問我,為別人的事情這么上心?你小子可真是個奇葩。

我笑了,說叔兒,你答應了?

結果山爬子看著我,笑了笑,說別開心得太早了。沒那回事兒,難著呢,這藥的藥引子難尋。

我說我會想辦法。

他癟了癟嘴,說還有……這藥太珍貴了,你得出點血,拿點東西來交換!




人人看人超碰人人另类_最近2018中文字幕国语_日韩精品无码人妻免费视频_九九久久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