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書荒慌 > 靈異鬼話 > 靈異神怪 > 《蛇妻》
第121章 離奇的蛇女

第121章 離奇的蛇女

二禿子撓著頭,說那他就不明白了?,F代社會,小情侶談戀愛,幾個人沒“啪啪”啊。想找個處都費力,浩哥你還多吃多占,倆**妹子都給你占著。

老子白了他一眼,說去他大爺!老子不想做么?關鍵佳佳和麥花兒都是傳統的姑娘,她們不想,我能強來不成?

說完這話,我特娘自己臉都臊得慌,這說得叫個啥話啊。

二禿子還在哪兒擠眉弄眼,說不錯,不錯!浩哥這才叫“男兒本色”。

我說少廢話,叫你來支招兒的,不是讓你來說風涼話的。

二禿子嘆息一聲,撓著頭,說他就是不明白,我為啥不要佳佳,非要選擇麥花兒。

我說感情這事情,誰特么說得準???何況……我答應過麥花兒死去的爹,要娶她的。

二禿子頓時搓了搓胳膊,說我別嚇唬他。麥花兒的爹死的時候,我還沒出生呢,啥叫答應過要娶她的。

我說少啰嗦,他托夢給我的,信不信?

“呃,那我……我給你想個辦法?!?/p>

二禿子笑嘻嘻的瞅著我。

我問啥辦法?

他說簡單,又要悔婚,又不想傷害陳佳佳的話。那最好的辦法,就是讓她主動的提出來,然后你不就解脫了。

我頓時皺起了眉頭來。說這辦法是說起來簡單,做起來難。陳佳佳那個性,要想讓她提出來,開啥玩笑?

“比方說,給她介紹一個特別優秀的男孩子。等到接觸時間久了,她愛上這個男孩子了,自動就會找你了?!?/p>

說這話的時候,二禿子還在哪兒,坐直了身體,一個勁兒的整理自己的衣服。

我沉默了。

二禿子還想開口再來兩句,結果病房的門,被人毫不客氣的一把給推開了來。

我倆同時回過頭去,發現居然是陳佳佳來了。

這丫頭跟誰欠了她幾百萬似的,進了病房之后,一言不發,重重的就把一個保溫飯盒,拍在了床頭柜上。接著,扭頭又朝著外面走了出去……

搞得我莫名其妙的,從頭到尾,都反應不過來。

那邊的二禿子,干笑一聲,說“瞅瞅,人家吃醋了。浩哥,你和麥花兒那事兒,現在搞得全村人都在議論。你是不知道啊,佳佳的那些護花使者們,一個個揚言要懟死你呢?!?/p>

我說怕個屁,老子都被雷劈過了,還在乎他們。

二禿子說,所以讓你少裝13,你不相信。

我特么無語。

二禿子壞笑著說,佳佳妹子肯定現在心情不好受。作為兄弟,放心,你的妻就是我的,我這就去幫你安慰他。

說完,這小子無視我要吃人的眼神,直接跑了。

結果半個小時之后,他捂著臉,笑嘻嘻的跑回來,說還有事情,他就先回去了,等下次再來看我。

我蒙了,說他這走了,老子要上廁所什么的,那可咋整?

他說沒事兒,床底有尿壺。

說完,跟見了鬼一樣,跑得飛快。

屋子里面,人氣鏤空,只剩下了我自己。

等了一會兒,病房門推開,陳佳佳居然又回來了。直接交叉著雙手在胸前,臉就像是一個包子,氣鼓鼓的,坐在了椅子上,看都不看我。

屋子里面的氣氛,那真是好尷尬啊。

誰也找不到話來說……

我實在憋不住,開口喊了一句,哪個……佳佳。

沒想到,陳佳佳直接發飆,說了一句,“別跟本姑娘說話,不是醫生說你要靜養,你現在估計得去看骨科了。等你出了院,咱們慢慢秋后算賬?!?/p>

我“咕咚”的吞咽了一口唾沫,能想象之后的路有多么難走。

可還是那句誓言,幸福是自己的,我不在乎別人怎么看。

那段時間,可真不好受……

我失去了自由,甚至失去了心理上的自由。

二禿子、陳佳佳、俺爹、俺娘是輪流的來守護我。

俺爹和二禿子都還好,就是俺娘和陳佳佳,兩個“婦人”,那是最讓我難受的。

俺娘來了就折磨我的耳朵,陳佳佳來了,就折磨我的良心。

我就盼著,自己能早點的出院,再也不用遭受這樣的苦日子了。

沒想到,即便這樣,也耗了整整大半個月。虧得俺爹有遠見,當初給辦了個農村醫保,不然咱住院這15天,可以讓我家直接變得傾家蕩產。

出院當天,二禿子開著他老爸的三輪車來接我,給我送到家中去的。

臨走前,這家伙還給了我一瓶藥,讓我用用。

我問這是啥藥?

他說是上次我給他嫂子的藥。

我倒是好奇了,趕緊的追問他,艾淼的傷怎么樣?

二禿子開心壞了,說我這藥真是奇了,他表嫂自從用了這藥之后。前面有火辣辣的疼痛感,但到后面,就開始發癢,然后詭異的開始脫皮,一層又一層的。脫了七天之后,臉上的傷疤全都消失不見了。

他還讓我也用一用,免得以后一身的疤痕,跟麥花兒“洞房”的時候磕磣。

我白了他一眼,說這家伙真齷蹉,動不動就想這些事情。也該找點找個媳婦了。

說歸說,還是小心的把藥收了起來。

他提到了麥花兒,我倒是有點納悶了。這半個月來,她一直沒來找過我,難道是因為柳仙的事情,還在難過么?

當天晚上,趁著家里人都睡著了,我偷偷摸摸的,就翻過了臭水溝。然后,到達了麥花兒的家,我敲了敲門。

屋子里面,傳來了麥花兒的聲音,問了句,“誰???”

我清了清嗓子,說是我!

結果,屋子里面傳來了“叮叮當當”的聲音。我急了,問她咋了?

麥花兒驚慌失措的道,“沒沒沒……沒什么?浩哥哥,你回來了么?”

我點了點頭,“恩”了一聲。說你開開門好嘛,我有話對你說。

哪曾想到,麥花兒還是那副口氣,說很……很晚了,浩哥哥,有啥事情,有啥事情明天再說吧。

我說不行,我現在就想看她。

麥花兒說她已經脫了衣服睡下了,實在不方便,明天好嗎?

我就納悶了。我倆都睡了一個鋪了,還有啥不好意思的?麥花兒到底是咋了?總感覺她很不對勁。




人人看人超碰人人另类_最近2018中文字幕国语_日韩精品无码人妻免费视频_九九久久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