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書荒慌 > 靈異鬼話 > 靈異神怪 > 《蛇妻》
第129章 挺尸家中

第129章 挺尸家中

我強忍著惡心,掀開了那白布,躲開一點,免得中了“尸瞪”。

這尸瞪可厲害了,據說死不瞑目的人眼睛一直睜著。電視劇里面,都要給眼睛合上,或者用一塊兒白布,給蓋上。

據說只要被這玩意兒給瞪了一眼,那老特么寒磣人了。死者晚上跟你滾床單去。

直到掀開布了,看到那家伙是給人合上了眼的,我又瞅了瞅脖子的位置。最后對老王頭說,王伯,如果他是被勒死的,脖子上應該是一個“U”字型才對……而且,如果被勒死之后,再放到上面去,脖子上會出現兩道傷痕。所以……你猜測是錯的。

“那那那……那就是被迷暈了之后,把人掛上去的?!崩贤躅^看來執意要堅持說自己兒子是死于謀殺了。

大家都不相信他??煽粗踅艿氖w,我開始犯嘀咕。

二禿子問我,到底在想些啥呢?

我反問他,種種跡象都表明王杰是自殺的對不對?

他點了點頭。

可我說,這還是有一個疑點。試問一個已經決定要自殺的人了,晚飯前還吃得特別的好,整點小酒什么的。而且,還需要起來喝水么?

“興許他那時候正好口渴呢?”二禿子倒是會趕話頭。

這話讓我再次的搖了搖頭,覺得是不可能的事情。就算是口渴,也不可能豪飲啊……

二禿子實在找不到話題了,最后只能來了一句,浩哥,那你說是咋回事兒?

我找不到話來答復他。想了想哪天看到的藍色衣裙女人,最大的可能性,只可能是她了。

當然……

這話我是不能瞎說的。不然給陳二牛惹麻煩,另外就是,要說鬼殺人的話,未免有點太無稽之談了。

村長他們全都相信,這一切都是王杰自己去自殺的。用通俗一點的話來說,他就是自個兒作死,怨不得別人。所以都提議,把他的尸體給收了,打一副棺材,準備入土為安。

可是,老王頭不答應,非說自己兒子是謀殺的,還要報警抓他。

那么……一個問題來了!

這深更半夜的,沒信號,沒電話,我們報警還得自己跑到鎮上派出所去。誰給他跑???吃飽了蛋疼。

不說這事兒他們認為是自殺,就說跟老王頭非親非故的,誰也不愿意冒險去。

沒辦法,老王頭只能把他兒子停放好,等到明天天亮了再說。

這事兒呢,暫時的就算是完了,大家各自的回去。

我當然又回麥花兒哪兒去了。

她在家里面,正在焦急的等待著我,看到我回來了,趕緊的就詢問我,到底發生啥事兒了?我去了這么久。

我說王杰死了。

她問我,咋死的?

我說上吊死的。

麥花兒一愣,有點傷感,嘆息一聲,說好端端的……咋會去上吊呢?

我苦笑,說都是賭博惹的禍。

說完,看了看時間,也差不多了。

我說我回去睡了,她也早點休息吧。

結果,麥花兒拉著我的手,紅著臉,說浩哥哥能不能不走啊。

我尷尬一笑,說我不回去,她這兒咋睡?

麥花兒低著頭,這臉蛋都要滴出血來了。她說,像那天一樣好不好……

我明白了,她讓我鉆她的被窩。但是呢,鉆是可以鉆,就是不能做那事兒。

當然了……

麥花兒現在的身體,都是鱗片,真讓我做那事兒,我也真是做不出來。

我點了點頭。

然后,吹了燈,我倆又是抱著,睡了一晚上。

第二天一早,外面就開始叮叮當當作響。像是敲鑼一樣,我打了個呵欠,看著懷里面睡得香甜的麥花兒。給她輕輕的放下,然后披上衣服,跑到了外面去。

村子里面,也真是夠熱鬧的。

咋呢?

老王頭就在哪兒喊,“六月飛雪,大旱三年,冤??!鄉親們,我兒子冤啊……”

在場的所有人,沒有誰說話,都呆呆的看著這家伙。

直到村長收到了消息,火急火燎的跑過來,拉著老王頭,尷尬的罵了一句,“老王頭,你又要干啥???你兒子不是上吊自殺的么?哪里有啥冤的?趕緊收了你的東西,回去給你兒子安置后事去?!?/p>

老王頭根本不理會他。直接拽出自己的衣袖,扯著嗓子,就擱哪兒還在喊,“鄉親們,我兒子真的是冤??!都是陳二牛害的。他是殺我兒子的兇手?!?/p>

說到這里,站在原地,這家伙就開口狠狠的咋呼上了。

“陳二牛,你個缺德帶冒煙的混蛋,有種的給我出來。你要不是殺我兒子的兇手,你就給我出來對峙啊?!?/p>

可是喊了大半天,一點反應都沒有。

村長納悶了,就問我們,陳二牛呢?那小子哪兒去了?

大家都是你看著我,我看著你的,表示不知道。

二禿子說,會不會去鎮上醫院了?他妹子每天都要抽濃水的。

我說咋可能?昨天晚上他還在村里面,現在才啥點兒???也沒有車輛,靠腳走到馬路上去,有點不現實。

于是,村長就喊我和二禿子,去看看,陳二牛在沒在家中。

這家伙還真是會使喚“女婿”,別人都不叫,專門叫我是吧?

于是,我跟著二禿子一塊兒,只能無奈的跑到陳二牛的家中去。

敲了敲門,屋子里面靜悄悄的,一點反應都沒有。

我們又試著再敲了兩次,還是沒有反應。

二禿子說,看來真是出去了。

我眼皮子隱隱作跳,感覺有事情要發生,沖著二禿子就喊了聲,咱們一起把門給踹開。

二禿子當即瞪大了眼,說浩哥,你沒毛病吧!陳二牛那脾氣,咱們無緣無故的踹了他家門,要回來了知道了,非得鬧咱們。

我也明白是這個事兒。思前想后,想到一個辦法,那就是我先翻窗戶進去,他在外面等著,我去開門。

二禿子說,這個辦法可行。

于是,兩人一起去扒窗戶,我就直接翻了進去。

一進入其中,就聞到了一股惡臭味。朝著陳二牛的床鋪上看了一眼,我嚇了一跳,床上居然有人!

我干笑一聲,問“曉紅妹子,你啥時候回來的?”

可是,我說了話,她根本不答應我。

我納悶了,又喊了一嗓子,還是沒回應。等到壯著膽子,走過去一瞅,瞬間轉過頭來,我就吐了……

手機用戶:m.shuhuanghuang.com 免費熱門小說就來書荒慌




人人看人超碰人人另类_最近2018中文字幕国语_日韩精品无码人妻免费视频_九九久久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