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書荒慌 > 靈異鬼話 > 靈異神怪 > 《蛇妻》
第168章 中邪

書荒書友關注日排行榜,輕松get熱門小說!

正好我借口回去,順帶的就跑路,免得到時候,俺娘俺爹不讓走。

于是,又騎著三輪車,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回去。這一次坐在一塊兒的人,有點多啊。劉福業、杜拉爾、張瀟瀟、二禿子、李興。

這所有人全都湊在一塊兒,壓在三輪車上,可想而知,可憐的三輪得有多難開了。虧得這兩個村子不算是太遠,給他們送到了地方,下了他們三個人,輕松得太多了。

二禿子和我們告別之后,我把費雞師他們送回去。臨走前,按照俺娘交代的,把紅包硬塞給了人家。畢竟又出人,又出力,還出雞的,這可是一個費力的活兒。

劉福業還不想要,說都是鄉里鄉親的,幫個忙就要錢的話,實在是有點不太好。

我當然不讓人白做,說他要這么搞,那不是亂了行情么要下一次再有事兒,我哪里再好意思去麻煩他。

劉福業說不過我,實在沒招兒,只能勉為其難的收下。

臨走前,他叮囑我,一定要盡快的把那副畫兒給找出來。否者,到時候會很麻煩的。

我點了點頭,說我一定盡力

說完,我這就回去了。

之前那是義不容辭,要送這些幫忙的人回家。真送完了之后,那可真是倒霉了

已經夜深人靜了,我得一個人回家啊。開著三輪車,在這荒郊野外的跑,真是夠嗆。出了阿萊村,上了外面的馬路上,倒無所謂。畢竟車子還是有不少的,來來回回的跑。

真進了自己村子那條爛路上,可真是要人命啊

一點人的影子都看不到,放眼望去,黑漆漆的一片。而且,不知道是不是三輪車的線路出了啥問題,在這顛簸的路上走,那就是忽明忽暗,不斷的來回閃爍著。

我罵了一句晦氣,不是這么倒霉吧今晚上可千萬不要出啥事兒啊

想到這里,又“呸呸呸”的吐了幾口唾沫,暗罵自己是烏鴉嘴。就在這種忐忑不安的心里煎熬之中,好不容易,總算是一點點的墨跡著,到了自個兒的村子。

我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氣,然后在自家門口,找了個位置坐下。緊接著,舒舒服服的喘上兩口氣

休息了一會兒,跑到麥花兒家去。出人預料,平時的時候,她會在家門口,一直等著我回家的。但是這一會兒,等到我趕過去的時候,她家的大門是關著的。

遠遠的,我還沒有上前去呢,就聽到麥花兒的家中,不時傳來了爽朗的笑聲。

我頓時就蒙圈了。這是咋回事兒難道說,麥花兒的家中,還有別人不成

好奇的走到她家門口,我試探著,敲了敲門。等了一會兒的功夫,麥花兒就喊了一聲,誰啊

我回了一聲,是我

麥花兒很開心,笑著說,浩哥哥你回來了。

說完,她上前來,直接打開了門,笑嘻嘻的站在哪兒,沖著我甜甜的就笑。

我走進屋子里面去,腦袋左右的看了看,頓時發毛了。屋子里面,竟然一個人也沒有

我就問她,剛才和誰在屋子里面說話呢

麥花兒搖了搖頭,居然還給我嘴硬,說沒有啊屋子里面誰也沒有

我有點不滿了。說她撒謊,明明剛才我聽到她在和別人說話,現在還不承認。

她的眼神還有點躲閃,不好意思瞅著我,非說沒有,我聽錯了。

我很氣憤,很想跟她說道個一二三。但是轉念一想,上一次為了柳仙的事情,咱不也是沒證據,胡亂的猜測,引來了大麻煩么

要這一次,真是我聽錯了,跟麥花兒鬧,那我成啥人了

思索再三之后,我只得嘆息一聲,說也許吧

說到這兒,看著低著頭,從頭到尾不敢看我的麥花兒。我抓著她的小手,問了句,吃藥了沒有

她搖了搖頭,說浩哥哥沒回來,她不想吃。

我嘆息一聲,說這不是回來了么先吃了藥吧。

說完,去找來了藥丸,喂她吃了。之后,兩人又抱著,一起滾床單,唱小曲。

又是寧靜的一夜

當然,這話有點說過了。

一開始前半夜還算是寧靜,但是到了后半夜之后,我感覺到胸悶,氣喘。而且,脖子上面還涼颼颼的,還有點生疼。

但是我忙活了一天,這人實在困得不行了,也不想起來,就這么在難受之中,我睡了一夜。

第二天,感覺全身酸疼得厲害,走路都是有氣無力的。

麥花兒倒是起來得比我早。她很早出去,就喂雞,然后回來給我做早飯。

弄好了這一切之后,她過來叫我起床,吃早飯。

我很想爬起來,但是一出了被窩,我就覺得全身發冷,發涼。身上完全不得勁兒,起都不起來。

麥花兒很好奇,問我到底是咋了

我也不隱瞞,實話實說。

她很吃驚,然后伸出小手,在我額頭上摸了摸,驚訝的說,“浩哥哥,你額頭好燙啊,你發燒了?!?/p>

我有氣無力的回了句,可能是昨天晚上,那風太冷了,所以給我吹感冒了。

麥花兒更是驚訝了,看著屋子,說所有門窗都是關好的。哪兒來的風啊

我也不知道作何回答了,反正昨天晚上,我就覺得風吹得厲害,全身不自在。

麥花兒讓我等著,說她去找村醫給我看看。

我哆嗦了兩下,想要說算了。但是,身體還真是不允許。

麥花兒拍了拍我手背,說浩哥哥安心吧,我很快就回來的。

說完這話,她急匆匆的就走了,我只聽得門口一聲響,大門給關上。

倒在哪兒,我動彈不得,全身上下都在發軟,發酸。再看四周的環境,那都是帶著兩個影兒的,我就納悶了。從小到大,我很少感冒發燒的。就是流清鼻涕,去地里面下地干活兒,一身汗出來,也很快就好了。

可是這一次不知道咋回事兒,身體咋這么虛難道抱著妹子睡覺也會中招

“嘎吱~”

就在我躺在哪兒胡思亂想的時候,突然門傳來了一陣刺耳的聲響。

我扭頭過去,喊了一聲,麥花兒,是你回來了么

手機用戶:m.shuhuanghuang.com 免費熱門小說就來書荒慌




人人看人超碰人人另类_最近2018中文字幕国语_日韩精品无码人妻免费视频_九九久久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