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書荒慌 > 靈異鬼話 > 靈異神怪 > 《蛇妻》
第210章 造畜

書荒書友關注日排行榜,輕松get熱門小說!

聽完了陳佳佳的話,我是恍然大悟了過來。原來從頭到尾,這一切都是雷老頭這混蛋,在設計陷害我。而且,碰巧的,這事情還讓王姐知道了,她情急之下肯定找過我。

當時我在西頭山,也沒碰著。她看時間不多,又去求助陳佳佳了。

這女人,我還以為上次在山洞里面,跟她“壁咚”了之后,她生氣不理會我了呢。

沒曾想到,遇到了危險,人家還是很幫忙的。

陳佳佳看著我,有點畏懼。反問我,到底是咋回事兒為啥好端端的,身上會長出鱗片來

我苦笑一聲,說我也不知道到底 咋回事兒明明啥事兒沒發生,身上就出現這種情況了。雖然,具體的情況,我真不知道但是,我用屁股去想,也明白跟雷老頭和李老道,是脫不了關系的。

陳佳佳點了點頭,說但愿費雞師,能幫助到你。

說著話的功夫,我們就擱哪兒等著。

四周的村民,一個個的依然在議論紛紛。他們都在討論,到底我是不是這所謂的“柳仙”。

在這種焦急不安的等待之中,時間是最磨人的了。

我坐在那兒,內心是“撲通撲通”的狂跳著。等了大概有兩個多小時 吧,終于是看到前方燈光閃爍,然后三個熟悉的聲音,終于是到地方了。

二禿子開著三輪車,后面坐著費雞師和杜拉爾。他們到了跟前,看著圍觀的一群人,都挺納悶,說這陣仗有點夸張啊。到底 是發生了啥事兒

村長看到劉福業很激動,趕緊 的上前去,抓著他的手,說是盼星星、盼月亮,終于把人給等來了。

當下,把事情的來龍去脈,對劉福業給說了一遍呢。

聽完這些話,他頓時的就樂了。

“孫浩是個柳仙變的這得多有意思?!眲⒏I的一句話,引起了大家的疑惑。

當即賴三就來了句,“大師,你可不能亂說。你可以自己看啊,他現在全身上下都是蛇鱗。這不是妖怪,是個啥”

劉福業笑得很開心,指著他,直言不諱的說,“居心叵測啊你們”

賴三漲紅了臉,還擱哪兒狡辯,說大師講啥,他聽不懂。

費雞師也不解釋,直接走到了我跟前。

陳佳佳急壞了,趕緊讓他看看,到底是咋回事兒

劉福業也不 回答她的話。而是圍著我,走了一圈,然后抓著我胳膊,看了看那上面的鱗片,讓他有點吃驚 ,然后這癟犢子玩意兒,伸出了尖尖的指甲蓋,扣著一塊兒鱗片,“刷”的一下就扯了下來。

哎喲,我滴個娘

當時疼得我直叫喚,手上都出了血,就像是身上有塊兒疤,給人挖開了一樣。

劉福業拿著那塊兒鱗片,叫杜拉爾拿電筒來。照了照,仔細的看,看了良久,他說了句,明白咋回事兒了。

我也急不可耐了,趕緊 追問他,到底 咋回事兒

劉福業就倆字,造畜

這詞匯很多人都聽說過,但具體“造畜”是啥玩意,知道的人還是少之又少。

大家都不 知道“造畜”是啥,但潛意識里面,都明白這東西其實是一門邪術罷了。

這里,我講個關于造畜的短小故事,讓讀者老爺們一窺究竟

蒲松齡的聊齋志異里面,曾經就說過這事兒。

說是明清 時期,在揚州有一家旅店,有天突然進來了一個奇怪的人,他牽來了五頭驢。順手就把這驢子拴在了后面旅店的馬圈里面,還吩咐店伙計,不要給它們喂水喝,自己出去一會兒,立馬的就回來。

說完這些話,他就走了。

當時那天熱啊,人在屋子里面,稍微活動一下都是一身汗。

那五頭驢在陽光下暴曬,焦躁不安的來回叫喚。

店主心善,就叫小二將它們牽到陰涼的地方去躲避。這繩子剛剛解開,走出去沒多遠,有喂馬的水槽。一頭驢直接掙脫開來,沖向了水槽,瘋狂的飲水。

店小二只以為它渴壞了,沒管那么多 ,就讓那驢去喝個飽。

但哪知道,喝了水之后,那驢居然就在地上來回痛苦的翻滾。不多時,變成了一個婦人

店小二嚇傻了,還以為是母驢成精了呢。趕緊 通知老板,讓他來看。

老板也嚇得夠嗆,但還是鼓起勇氣,去問這婦人,到底 咋回事兒她打那兒來的

婦人剛恢復,舌頭還硬,無法說話。

這時候,那奇怪的人又牽著五頭羊回來了。

店老板趕緊 叫店小二,將婦人和驢藏起來。

那人看到自己的驢不見了,就找老板的麻煩。

老板就撒謊,說天氣太熱,他讓人把驢牽到陰涼的地方去了。還命人準備好酒好菜,讓這人先歇息著,悄悄的去后院,又用同樣的 方法,喂了那些羊喝水。

結果,羊喝了水,最后變成了五個小孩兒

店老板知道了,那家伙肯定是個“巫師”,用這種辦法拐賣人口。果斷報官,然后捉住這人,憤怒 的群眾,將他亂棍給打死了。

造畜造畜,說白點,就是將活人給變成牲口。

說是將剛扒下來的獸皮,鮮血淋漓的批在小孩兒身上,念上一段咒語,這人 就會變成獸皮的牲口。

說到這里,劉福業扭頭看著那邊的雷老板,說有人用了同樣的辦法。把這活生生的一個人,變成了蛇

當然,為了避人耳目,同樣也是學藝不精,只長出了蛇鱗來。并沒有變成蛇精,也虧得這樣,他才能看出其中的端倪。

話說完,賴三就慌了,哆嗦著說,“放放屁你瞎說”

“瞎說么拿碗水來,我再念段咒,我保證這邪術自然可破?!?/p>

劉福業說完,二禿子就去找了碗水。

手指頭整了個蘭花指,然后念念叨叨了一番,圍著上面不斷畫圈圈。接著,遞給了我,讓我趕緊 的喝了。

現在能還我清白,那就是毒藥,我特么也得喝了。

一口喝下去,還真是奇事兒,我感覺身上好癢。一個勁兒的撓,身上那些奇怪的鱗片,竟然被我輕松一扣就下來了。

手機用戶:m.shuhuanghuang.com 免費熱門小說就來書荒慌




人人看人超碰人人另类_最近2018中文字幕国语_日韩精品无码人妻免费视频_九九久久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