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書荒慌 > 靈異鬼話 > 靈異神怪 > 《蛇妻》
第226章 河神

我不知道那東西是啥玩意兒,但是我很清楚,再讓它繼續的拽下去。不是王文娟掛了,就是我倆一起死了

所以,想到這里,我抬起腳來。使出了全力,瘋狂的朝著那東西,就是一個勁兒的踹。

王文娟徹底失去了意識,跟一具尸體似的,飄在哪兒。

我瘋了一樣,一邊踹,一邊在心中叫罵著,“松手啊松手啊,你個混蛋”

似乎,老天爺像是聽到了我的禱告。那東西終于吃不住疼,松開了手,我抓住機會,抱著王文娟朝著外面就浮。

但是,這一路浮上去,我這才驚恐的發現艾瑪,當時只顧著救人了,完全沒想到,自己一路淺下來這么深。本來還有點氣兒,我一個人能游回去。

可是給了王文娟一口,又要帶著她,現在我快堅持不住了。內心里面,甚至出現了一個惡毒的想法。實在不行,我干脆扔下她,自己跑了算了。

就在這節骨眼上,突然一根竹竿伸了過來,我像是看到了一道希望之光。趕緊一把抓住竹竿,力量傳來,拽著我和王文娟,快速的鉆出了水面。

一出了水,我張大了嘴,就大口大口的呼吸著。

陳佳佳站在哪兒,焦急的喊叫著,快上來

我抱著王文娟,將她推過去。

陳佳佳雙手拽著她胳膊,我在下面就托著她屁.股,將人給推了上去。

王文娟剛剛到船上,陳佳佳回頭來拉我。但是,下一刻,她眼睛瞪圓了,指著我身后,大叫著:“孫浩,你快上來,那黑影又來了?!?/p>

我罵了一句娘,抓著船,用力一撐,翻上去。這力量有點太猛了,引起了震蕩,差點把陳佳佳也給掀翻下去。

上了船,我實在累壞了,但是顧不得休息。抓著篙子,我拼命的就劃,“嘭”的一下,那鬼東西一下子撞擊了上來,差點給我們再次弄翻了過去。

陳佳佳手扶著船沿,一邊拍陳佳佳的臉,一邊就對我喊叫著,“孫浩,那到底是啥東西落水鬼么”

我罵了一句,啥特么水鬼那是河神,專門害人的。

小時候,我聽俺外公說過。早些年間,村子的交通是很不方便的,而且那時候的河水線還深,有專門的渡船,收取錢財帶人過河。

撐船的會準備祭品。粽子、豬頭、還有一些血豆腐。

這些玩意兒是用來干啥的呢

就是祭拜河神的。

在渡河的過程之中,相安無事最好。但是,要遇到船橫列河中間動彈不得,就得把祭品扔下去,并做一些禱告之類的。倘若恢復了平靜,那就是河神收了祭品,愿意放大家過去。

但是,如果放了祭品,船依然無法過去。這時候,就代表河神瞧不上這祭品,那咋整

只能把船上的人,扔下去一個。像這樣,一個接著一個,直到河神滿意了為止。

我一邊趁著船逃跑,一邊把這事兒給說了。

陳佳佳嚇壞了,眼睛都瞪圓了。問我不是開玩笑吧難道,真要扔人下去

我笑了,說她怕個鳥啊啥雞毛河神我看,可能就是傳說中的“水猴子”。故意掀船,把活人搞下去,好吃肉。之所以原來要搞祭品,那說白了,就是把這家伙喂飽了。

它吃飽了,自然就不會攻擊其他人了。但是這一套,對老子沒用,你看好她

說完,我咬著牙,使出了全力,瘋狂的撐著,劃著。

“嘭”的一聲,那黑影又來了,朝著我們船撞了上來。這次更加的劇烈了,差點把船都給我們掀了。

陳佳佳緊緊的抱著王文娟,說船,船啊

我扭頭看了一眼??堪忱暇诉@破船,好久沒用了,木頭都腐朽了,挨了幾下之后,正中間開始出現了裂痕。那些水,咕嚕嚕的開始灌了進來。

我看著還在發呆的陳佳佳,罵了一句,還瞅啥啊趕緊的勺水,不然我們真就得死了。

她哦了一聲

我看著那遠去的黑影,兜了一圈,又過來了。

咬著牙,趕緊把竹竿抓起,跑過去。然后在王文娟的包里面,尋找了一通,果然找到了我想要的東西。

一把小刀

既然做美術的,削鉛筆肯定要用的。

抓起來,我拼命的就削竹竿。

陳佳佳累成狗了,拼命的勺水,看我不劃船了,反而在哪兒削竹竿。她有點急了,問我弄啥呢快逃啊這船不可能撐得住第二次撞擊了。

我說我知道但是,我們船跑得再快,也比不過那鬼東西,遲早會被它追上。倒不如,殊死一搏,跟他拼了。

我胡亂的三兩下,就把這竹竿削尖。然后倒過來,深吸了一口氣,只有一次機會,我要是不成功,我們仨算是完蛋了。

站在船邊,我舉起了竹子。緊接著,在那水中黑影即將要沖到跟前的時候,爆喝一聲,使出了上媳婦炕頭的力氣,雙手狠狠一下,叫喊著閏土的口號,“我叉死你這逗比”

“噗”的一下,竹竿直接扎了進去。水底下冒氣了一竄氣泡,緊接著,紅色的血液翻滾著湧了出來。

那鬼東西掙扎了一圈,受傷之后,果然扭頭跑了。

做完這一切,我徹底虛脫了,倒在哪兒,累得不行。剛才水中掙扎,到拼命撐船,在死亡的恐懼下,一點沒感覺?,F在等到放松下來,自己就覺得特別累了。

陳佳佳沖著我喊,別歇氣啊,趕緊的,船要沉了。

我反應過來,趕緊起身,跟她一邊勺水,一邊劃。廢了九牛二虎之力,靠岸了,我兩人連拖帶拽的,把昏迷的王文娟給拽上了岸去。

這丫頭顯然夠嗆,在下面喝了不少水,肚子都鼓了起來。

陳佳佳驚慌失措的,問我現在到底該咋辦

我嘆息一聲,坐起身來,幾乎是跪著過去的。我反正站不起來了,伸出雙手,拼命的按她肚皮,把水給摁出來??赐跷木赀€沒醒,我只能一只手捏著她鼻子,準備“人工呼吸”。

可沒想到,陳佳佳從后面一把推開了我,猝不及防之下,我一下翻了出去。

我罵了句,瘋丫頭,你干啥啊

陳佳佳漲紅了臉,說人工呼吸什么的,還是她來吧。

手機用戶:m.shuhuanghuang.com書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費熱門小說網!




人人看人超碰人人另类_最近2018中文字幕国语_日韩精品无码人妻免费视频_九九久久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