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書荒慌 > 靈異鬼話 > 靈異神怪 > 《蛇妻》
第292章 暴風雨前寧靜

整得老子怪無語的。

旁邊的捕蛇人好笑,也不嫌事兒大,擱哪兒就說,“這小子挺猛的啊折騰了你兩個多小時呢?!?/p>

結果不說還好,說了之后,王文娟哭得更加厲害了。啥話難聽,她就罵啥。

我實在沒招兒,只能罵了一句,“癟犢子玩意兒你夠了啊,你褲子下面的不明液體,是你剛才的尿,跟我有半毛錢關系”

她愣住了,怪異的看著我,還有點不信。

我十分無語,說你不是處么疼不疼你沒感覺啊,靠

王文娟蒙圈了,看著那邊的捕蛇人,說他剛才講,折騰了兩個多小時

捕蛇人笑了,說沒錯啊這一路上爬上山來,花了兩個多小時,全是這哥們一個人扛著你。

我說別提了,整得我身上現在還是一股尿騷味。

王文娟羞紅了臉,一個漂亮妹子,在倆老爺們面前尿了褲子,確實挺難堪的。

很快,她又把火氣發在我倆身上了,說不是因為我綁架她,不是因為捕蛇人打暈她,會這樣么

我說隨便怎么講,安靜我們有事情做。

她說偏不接著,在哪兒就喊救命,救命。

我和捕蛇人都像是看白癡一樣瞅著她。

我說叫吧,叫吧,你叫破喉嚨也沒用。這里是鬼山,只有鬼,沒有人。

她漲紅了臉,質問我倆,要干啥

我說不干啥,明天結束就放你走。

她說,她會報警的,我們又是綁架,又是殺人的。

捕蛇人有點不滿了,說放屁,我們殺的是野仙,不是人。

妹子嘰嘰歪歪的又叫喚。

他有點不爽,就想過去再敲暈她。

我趕緊拉住,然后解開了妹子的繩索,我說去去去,一邊尿尿去,別妨礙我們討論事情。

王文娟一愣,乖巧的點了點頭。接著假裝去廁所,剛剛走出去,遠離了我們,直接轉身就跑。

我坐在后面,喊了句,“別怪我沒提醒你啊,鬼山在早晨和晚上,根本走不出去的。而且,這里是亂葬崗,等下你看到啥奇怪的東西,千萬別害怕?!?/p>

王文娟罵了一句,“鬼才相信你我要去報警,抓你?!?/p>

說完,就跑了。

那邊的捕蛇人有點急了,問我是不是有點傻真讓她跑了,我們計劃破產了咋辦

我笑了,說哪個妹子不怕鬼呢十秒鐘,我保證她回來。

結果,還沒到十秒呢,那臭丫頭漲紅臉,又回來了。

我笑了,問她不是要報警抓我么咋又厚著臉皮回來了

她嘟囔著說,山腳下,好多鬼火。

我笑了,說亂葬崗,有鬼火不是很正常么而且,要運氣不好,還能遇到詭異的送葬隊,他們抬著棺材滿大街跑呢。

這話說完,王文娟搓了搓身上的雞皮疙瘩,然后靜悄悄的坐到了一邊去,跟我們保持著距離。

我倆自然不理會她了。繼續說計劃,捕蛇人開口道:“如果喝了雄黃酒,蛇精會打回原形的??赡阒烂此且粭l黑色巨蟒,我們要跟他斗,依然很吃力?!?/p>

我皺起了眉頭,說如果“誅仙陣”開啟。會對野仙的妖力進行壓制,這樣也沒辦法么

捕蛇人搖頭,說并不是這樣。如果他維持在人形,確實能使用妖力,但打回原形了,不是妖力的問題了,他直接就是本能攻擊,物理的很難收拾。

我皺起了眉頭,說也許東方婉兒的紙人海,能起點作用。

我們說得起勁兒,王文娟可受不了了。這荒郊野外的,又是大晚上,有點冷,再加上害怕更是心里面發涼。坐在哪兒,她扛不住,厚著臉皮湊了過來,坐在了火堆邊。

我和孟狗蛋,討論事情,也沒在乎她。

最后,這丫頭忍不住了,問我們,那家伙真是一條蛇精啊

我翻了個白眼兒,說廢話你就沒想過,為啥他要去找麥花兒么還有,他要是個普通人,我費力的設計這么多做啥要想做掉他,趁著夜晚,摸到他的住所,一刀就解決了。

王文娟皺眉了。說那為啥這柳仙要來我們的村子

旁邊的捕蛇人笑了,說交尾唄。整個村子,就一個母蛇,他不來找,去哪兒找。

王文娟說,如果這樣的話,他帶走麥花兒就沒事兒了唄,我們何必還去冒險

粗糙漢子笑歡了。說你個小丫頭片子,懂個屁大爺追殺了他十幾年,他只想玩。一旦玩夠了,離開那村莊了,村里的人一個也不會留下。

王文娟倒抽了一口涼氣。然后又問,這世界上真有野仙么動物也能成精么

粗糙漢剛要回答,我罵了一句,“有完沒完了媽的,你去買本“十萬個為什么”好了。我們有事情做,沒閑工夫和你扯犢子?!?/p>

王文娟有點委屈。半天之后,我們那邊聊完了,她才卻生生的問我,“你每天都跟這些東西打交道”

我瞄了她一眼,說睡覺吧。明天是一場殘酷的戰斗,你記得躲遠點。

她撓了撓頭,說這么危險,那我為啥要帶她來

我說廢話老子不帶你親眼來看看,你會相信我么還不是去報警,抓我吃牢飯。

這話說完,王文娟有點不好意思了。她說,要明天真親眼所見,“高帥富”變成蛇了,那她就不追究我綁架她的事情了。

我說一言為定。

她點了點頭,最后又紅著臉,說今天發生的事情,我誰也不準說

我蒙了,問她啥事情

王文娟羞紅了臉,說我明知故問。

“哦,你尿褲子的事情是吧”

“你你還說?!?/p>

“行行行,我知道了,你尿褲子的事情,我誰也不說。這樣行了吧,尿褲子這事情,只有他知道,我知道,你知道”

“混蛋,你是故意的吧?!?/p>

說完,這丫頭不管三七二十一,上來就打我。

我抓著她手腕不放,兩人扭打一塊兒。當然,與其說打架,還不如說鬧著玩呢。

粗糙漢有點不爽了,說我倆打情罵俏滾遠點行不行別吵著他睡覺,明天還要戰斗呢。

一句話,讓我倆漲紅了臉,各自分開,然后睡覺。

這一夜,安靜的可怕。

因為,這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征兆

手機用戶:m.shuhuanghuang.com書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費熱門小說網!




人人看人超碰人人另类_最近2018中文字幕国语_日韩精品无码人妻免费视频_九九久久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