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書荒慌 > 靈異鬼話 > 靈異神怪 > 《蛇妻》
第324章 神跡

i真是服了you

在這鬧鬧嚷嚷的時候,村長也聽到風聲,趕緊急匆匆的跑了過來。擠開了眾人,他進來就喊,“什么情況這里到底發生了啥事情”

張根生他爹,立馬哭著喊著,“村長你可得給我們做主啊。你女婿殺了我兒子,還打了我老婆,你說這事情到底咋辦吧”

村長聽到這話都嚇了一跳,驚訝的看著我,問了一句,“你小子殺人了”

我趕緊說,“村長你可別聽這兩人瞎掰演二人轉。我在家吃稀飯吃得好好的,他說他兒子一夜沒回家,非說我給殺了。你說扯不扯”

村長點了點頭,看著那邊的八婆和八公,說這事兒無憑無據的,你們可不能瞎扯啊。

張根生他爹瞪著眼,說村長不厚道。不能因為他是你女婿,你就包庇他吧全村的人都知道,孫浩和根生有仇,不是他還有誰

靠我當即回了一句,是不是我今早上拉不出屎,也得怪你兒子啊因為他跟我有仇,所以憋得我火重。

一句話說出來,在場的其他村民,全都哈哈大笑。

最后,他倆漲紅了臉,沒辦法,居然找借口,說剛才打傷他老婆,這事兒總是事實吧在場的所有人,可全都看到了。

村長皺起了眉頭,看了我一眼,問我:“干啥動手打人啊”

我有點不爽,說只是推了她一把,誰曾想到

“對啊,村長,你聽見了。他承認自己推人了,就該賠錢賠錢?!蹦沁叺陌斯艿靡?,還伸出手問我要錢。

我真想吐一口唾沫,直接擱他手掌心。

“別演戲拉,兒子失蹤了,就去找兒子吧。咱南坪村可不太平,經常有一些詭異的事情,說不定哎,靠張根生不是在哪兒嘛,你們來找我麻煩做啥”

話音剛落,兩夫妻急壞了,趕緊跳起來,扭過頭去,喊叫著,“哪兒呢在哪兒呢”

結果

有個屁

但是現場的所有村民,一個個倒是笑噴了。

兩口子鬧了個大紅臉,在眾人的起哄聲之中,灰溜溜的跑了。

村長吐了一口氣,沖著在場的所有人喊,“行啦一場鬧劇而已,既然事情已經解決了,大家都散了吧?!?/p>

眾人議論紛紛的一個個轉身離去。

村長走過來,拍了拍我肩膀,還對我說,“這事情做得很好很有頭腦嘛?!?/p>

我干笑了一聲,問他吃飯沒有既然來了,就一塊兒的吃點稀飯吧。

村長說不用了,他搞了點鹵牛肉,佳佳在家里等他吃飯。

“哦”我回了一句,合著嫌棄我家飯菜不好啊。

他點了點頭,說就這樣吧,下次有事情,記住不要亂動手。擺不平,就叫他來。

我當然是謝過了村長,讓他走好。

進了屋子,俺娘正在哪兒弄咸菜,還問我外面啥事兒

我當然不想讓她擔心,就隨口說了一句,“沒啥,就是倆蠢貨,沒事兒找事兒罷了?!?/p>

她“哦”了一聲,讓我趕緊吃,吃了準備去翻地。

因為馬上要春天了,農村人都要播種了。

我點了點頭,趕緊的吃稀飯。

老實說,日子真不好過。俺爹不理事兒,家里的農活兒得我去做,麥花兒那養雞,這也是我的“家”,我同樣也得去干活兒。

最要命的就是,每天累得半死,還要被兩個女子分享,輪流要跟她們約會。

哎,痛并快樂啊

這春天的時候,因為過了一年了,這地里面的土就有點結實。要是播種下去的,種子是很難發芽的。

你得把土翻一遍,弄松了,順帶還得把雜草給扔掉,免得和農作物搶營養。

累了一整天,我敲了敲鋤頭上的泥巴,扛起來,這就準備回家了。

沒曾想到,迎面就看到二禿子這家伙,急匆匆的跑過來。他看著我,剛要開口,我趕緊伸手擋住了他。然后,直接喊,“出大事兒了,出大事兒,浩哥”

二禿子都傻眼了,在哪兒一個勁兒的傻笑。

我翻了個白眼兒,說“得了到底啥事兒看你這慌慌張張的,好歹也是民團二把手,擺不平可以叫兄弟嘛?!?/p>

他苦著臉,為難的看著我,說這事兒還真擺不平張根生這家伙已經回來了。

我瞄了他一眼,淡淡的回了句,“那不是好事兒么他爹他娘還說這家伙是我害的,現在洗清我嫌疑了?!?/p>

二禿子說,更加詭異的事情,還在后面呢。

“后面咋,還有啥重磅新聞”我反問。

他點了點頭,說張根生的腿,居然治好了現在能行動自如了。

我“哦”了一聲。但下一刻,頓時眼珠子瞪圓了,追問他,開啥玩笑那家伙的腿居然好了

二禿子跟小雞啄米似的,可勁兒點頭。

我咬著牙,陷入了沉思之中。

要知道,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。

說起來,有點不要臉。我跟張根生有仇嘛,我也不是好招惹的,既然算計了他。

按照我的個性,不做則已,要做就做絕了

他的腿不是單純的骨折,就跟他的節操一樣,當時我授意兄弟們,打了一個“粉碎性”骨折。就是讓這家伙沒辦法治好,一輩子當一個瘸子

甭怪咱心狠,他曾經想要我的命,我只是廢了他一條腿,夠仁慈了。

粉碎性骨折能治好

我不排除有神醫,有奇跡這種說法,但是看看時間,消失了一夜,腿就莫名其妙的好了這就是山爬子大叔親自上,用自己的妖法和神藥也做不到啊。

越是想,我越是覺得這事情太過怪異了。

當即,我就沖著二禿子說,走咱們去看一看。

二禿子可真是急了,拉著我,說別去了咱們跟張根生有仇,要是去了,他家親戚可不會放過我們。

我笑了,說那倒不會,我們之間的仇恨,源于張根生的腿。既然現在好了,他們正是開心的時候,就算是有天大的仇恨,也不會跟我們算了。而且要張根生記仇,對我們發火,那才叫正常。

相反的,他倘若不記仇,不發火是不是說

后面的話,我已經沒有再說下去了。二禿子這家伙,嚇得都在拼命的搓雞皮疙瘩了。

手機用戶:m.shuhuanghuang.com書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費熱門小說網!




人人看人超碰人人另类_最近2018中文字幕国语_日韩精品无码人妻免费视频_九九久久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