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書荒慌 > 都市校園 > 都市日常 > 《今夜不設防》
第六百九十六章 仙女師傅到場

對于這蠢蠢欲動的波動,我有點詫異,趕緊觀察著丹田的狀況,之前服用了孫前輩給我的丹藥,在丹田表面,裹著一層紅色的特殊物質,以至于阻隔住了血魔殘識,我幾乎是全然吸收了部分內丹的能量。

令我感到奇怪的是,這一層紅色物質,一直沒有消散,我是覺得,可能在徹底吸收完內丹之后,才能消散不見,只不過這個時候,紅色的物質,竟是冒起了水泡,好似沸騰一般。

這種現象持續沒多久,只見紅色物質,漸漸滲入了丹田,不一會兒,那一層由杜館長設下封印,竟是有一種搖搖欲墜之感

我心里咯噔一響,難道說血魔殘識感受到了我吞服了內丹,所以消融了這一層紅色屏障似乎只能這么解釋,對于內丹的覬覦,不只是武者,連血魔一樣是迫切無比,之前在選拔賽上,血魔就有類似的波動,或許是感受到了,杜館長身上懷有內丹

雖然與我一同成長,也是個不錯的選擇,但畢竟我的丹田環境有所局限,頂多也就是滋養著血魔,這就好比喂養小寵物一樣,每天吃一點點,和一口撐到飽,他當然更愿意選擇后者。

而如今,我毅然服下了內丹,血魔就有些按耐不住,讓我目瞪口呆的是,隨著紅色物質的滲入,丹田表面的那層厚實屏障,竟是漸漸開始融化

天哪,這是個什么情況,要知道,這可是杜館長施加的封印,效果遠勝于仙女師傅的冰霜陣法,不僅封印的強度無可挑剔,還帶著特殊的自動修復效果。

結果,竟在紅色物質之下,出現了這般情況,實在令人大跌眼鏡,我本能的心驚膽戰起來,想要阻止這個融化的過程,卻是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
這玩意腐蝕性太強了,如果持續下去,恐怕要不了十分鐘,血魔殘識將重見光明,如果是之前,我大可不必緊張,偏偏在這個節骨眼上,血魔殘識一旁,便是那顆我吸收了小部分的內丹

一旦喚醒了血魔殘識,那就好比,一只小狗仔,和一匹餓狼,在搶食一塊美味的肉,毫無疑問,我就是那一只小狗仔,搶食成功的幾率,幾乎為零

搞不好,還要被這頭餓狼一并吞了,我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,怎么辦,難道要坐以待斃,亦或者,向杜館長他們尋求幫助

這才剛拜在陳宗師門下,萬一他得知了血魔殘識一事兒,很可能翻臉不認人,那似乎有點得不償失。

就在這個時候,婉兒情緒有些激動,“糟老頭,你不肯承認拉倒,把我爺爺放了?!?/p>

“小丫頭,剛才不是說的很清楚嗎,老夫也是被瞞在鼓里的,我何嘗不想知道,親家身在何處?!睔W陽鋒依舊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。

不過,他說的倒是實話,當時只是叮囑上官杰,務必把人藏好,也沒詢問具體所在,現在上官杰一命嗚呼,還真有點無從查起,當然,從上官杰的一批心腹,應該可以追尋到蛛絲馬跡。

聽到他這樣說,婉兒更加惶惶不安,難道說,這張人皮面具,真的是爺爺的臉如此一來,即便他還活著,那也面目全非了,想想婉兒就覺得毛骨悚然。

上官杰這樣暴斃身亡,當真是死無對證了,即使有些真相呼之欲出,那也沒辦法制裁歐陽老爺。

畢竟,這一次的訂婚儀式,歐陽家那邊的親朋好友,占據了南云省的“半壁江山”,僅僅是這種手腕,就足以說明很多東西,如果沒有人證物證俱全,也難以扳倒歐陽家

見到歐陽鋒的厚顏無恥,婉兒留下了委屈的眼淚,那楚楚可憐的俏麗模樣,實在令人心疼。

“哎,好兒媳,你別哭啊,多么喜慶的日子,雖然只是訂婚儀式,但過了今天,你也算是歐陽家的一員了,什么時候定個日子,風風光光出嫁,你放心,就算親家遇到了什么不測,我們歐陽家也不會讓你受半點委屈,是吧,俊兒?!睔W陽鋒露出一臉慈祥的笑容。

雖然臉上在笑,但他心里在滴血,也把陳木春的祖宗十八代,問候了幾百遍,別看只是一個小小的冒牌貨,卻承載著他多年的心血,如果陳宗師沒有到場,在冒牌貨的威懾之下,我們幾個人,多半要灰溜溜的離去。

將來,應該也不會在妄想接管上官家了,如此一來,就是權利的輸送,他們歐陽家遲早要成為南云省內,如日中天的超級武術世家。

不說南云省,即便放眼整個華夏國,能手握兵權的武術世家,幾乎是沒有的,這是個很敏感的東西,由于南云省獨特的地理位置,再加之上官國強年事已高,歐陽家的繁榮強盛,才達成了這一樁婚事,本來就是千載難逢的機會,可現在,出了這類事,哪怕把關系撇得一干二凈,想接管軍區,那也是不切實際的,若是總司令有什么三長兩短,上邊也會派人接替他的位置。

“嗯嗯?!睔W陽俊不假思索點了點頭,這次的行動策劃,就連歐陽俊也是一無所知的,畢竟他武功盡失,心態備受打擊,出于穩妥考慮,歐陽老爺并沒有透露他。

所以此時,他只是有些懷疑,這件事是父親主導的,悲催的上官杰,卻成了背鍋俠。

“不,我不想成你們家的人,太惡心了,那還不如去死?!蓖駜河昧u了搖頭,面色無比堅定,都到了這個節骨眼,歐陽家的陰險狡詐,幾乎是人盡皆知,還好意思繼續完成訂婚,簡直是在搞笑吧。

“喂,這是親家定下的婚事,你如果抗拒,那就得背負不孝的罪名,孰輕孰重,你自己考慮清楚吧,萬一他被上官家禍害了,即便在九泉之下,那也難以安息啊?!睔W陽老爺不緊不慢說道。

這純粹是在耍無賴啊,婉兒有些嗤之以鼻,要不是涵養好,早就破口大罵了。

“哦,那若是你的親家到場了,是不是就可以悔婚呢”一道清脆熟悉的女聲響起。

“那是自然?!睔W陽老爺下意識應道,轉過頭去,定眼一看,竟是關若蘭

手機用戶:m.shuhuanghuang.com書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費熱門小說網!




人人看人超碰人人另类_最近2018中文字幕国语_日韩精品无码人妻免费视频_九九久久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