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書荒慌 > 靈異鬼話 > 靈異神怪 > 《蛇妻》
第353章 哭喪人

我聽到這兒,更是滿臉的疑惑了,瞅著他,當即不解的追問道:“現在到底是個啥情況我說老頭兒哪兒來的那么多錢啊”

齊老頭兒聽到了我的話之后,頓時就沉默了下來,不再說話了。

我也不說話了,只能靜靜的等待著,讓他反應過來之后,再慢慢的說吧。

果然,等了片刻,齊老頭兒這才回應著說,“這事情啊,說起來,真是家門不幸,家門不幸啊?!?/p>

根據老頭兒的說法,其實也十分清楚了。齊大彪呢直接之就是盜墓去了

而且,在南坪村還發現了一個大墓,長期從里面掏錢財出來揮霍。

聽到這兒,我瞪大了眼,猛然間想到了東方婉兒的墓地,當初除了她的尸體,其他的東西完全是被盜了的。而且,根據我老舅的說法,當初他在山上,還看到了有盜墓賊遺留的東西。

原來這一切,是齊大彪做的啊。

這么一想,許多事情其實就能解釋的清楚了,完全都是一環扣著一環的。

摸著下巴,我開始陷入了思考之中去,總覺得有個環節不對勁兒啊。

他長期去東方婉兒的墓地掏東西,難道說,是東方婉兒這段時間,騰出手來了,想要干這家伙不成

簡直是無聊嘛

東方婉兒這么一個有形象的女人,你說她要殺一個半截身子進黃土糟老頭子而已不是么至于要去嚇他,還要嚇死

我看著齊老頭兒,追問他,就這些了沒有別的了

齊老頭兒咂吧著香煙,說就是這樣啊。沒有別的了

我說這也未免有點太簡單了吧我還以為還有點啥隱情呢。

他聳了聳肩,說雖然他不知道齊大彪到底是怎么了但是,如果真是被人給害死的話,還是希望能還給他一個公道。

我點了點頭。

然后,送走了老頭兒,我也累壞了。直接回到了鋪上,然后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覺,就此結束。

想了想這事情,反正是覺得莫名其妙的,要多亂就有多亂了。

如果說,老頭兒不是因為東方婉兒死的,也不是白仙殺死的。

那么,到后來,到底是誰弄死他的呢

感覺真是頭疼啊

思前想后的,我干脆懶得去想了。這些破事情,還是留到以后去糾結吧。

第二天一找,俺外公要留我吃飯,我也不吃了。騎上了我的三輪車,急急忙忙的趕回到了南坪村去。

剛剛趕回去的時候,四周還真是夠熱鬧的。

因為齊大彪的兒子,已經從城里面趕回來了。

這人呢,咋說呢

生前的時候,他是不愿意去盡孝的,看到老頭兒都煩了??墒?,只要這人死了你再看吧。

一定會給喪禮辦得風風光光的,生怕四周的人嚼舌根子,說他不孝。

這就是所謂的身前不管不顧,死后盡掙風光。

四周的花圈那都密密麻麻的擺了一圈,而且還有紙人紙馬,紙花圈。聽說,他為了這一次的喪禮,花了大價錢,還專門的去請了一個專門的人過來辦喪禮。

這里面就有點意思了。

大家都知道,辦喪禮的時候,一般會請兩種人。

第一種呢,就是先生了。來念經超度,給你算一下下葬的日期,什么時候做點啥事情,人家也會指點你的。

第二種呢,不知道有沒有人請這個哈。

戲班子

香港那邊有一個“孟蘭節”,其實就是我們大6的鬼節了。我們燒香燒紙,祭拜一下,他們那兒還有湊錢請戲班子來唱戲。

但是你看下面的桌椅板凳,全都是空著的。

這戲不是給人看的,而是給鬼看的

內陸呢,死人了,辦酒也會請人唱戲。而且唱的越長,越表示隆重,有人連著唱七天七夜的。

這種的,人家四周的街坊鄰居都會傳,“孝子大孝”

好了,扯完了這兩種最常見的,接下來,我就說個第三種

第三種這個職業有點稀奇。

肯定有見過的,也有沒見過的。

什么呢

職業哭喪人

沒錯,哭喪也是個職業。

還是那句話,身前窩囊,死后風光。

這后人都怕別人說閑話,家中的老人死了,要辦得風風光光的。但這死了人,得哭啊,你哭不出來,或者哭得不傷心,人家罵你不孝。這時候,就有職業哭喪人來了。

他們是真能哭,而且還能哭書

哭書是個啥玩意兒

這邊有人拉輕彈曲兒,那邊職業哭喪人跟有臺詞,拍電影一樣,拿著麥克風跟著音樂哭,哭得十分凄涼,十分悲哀。

老實說,人家是吃職業飯的,真不是蓋的啊。

當時是一個女的,長得還行吧。穿著麻衣,披麻戴孝的,跟著旋律就在哪兒唱:“我娘一死不回來 ,哭斷肝腸淚滿懷 ,光陰似箭容易過 , 一見娘眼如一年 ,大家救苦團團轉 ,兒女淚水濕胸前 。要得我娘多見眼,除非靈前有魂來,要得我娘多見眼, 除非靈前看香臺 ,要得大家好一點 , 除非我娘在身邊, 這回我娘越去遠 ,皇天凄慘淚漣漣 , 江水流干心腸斷 。 思想我娘不團圓”

那獨特的音樂,配合著她哭泣的聲音,四周真的很感染人。我呢也跟著淚眼汪汪的,當時好像是受到了感染一樣。

四周還有一些上了年紀的老人,更是在哪兒偷偷的抹眼淚。

捕蛇人拍了我肩頭一把,這家伙也過來了??粗?,他笑著問我,跑到哪兒去了

我說去錢家村,查點事情。

說到這里,我還怪異的瞄了一眼捕蛇人,問他好端端的,咋跑到這兒來了

孟狗蛋嘆息了一聲,說大家都是鄉里鄉親的,出了點啥事情,當然要來幫忙了不來說得過去么

我翻了個白眼兒,沒好氣的說,“你好像不是南坪村的人吧誰跟你鄉里鄉親的了”

孟狗蛋撓了撓頭傻笑,說他戶口現在都是南坪村的了。

我瞪大了眼,看著這家伙,立馬壞笑著說:“這么說來,你還是入贅的上門女婿了”

捕蛇人撓著頭,一個勁兒的干笑,并沒有多說什么。

我們看著面前的哭喪人在哪兒繼續的哭,真是看一次,我鼻子酸一次。

手機用戶:m.shuhuanghuang.com書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費熱門小說網!




人人看人超碰人人另类_最近2018中文字幕国语_日韩精品无码人妻免费视频_九九久久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