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書荒慌 > 都市校園 > 都市日常 > 《今夜不設防》
第七百一十三章 關若蘭來探病

這一現象,讓我感到一陣喜悅,畢竟一直是漆黑的環境,整個人看不到一丁點的希望,那種感覺,實在是難受。

在這一縷黎明之光的帶領下,我開始走出了這個迷宮,漸漸恢復了一點意識,然而,身體透支的太過嚴重,以至于,我的身體和腦袋,幾乎處于一個斷開聯系的狀態。

關神醫緩緩收了針,“好了,我能做的就這么多,至于能不能清醒,還得看他的造化?!?/p>

面對三女無比關切的眼神,關神醫也沒有隱瞞,他有些驚訝,活了一大把年紀,還是頭一次見到,能把女人關系協調得如此之好的。

最主要的是,從她們流露出的情感來看,都是用了真心的,這一點,極為難能可貴。

聽到這模棱兩可的回答,三女有些惆悵,說了等于沒說,她們都懷疑,關神醫是不是束手無策,所以用這樣的說辭搪塞。

“喂,如果沒把握的話,你就不要亂出手呀,就你這個針灸術,還不如小風哥的一半呢”盡管看上去很專業,但沒有起到立竿見影的效果,到了柳潔眼里,簡直沒有可比性。

她性子比較直,不過這番話,讓病房氣氛變得比較尷尬,尤其是關老,作為一個有著神醫之稱的醫學前輩,被一個小丫頭埋怨,也是挺尷尬的,不過他也沒有生氣,對我的本事更加好奇。

相比之下,嫂子就冷靜多了,她急忙拉扯著柳潔,“小潔,別亂講啊?!?/p>

本來,柳潔的出發點是好的,可萬一得罪了關老,那就麻煩了,畢竟也不熟悉,從杜館長他們的敬重程度,不難看出,關老的身份不一般。

杜館長有些無言以對,如果柳潔說的是真的,這小子是有多恐怖啊

而且,他的醫術從何而來,杜紅塵有些想不明白,莫非和武圣碑有關

盡管有所好奇,但當時杜館長也沒有追問,這是對我的尊重,然而自從選拔賽之后,也沒見我施展其他的高級武學,這么一推敲,杜館長就猜到一些東西。

雖然關老激活了我的大腦神經,但是想串起來與身體的聯系,還得靠我自己,腦海里的那一縷意識,小心翼翼擴散著。

到了傍晚的時候,杜館長帶著關老他們去昆城游玩,三女依舊照看著我。

嫂子準備去醫院食堂買點飯,剛走到門口,就看到一道窈窕的倩影,她微微一愣,不由問道,“請問你找誰”

“你好,我想看看莊風,我是他的朋友?!边@輕盈婉轉的女聲,頗為悅耳,來人正是關若蘭。足足用了兩天時間,她才勉強有了行動能力,而且猶豫了好久,還是過來了,這兩天,連爺爺也是各種問東問西,她只是避而不答,之前發生的那些事兒,寧可永遠埋在心底。

她現在修為盡失,不能飛來飛去,從中午的時候,就一直在醫院外邊等待著,聽說爺爺要來,關若蘭也不敢相見,直到他們離開了,才悄悄地來了病房。

說實話,關若蘭并不想和三女相見,但又沒辦法避開她們,畢竟三女寸步不離的照顧,如果換做以前,她可以在窗口,看上幾眼,現在卻沒有那種能力。

“啊,好的,進來吧?!鄙┳舆€是很客氣的,對于這個氣質非凡的女子,她忍不住多看了兩眼,這么漂亮的女性朋友,壓根就沒見過,也沒聽小男人提起過。

不過她隱隱有一種預感,應該不是普通朋友吧,而且看關若蘭的樣子,似乎有話要講,而她們幾個在場,也放不開。

“喂,小潔,婉兒,走吧,我們一起去吃晚飯?!鄙┳雍傲艘宦?,使了個眼色,小丫頭年紀輕,有些東西看不出來,總不能讓她們杵在這。

“為什么呀”柳潔有些納悶,她根本就不餓,只想守在小風哥旁邊,一直等到他清醒過來。

“小潔姐,走啦走啦,總這屋子里悶著,也需要透透氣的?!毙烟业故菣C靈,挽起了柳潔的胳膊,把她往外拽,一邊在柳潔的耳邊嘀咕著。

關若蘭忍不住沖嫂子投遞了一個感激的眼神,真沒想到,有朝一日需要他的紅顏知己來施舍,這種滋味,很是難受。

不過,好在她們沒有難為自己,否則就得出洋相了,她算是一個與世無爭的女孩,也怕遇到斤斤計較的那種女人。

很快,病房里就剩下關若蘭和我,她呆呆看了我一會,眼淚不爭氣溢了出來,想到之前被折騰的場景,她不知道怎么面對我,如果我是清醒的狀態,關若蘭還真不好意思來。

她多么希望,這一切都沒有發生過,對于武者而言,失去了一身的修為,那就無比沉痛的打擊,可在關若蘭眼里,貞潔比修為更加重要。

如果早知道,事情會演變成這樣,還不如當日選拔賽結束后,就火急火燎的發生關系,雖然少了一些潤滑的成分和過程,但遲早要經歷那一步,更何況,還可以進行雙修之術,已達到陰陽平衡的效果,對彼此的益處,都是不可忽視的。

然而,計劃趕不上變化快,她身體所蘊藏的養分,被血魔吸收的一干二凈,那一晚的折磨和凌辱,絕對是一輩子難以磨滅的痛苦記憶。

不過這個家伙能留有一線生機,算是不幸中的萬幸,此時的他,陷入了瀕臨死亡的狀態,連呼吸都沒了。

接著,她坐到了我身邊,輕輕撫摸著我的臉,一滴滴晶瑩的淚花,滴落在我的手臂上。

“劣徒,你快點醒過來吧,這么多人為你擔心?!彼胩觳恢勒f什么,這個熟悉的稱呼,柔軟的聲音,就像在說枕邊的悄悄話。

本來,我是處于一個意識封閉的階段,但在她的呼喚下,竟是傳到我的腦海里,而且那一滴滴的熱淚,同樣喚醒了我的感官。

俗話說得好,解鈴還須系鈴人,在我的潛意識里,一直源源不斷的做噩夢,這種感覺,就好比被“鬼壓床”一樣。

手機用戶:m.shuhuanghuang.com書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費熱門小說網!




人人看人超碰人人另类_最近2018中文字幕国语_日韩精品无码人妻免费视频_九九久久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