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書荒慌 > 靈異鬼話 > 靈異神怪 > 《蛇妻》
第366章 把妹有訣竅

我倆這爭論不休的

那邊的金春蘭,笑著說,“得了你倆也別吵了。其實這事情吧唉,用不著吵?!?/p>

陳佳佳瞪大了眼,反問她,“自己男票命犯桃花,跟幾個女人有曖昧,這還不吵”

她點了點頭,說“吵有什么用呢,因為他就快要死了”

這話一說出來,我臉色就白了

因為,這是第二次,有人給我相術之后,告訴我快死了。

一個人說,你可能不在意。但是,突然兩個人都這么說,那真是有點嚇人了。

陳佳佳的臉色也嚇白了,看著我,又看了看她,不悅的說,“你瞎掰的吧孫浩經歷了這么多的事情,不也是活得好好的么怎么可能出事情”

她慫了慫肩膀,說這事情,就不得而知了。因為,根據她的觀察來看,我的生命線開始斷了,而且這個痕跡是越來越明顯,相信要不了多久,徹底斷裂,我就得死了

這些話,讓我心里面都發寒。

不是吧

好端端的,老子要死了這

陳佳佳很生氣,她說“我懂了你就是瞎算。什么孫浩有很多女人緣,還有他要死了之類的,沒有一件事情是準的?!?/p>

我苦著臉笑了,當然順著陳佳佳的話說,她不準了。

結果,金春蘭嘆息一聲,無奈的說,“自古忠言逆耳,你們不愿意聽,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?!?/p>

我們說著話的功夫,三輪車也已經開到了里面去。進了村之后,我讓佳佳先回去,我們這里還有事情要做。

陳佳佳搖了搖頭,抓著我,說她不走,有啥事情,她陪著我一塊兒去。

我苦著臉說,不好玩我們要去跟死者聊天,她一個女孩子,又是大晚上的。容易出事兒。

陳佳佳說不怕,她跟我一塊兒去,我能保護她。

我當時臉色就冷了下來,不滿的說,“怎么白天我說的話忘了乖乖的,要不乖,以后不陪你上街了?!?/p>

陳佳佳吐了吐舌頭,說“好吧那你保重,一定要平平安安的?!?/p>

我點了點頭。

然后,這丫頭指了指自己的臉,示意要“波”一個。

搞得我面紅耳赤的,只有男人對女人這樣的,哪有女人讓男人來“波”一個的

沒辦法,看著那邊壞笑的錢二毛和金春蘭,我小雞啄米似的,直接在她臉蛋上就來了一下。

陳佳佳得到了自己想要的,紅著臉,當即就跑回去了。

我松了一口氣,轉過頭去,沖著俺老舅喊了一聲,“行啦,咱們也出發吧?!?/p>

他笑嘻嘻的說,“兩人感情可以啊,這分別了還依依不舍的。要是這么舍不得,趕緊辦了結婚酒唄,反正都吃了訂婚酒了不是”

我翻了個白眼兒,故意調戲他倆,我說你還是擔心自己把。啥時候,你們能成事兒啊

結果,聽完我的話之后,錢二毛就擱哪兒“嘿嘿”的一個勁兒傻笑,說他沒有意見,主要是看金春蘭的。

金春蘭臉不紅,心不跳,她說急什么慢慢談唄。這事情,也得看緣分不是

我眼珠子轉了轉,想到剛才不是給我看手相么我笑著問她,既然如此,給錢二毛看看唄??纯此麄z,到底是有沒有緣分

結果,金春蘭厲害,會找借口。她說錢二毛這不是在開著車么不好說,不好說啊

我立馬附和著說,沒關系啊這條鄉間路上,又沒有啥人,怕個啥啊停車也沒關系。

說到這里,我趕緊沖著錢二毛,一個勁兒的遞眼色。

這家伙

我不知道該咋說他了。要不說,老實巴交的,沒談過戀愛的人,有點蠢呢。

從小到大,媽媽總是教育你,對女孩子好,一心一意的追求她,無微不至,噓寒問暖的問候她。終有一天,會感動女孩兒,她會嫁給你的

我敢摸著良心說,所有人,幾乎是所有人從小到大都是這個教育模式。

但結果長大之后,你發現這一套沒卵用反而你想追一個女孩子,你越對她好,這女孩兒越是反感。當然,青梅竹馬的除外。

哪怕你就算是真用這一套,感動了對方,好吧你會發現,你特么其實成了一個備胎。

其實追女孩兒,你不能老實,越老實越沒戲。為啥頭發染得花花綠綠的小混混,身邊都有一個漂亮的女朋友為啥你老老實實,辛辛苦苦的工作,到最后吊絲

說白了就是不會花花。

看著他那傻兮兮傻笑的模樣, 我真想一腳給他從車上踹下去。沒辦法,只好跟金春蘭說,“別看他這樣,其實這人老實巴交的。以后過日子,絕對好”

金春蘭反問我,“你跟他是不是有啥關系”

我嚇到了,趕緊的說,“沒有沒有我們就是一個民團的,普通人罷了?!?/p>

金春蘭淡淡一笑,說“為啥老是好像撮合我們倆”

我瞪大了眼,說他沒媳婦,人老實。你呢,又是個童養媳,還要撫養一個小孩子,兩人都苦,一起過日子多好

結果,金春蘭撐著下巴,怪模怪樣的看著我,笑著說,“其實我喜歡你這種類型?!?/p>

“咳咳”

當時我就劇烈的咳嗽了起來。這女人咋回事兒不僅蹭吃蹭河的,現在更是要挑撥我倆的關系是不是

我說,“你自己不也說了,我命犯桃花么剛才她在這兒,我不好說,你其實挺準的。確實妹子很多,你也不想變成其中一個吧而且咱倆年紀差距這么大。我覺得,你還是和我老老大哥,你倆談啊?!?/p>

“這事情講究感覺的好不好如果不對眼,那又有什么辦法你看,他對我對眼,我看不上。我對你對眼,你又看不上我所以,何必呢”

金春蘭太不要臉了。這番話一說出來,我果然就明白了,白天她對錢二毛說的那些事兒,肯定都是為了忽悠這傻帽去給她買單呢。

至于我呢

估計她在瞎扯,想要找個擋箭牌進去,然后把這事兒給徹底的攪渾了才好。

手機用戶:m.shuhuanghuang.com書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費熱門小說網!




人人看人超碰人人另类_最近2018中文字幕国语_日韩精品无码人妻免费视频_九九久久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