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書荒慌 > 靈異鬼話 > 靈異神怪 > 《蛇妻》
第422章 喪禮

說完,看著對面的孟狗蛋,我尷尬的就笑了。

我倆這你情我濃的,倒是給忘了,這家伙還在這兒呢。撓了撓頭,看著孟狗蛋,我趕緊來了句,“那啥今晚上去我哪兒,我請你喝酒去?!?/p>

結果,沒想到孟狗蛋直接搖頭晃腦的,選擇拒絕了。

“行了吧,你小兩口,好不容易的才湊到一塊兒去。今晚上肯定要好好敘敘舊,干些少兒不宜的事情。我呢,還是別當這電燈泡了,你們自己玩自己的吧。好了,我記得我好像還有點事情,這就先走了你們慢慢的玩吧?!?/p>

說完,這家伙雙手背在背后,笑呵呵的朝著前面就走了。

我和麥花兒站在哪兒,看著他的背影,兩人都是一陣的大紅臉。這氣氛,確實是有點尷尬是吧

傻站在哪兒,我看著麥花兒,麥花兒看著我。

兩人都很不好意思,就在哪兒傻笑著。

麥花兒憋了很久,然后看著我就問,“浩哥哥哪個,我們我們”

“怎么了”

看著她在這兒說了半天的我們,我有點傻眼了,當即瞅著這妹子,就趕緊的問了句。

憋了半天之后,她這才咬著牙,然后來了句,“我們結婚吧”

說完這話,她的臉色瞬間紅到了脖子根去。

那真是害羞到了極點,臉色這么紅,都快要滴出血來了的感覺。

我傻愣在哪兒,然后尷尬的咳嗽著,很不好意思,“怎么怎么突然間想到這個了”

“我是說真的浩哥哥,經過這幾天,我真是太害怕了所以,我想跟你在一起,我們永遠也不要分開了好不好”麥花兒說著說著,又撲進了我的懷中,然后死死的抱著我,不愿意撒手了。

我站在哪兒,深吸了一口氣,如果之前她這么說,興許我就答應了。但現在,我這邊剛剛給山爬子大叔說好了,自己呢也用了狐仙子的心臟。

可以說,最難受的就這點了,以后的人生,我將和狐仙子永遠糾纏在一起了。要現在,轉身帶著麥花兒,然后兩人就跑了,這叫怎么一回事兒

所以,看著麥花兒,我安慰她說,“別胡思亂想了這里是南坪村,是我的村子,我家世世代代生活在這兒,祖宗的根在這兒,我父母也在這兒。麥花兒,你說我們還能去哪兒呢”

這話說完后,麥花兒抬起頭,看著我,最后無奈的嘆息了一聲,也沒有再多說什么了。

我牽著她的手,然后說,“走吧我們回去吧。村子里面,死了那么多民團的兄弟,咱們得回去辦喪事兒呢?!?/p>

麥花兒點了點頭。

我問她,白仙和東方婉兒呢他們捉到了么

她只是搖頭,還表示從頭到尾,根本就沒見過這兩人。

“哦”

我回了句,然后說,“這倆家伙對于我們南坪村來說,真的是太危險了。我覺得,無論如何,留他們不得?!?/p>

這話一出口,麥花兒立馬拉著我,然后焦急的來了句,“浩哥哥,別打了你這一次差點死了不是么再打下去,我真的很害怕”

“害怕有什么好害怕的”

我剛想義正言辭,然后嘚瑟的來兩句呢。沒想到,看著麥花兒那一臉嚴肅的樣子,我立馬停頓了下來。然后,苦著臉,笑著說:“好吧,其實我也害怕,我也是正常人,我也怕死?!?/p>

“那為什么浩哥哥”麥花兒吃驚的看著我。

話還沒說完呢,我直接回了句,“麥花兒,別說了死亡是每個人都會去也經歷的事情,這點不假??墒悄阒绬崛绻驗槲窇?,而停滯不前,這輩子,都將碌碌無為。南坪村是我的村子,我是民團的隊長,那么我就有義務去保護它。這是義務也是責任”

看我義正言辭的說這些,麥花兒一動不動,良久之后,她嘆息了一聲說,“好吧,浩哥哥,我知道自己沒辦法阻攔你。但是,也請你至少,算上我好嗎讓我跟你一塊兒”

停在了哪兒,我直勾勾的看著她。

麥花兒的眼神沒有絲毫躲閃,同樣是一臉堅毅的看著我。

最后,我實在執拗不過她,無奈的嘆息了一聲,點了點頭說,“好吧我知道了,以后你就跟著我一塊兒吧。咱們組成一個情侶檔,可以吧”

這話說完之后,麥花兒才笑嘻嘻的笑了起來。

緊接著,我們趕回到了南坪村去。進了村子里面,然后按照死者要辦理喪事兒的習俗,一大群人,在哪兒吹吹打打的,等待著開席。

我們也得趕過去參加,大家坐在哪兒,靜靜的等待著。

旁邊死者的家屬,死者的父母,趴在哪兒哭得是歇斯底里的。我呢

作為民團的隊長,好像我一點作用都沒有起,反而把他們帶向了死亡。雖然,在名義上來說,確實還挺好聽的,他們這算什么烈士

但是,其實仔細一分析,真是不堪

因為,他們打了半天的戰斗,是針對一些死人和紙人罷了。這根本算不得戰場好不好

“請節哀”

“請節哀”

幾乎每個來參加葬禮的人,都是說著這句話。

作為村里面的大事兒,當然所有人都得來參加了。

陳佳佳也來了,站在哪兒,她穿著一身黑色的衣服,一臉傷感的樣子。

直到看到我,她這才湊過來,小聲問我。

“孫浩,聽說這一次民團的戰斗,打得十分慘烈是不是我說你小子怎么會”

說到這兒,她沒有再說下去,用一副異樣的眼光看著麥花兒,然后改變了語氣,“你你怎么跑到這里來了”

麥花兒不鳥她。

陳佳佳要發脾氣呢,我趕緊呵斥了一句,“行啦今天這悲傷的日子,大家都來了好不好你都來了,她為什么不能來”

陳佳佳瞪大了眼,沒好氣的來了句,“廢話我跟她能一樣么”

我笑了,反問她,“哪兒不一樣了”

“當然不一樣我在南坪村,可是村長的女兒,她在村里面可不受人待見?!?/p>

手機用戶:m.shuhuanghuang.com書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費熱門小說網!




人人看人超碰人人另类_最近2018中文字幕国语_日韩精品无码人妻免费视频_九九久久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