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書荒慌 > 靈異鬼話 > 靈異神怪 > 《蛇妻》
第359章 憶情

結果呢

麥花兒卻是搖了搖頭,苦著臉說,“沒辦法,我叫過了。她說太困了,就不吃了”

聽到這話,我更是覺得驚訝了。

我滴個乖乖

那家伙如此的好吃,居然在這個時候,不想吃了,不是太開玩笑么

不過,愛吃不吃,不吃最好了。

要知道,老子選的這只雞,雖然夠大的,但是四個人,吃一只雞,肯定不夠吃。

所以,俺吸取了新疆大盤雞的做法。

在里面加入了很多的其他菜,蘿卜、土豆什么的,弄了一大盤,香味十足。

弄好之后,那邊的二禿子也來了。

這家伙可以啊,我還以為,他又要拿自己家的藥酒呢。沒想到,他居然提來了一瓶老白干兒。

拍了拍手中的酒,他笑著說,“伙計,怎么樣現在這酒你滿意不”

老實說,老白干什么的,真算不得什么酒。

但是,別忘了,我們這里是農村啊。還在乎這些有酒水喝就不錯了。

當即,我趕緊叫他進去。

然后嘛,準備動筷子的時候,金春蘭也跑出來了。

我看著她,真是哭笑不得,問了句,“大姐,你不說了,自己想要睡覺,不吃了么現在這一會兒,有是什么情況啊”

“哎呀,你還好意思說呢之前還說,殺雞待客,我就一直的等著。最后實在扛不住了,這才跑去睡大覺的。本來又睡著了吧,沒想到,你的雞這么香。睡著的我,又給餓醒了?!苯鸫禾m揉了揉肚子,看著我做的大盤雞,也是吞咽唾沫,眼珠子都等圓了。

那邊的二禿子,支著腦袋,看了看我的雞,然后驚訝的說,“浩哥,看不出來啊。你居然還有這種手藝呢這是什么啊,光是看樣子,就非同凡響了?!?/p>

我苦笑著說,“新疆大盤雞啊以前在外面讀書的時候,放假了。跑到外面去打牙祭,當時就吃過了,味道還行?!?/p>

這么一說,他們都點了點頭。

然后,不由分說,大家坐在一塊兒,開始吃飯。

她倆是吃飯,我和二禿子,自然是喝酒了。

兩人一人倒了一杯,二禿子還笑嘻嘻的看了看麥花兒,又看了看金春蘭,笑著說,“看不出來啊,我的浩哥,沒想到,你還在這里金屋藏嬌呢”

“你這臭小子,這腦子里面就不能裝點好的東西么你難道不認識她了”

二禿子有點蒙圈。

仔細的看了看,然后恍然大悟,“哦想起來了,那個和你老舅,經常在一塊兒的女人。不過,好熟悉啊,我怎么向不起來了,好像是在那兒見過他了?!?/p>

我回了句,“哭喪~”

“啊,不不會,她是哪個”

我點了點頭。

然后,這家伙瞪大了眼,還使勁兒蹭了蹭自己的眼睛,來了句,“我去,簡直是百變女神啊,我還真是看不出來呢?!?/p>

“哈哈”

聽到這話,我頓時就笑了起來。然后,夾了一點雞,主要是雞大腿,塞到了麥花兒的碗中。

這丫頭紅著臉,然后趕緊的吃了起來。

剛剛吃了一口,然后她就瞪大了眼睛,吃驚的說,“挖,真是好吃沒想到,雞肉這么好吃啊”

結果,二禿子翻了個白眼兒,笑著說,“我說,麥花兒妹子,你這也太夸張了吧我知道你想要夸獎浩哥,可是,你這演技也太稀奇了。怎么說呢浮夸”

麥花兒咬著雞腿,腦袋是拼命的搖晃著,她說,“沒啊,真的,我是真的覺得很好吃。浩哥哥,你怎么做的啊”

連那邊的金春蘭,也跟著一塊兒吐槽說,“是啊,雖然味道不錯。但是,也絕對沒有到你說的那么夸張的地步吧”

“有啊真的很好吃嘛?!丙溁▋哼€是堅持著。

我苦著臉,只好對他倆說,“行啦你倆,麥花兒第一次吃雞。你們就省省吧”

金春蘭聽到這話,瞪大了眼,捂著嘴還笑。

“我說,你倆這真是能唱雙簧啊。怎么可能第一次吃雞,即便是我這么窮的,也偶爾吃一次啊?!?/p>

她這話,可真是戳中了我和麥花兒的痛腳。

那邊的二禿子呢,則嘆息了一聲說,“這是真的麥花兒很可憐,從小無父無母,小時候吃百家飯?!?/p>

“你也說了,吃百家飯嘛。誰家沒有個殺雞的時候,有雞當然會給一點了,她這么可憐是吧”金春蘭不依不饒的追問。

我回了句,“因為全村人都不待見她。對于一個不待見的人,如果不是所長強制要求。他們甚至連一口白米飯都不愿意給,還想吃雞呢,你就做夢吧?!?/p>

二禿子也跟著唉聲嘆氣了。他說,其實小時候,他家給飯的時候,還算給得不錯了。白米飯,配一點青菜。還有更加寒酸的,那都是黑窩頭。

知道黑窩頭么

就是那種放久了,發艘的饅頭,這玩意兒太硬了,一口咬下去,牙齒都能崩碎。

說到這里,看著那邊的麥花兒,二禿子說,“小時候啊,麥花兒還真是吃苦啊?!?/p>

金春蘭似乎明白了什么,她剛才說了不該說的,現在十分的尷尬。

她干笑著說,“真不敢想象,那時候的她,別人是愛理不理,現在是高攀不起。都成小富婆了,現在養殖了這么多雞?!?/p>

結果,麥花兒紅著臉,低著頭,很不好意思的說,“都是浩哥哥拉。不是他張羅這些,我不可能的”

結果,金春蘭伸出手,狠狠的拍了我一把,笑著說,“我說,耗子你小子可真是個男人。別人都不敢和麥花兒有什么關系,但你呢不僅幫她養雞,最后還泡她,你這男人真是非同凡響啊?!?/p>

聽到這話,我苦著臉,沒好氣的回了句,“麻蛋,你這到底是夸我,還是在罵我啊?!?/p>

二狗子這家伙,抬起了手中的酒杯,狠狠喝了一口,然后回了句,“其實,我也想不通啊你是不知道,小時候我們一塊兒還欺負過麥花兒呢??墒?,有一天,我記得好像是他罰留堂了。過了那天,整個人都變了?!?/p>

手機用戶:m.shuhuanghuang.com書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費熱門小說網!




人人看人超碰人人另类_最近2018中文字幕国语_日韩精品无码人妻免费视频_九九久久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