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書荒慌 > 都市校園 > 都市日常 > 《今夜不設防》
第八百四十二章 黃鼠狼給雞拜年

“不?!编嵖偛煌u頭,惶恐至極的模樣,讓人忍俊不禁。

“哦,我懂了,到了口袋里的錢,你不肯拿出來?!蔽乙荒樆腥淮笪虻纳裆?。

“不不不?!编嵖傆质秋w快擺頭,像是撥浪鼓一樣。

見到他這樣推三阻四的樣子,我和周省長都有些詫異,說句不好聽的,如果周省長要整治他的直播公司,絕不是什么難事,可能花錢的機會都沒有,就瀕臨倒閉了。

一般來說,天降橫財都不是什么好事,況且這筆錢,就是燙手的山芋,拿不得。

“莊爺,我是怕你的女朋友她們不答應?!编嵖偨o出了一個牽強的理由,我有點哭笑不得。

“你多慮了,她們壓根就沒指望拿到這筆錢?!蔽衣柫寺柤?。

顯然,按照周省長的意思,把錢拿回來,然后一分不少的退給“送禮的人”,這樣一來,他勉強還能保住自己的烏紗帽,即便他有拆東墻補西墻的能力,也不好表現出來,萬一我拿這個說事,一樣是難辭其咎,所以只有讓鄭總吐出來巨款,才是最好的方法。

不過這個時候,鄭總明顯有些心虛,“鄭總,你是不是有什么難言之隱”周省長盯著他的眼睛,目不轉睛問道。

鄭總剛開口,身子一陣痙攣,再次暈倒在地,看起來像中風一樣。

“該不會出事吧,要不要打120”周省長有些著急。

我有些哭笑不得,從這家伙的氣息,就能感覺出,他故意裝成這樣的,面對雙重壓力,鄭總不愿意解釋,所以演出了這一幕。

我運了一股內勁,扣住他的腦袋,再次按到了水盆里。

“啊?!鳖D時鄭總喘不過氣來,不停地掙扎。

“如果你再裝死,我不介意讓你真死,不信的話,你可以試試?!蔽衣冻隽艘唤z笑容,不過落在鄭總眼里,就是惡鬼一般,嚇得他沒了脾氣。

他可不敢懷疑我說的話,試想一下,歐陽家都在我手里吃了大虧,訂婚儀式也沒有順利舉行,不僅如此,還得到了總司令的青睞,不夸張的說,將來的南云省,絕對會有我一席之地。

不管是武者領域,還是權力方面,我都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,就算鄭總這樣的商人,都是心知肚明。

“莊爺,你不要對我用刑,我招,我全招”到了這個節骨眼上,鄭總已經失去了反抗的勇氣。

搞不好我直接宰了他,辛苦經營起來的公司,也是給他人作嫁衣裳,這么一想,鄭總就直接妥協了。

“實際上,坤少后來刷的1個流星雨,并沒有真的拿錢充值”鄭總深吸了一口氣,忐忑不安說道。

“什么意思”周省長隨之一愣,有些不理解。

鄭總繼而解釋起來,原來,在那天晚上,我刷了一百多萬,并且進行挑釁之后,周坤就聯系上了鄭總,并且自報家門,毫無疑問,鄭總當時就有些慌了,畢竟公司開在昆城,如果招惹了坤少,那根本不用辦下去了。

在鄭總一陣惶恐之下,周坤就露出了狐貍尾巴,他的意思是,讓鄭總聯系程序員,直接往賬戶里,充5200的虛擬幣。

其實這對于直播平臺來說,只是一條代碼罷了,畢竟只要有相應的算法,想要多少虛擬幣,就有多少,這也是為什么,當時我刷了一百多萬后,有觀眾懷疑我是在造假,于是我當面就提供了消費記錄,才讓他們徹底信服。

不過話說回來,這種虛擬幣,就算全部刷給了主播,也是拿不到一毛錢的,純粹就是看看圖個樂子。

由于坤總之前就給人樹立了神豪的形象,即便他刷了那么多錢,也不會有什么質疑的聲音。

媽個巴子,感情是這兩個家伙串通一氣啊,我就奇怪呢,為什么鄭總一而再再而三的攛掇,叫我轉錢到公司的賬戶,只要我刷完了錢,周坤和直播平臺就成了最大的受益者。

但轉念一想,我又覺得有點奇怪,既然弄出了贈送活動,平臺似乎也掙不了多少啊,大部分的錢,不還是落入嫂子她們的腰包嗎

盡管鄭總有些含糊其辭,不過嫂子的手機上,有鄭總發的賬戶。

“把你的手機給我?!蔽逸p描淡寫說道,鄭總有點不愿意,卻還是掏了出來,不過要遞給我的時候,他假裝拿不穩手機,卻是狠狠扔了出去,不過在我眼皮子底下,肯定是不可能做到的。

眼看著手機落到地面,又一個違背常理的運動軌跡,飛到我手里,鄭總不由得面色發白。

然后,我抓住了他的手,輕易解開了指紋鎖,短信的記錄還在,接著,我把這個卡號,發給了曲局長,讓他查一查。

我覺得,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隱情,不然鄭總不會表現出做賊心虛的樣子。

沒多久,曲局長就給我回了電話,說這個戶名比較特殊,既不是鄭總名下,也不是直播公司的,而是一個不知名的人,不過戶名關聯了好幾個境外的賬戶,包括知名的瑞士銀行。

我只是短暫的推測,便恍然大悟,回到了周省長所在的審訊室,此時鄭總低著頭,雖然表情還比較正常,卻掩飾不住他的心驚膽戰。

“鄭總,你可以啊,口口聲聲說為了她們發財,實際上是盯準了我的錢,想方設法的套路,真是難為你了?!蔽易旖歉‖F了一絲玩味的笑容,之前我就覺得,鄭總是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,果真是這樣。

“啊,莊爺,你說什么,我聽不懂錒?!编嵖偡置魇茄b傻充愣。

“聽不懂沒事,我也沒指望你能懂?!比缓?,我當面跟周省長解釋了一下。

“你這個混球商人,為了錢,真是黑了心啊,還把小坤拖下水?!敝苁¢L猛地踹了他幾腳。

鄭總痛的抱頭鼠竄,哭喪著臉說道,“別打了,周省長,我也是被迫無奈啊,這是你兒子的意思,他說好了,要三七分的,他七我三,而且包括那個戶名,都是他朋友的”

手機用戶:m.shuhuanghuang.com書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費熱門小說網!




人人看人超碰人人另类_最近2018中文字幕国语_日韩精品无码人妻免费视频_九九久久免费视频